--------------------------------------------------------------------------------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9.2〉
時間: Mon May 10 00:22:23 2004

 

        然而窗外的雨,像圍攻喊殺的敵人,一波波向我進逼;
        我像個盲劍客,只能聽聲辨位,然後揮舞手上的劍,斬去惱人的雨。
        漸漸地,我聽不到聲音了,不知道是敵人被我砍殺殆盡?
        還是他們變聰明了,無聲無息地逼近我?
        但即使聽不到雨聲,我仍能感覺雨的存在,好像窗外的雨在心裡下著。
        想聽不到窗外的雨,用力摀住耳朵即可;
        一旦雨的聲音鑽入體內,那是躲也躲不掉的。


        跟雨鏖戰了許久,我模模糊糊地睡著了。
        然後我醒了,雨停了,天也亮了。
        要出門上班時,習慣提公事包的左手覺得好空虛。
        連走路時兩手交互擺動也覺得怪怪的。
        走進公司大樓時,在電梯口剛好碰到李小姐,她一看到我便問:
        「你的公事包呢?」
        『說來話長。』我說。


        電梯來了,但似乎只能再容納一人,我讓李小姐先進去。
        她進去後,電梯因超重而發出警示聲,她只好再走出來。
        我原本想走進去,但馬上想到如果我進去時電梯不叫,
        那豈不是洩漏了李小姐的體重?
        『我等下一班。』我說。


        沒想到這一等便是幾分鐘,以致我走進辦公室時已超過八點一分。
        禮嫣看到我,指了指牆上的鐘,微微一笑。但隨即疑惑地問:
        「你的公事包呢?」
        『說來話長。』我說。
        「是不是忘了帶?」禮嫣又問。
        『不是。』
        「一定是忘了帶。」李小姐說,「這小子最近很混。」
        『不不不不。』我急忙搖手說,『我沒有。』


        「你以為你是陳水扁呀。」李小姐說。
        『嗯?』我很納悶,『為什麼這樣說?』
        「你剛剛總共講了四個“不”和一個“沒有”,這就是陳水扁所說的
          “四不一沒有”。」
        『很冷耶。』
        「你知不知道上班族也有所謂的四不一沒有?」李小姐又說。
        『不知道。』
        「不要打我、不要罵我、不要扣我薪水、不要開除我,我沒有打混。」
        李小姐說完後,哇哇地笑著。
        『…………』
        我冷到說不出話來,看了看禮嫣,她似乎也覺得咻咻寒。


        李小姐的笑聲像鮮血,引來了小梁這頭鯊魚。
        「這裡好熱鬧喔。」他轉頭看著我,「咦?你為什麼沒帶公事包?」
        『說來話長。』我說。
        「少在那邊裝神秘。」他哈哈大笑,「你根本就是忘了帶!」
        『神秘也比你便秘好。』我回了一句。
        「不錯。」李小姐拍拍我肩膀,「這句話有三顆星。」


        我不想再跟小梁和李小姐閒扯淡,跟禮嫣揮揮手後,走向我的辦公桌。
        只走了七八步,便聽到後面又有人問:「為什麼沒帶公事包?」
        現在是怎樣?不帶公事包有那麼偉大嗎?
        我一時衝動,邊說邊回頭,『不爽帶不行嗎?』
        說完“嗎”這個字後,嘴形保持大開,久久無法闔上。
        「當然可以啊。」老總冷冷地說,「你不爽上班也行。」
        『不要打我、不要罵我、不要扣我薪水、不要開除我,我沒有打混。』
        我情急之下,說了李小姐所謂的四不一沒有。


        「到我的辦公室來。」老總哼了一聲,便往前走,背影看來像隻公雞。
        我畏畏縮縮跟在他身後,像一隻做錯事的小狗。
        進了老總的辦公室,我輕輕把門帶上。他坐了下來,眼睛直視我,說:
        「上次叫你寫服務建議書的那件案子,下星期招標,你跟我一起去。」
        『好。』
        「簡報資料準備好了沒?」
        『還沒。』
        「趕快弄一弄,這兩天拿給我看。」
        『是。』


        「好了。」他靠躺下來,「你回去工作吧。」
        『就這樣?』
        「不然還要怎樣?」
        『如果只要說這些,』我很納悶,『在外面說就好啊。』
        「笨蛋!你喜歡我在外面大聲罵你嗎?」老總開始激動,
        「我是給你留面子!」
        『喔。』我摸摸鼻子,趕緊逃離。


        回到自己的辦公桌,打開電腦,想整理簡報的資料。
        但隨即想起服務建議書還留在咖啡館,根本無法做事。
        我嘆了一口氣,左思右想該怎麼辦?
        「喂。」李小姐走過來,「你又在混了。」
        『我哪有。』我看了她一眼,『妳才混吧,到處晃來晃去。』
        「我才沒晃來晃去。」她說,「我是來告訴你,員工旅遊可以攜伴哦,
          你要不要攜伴參加?」


        『攜伴要多交錢嗎?』我問。
        「不用。」
        『這麼好?』我又問:『如果我不攜伴的話,可以給我錢嗎?』
        「當然不行。」
        『那不就是:不攜白不攜?』
        「沒錯。」
        『嗯,我想想看。』
        「記得早點告訴我,我要統計人數。」
        說完後,她就走了。


        我的個性是如果找不到筷子,就會覺得吃不下飯。
        因此不管我想認真做點什麼,只要一想到公事包,便覺得渾身不對勁。
        就這樣東摸摸西摸摸混到午休時間,趕緊跑到那家咖啡館去。
        當我正準備推開店門時,聽見有人叫我的名字。
        我回過頭,看見禮嫣。
        「你來這裡吃飯嗎?」她說。
        『這個嘛……』我搔搔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你上次請我吃飯,」她笑著說:「這次該我請你了。」
        她推開店門,我只好跟著走進。


        老闆看見我們,眼睛似乎一亮,但隨即回復冷冷的神情。
        「好可惜那個位子有人訂了。」禮嫣指了指學藝術女孩的專用桌。
        我突然心跳加速,好像做了虧心事,紅著臉走向我的靠牆座位。
        「這應該是家咖啡館,」禮嫣看了看四周,問我:「有供應餐點嗎?」
        「當然有。」老闆剛好走過來。
        「可是我吃素呢。」她抬起頭看著老闆,「有素食的餐嗎?」
        「有。」老闆說:「我不要放肉就是了。」
        「呵呵。」禮嫣笑出聲音,「老闆真幽默。」
        老闆微微一楞,但隨即恢復正常,走回吧台。
        我猜他大概是這輩子第一次被人家形容為幽默。


        禮嫣的眼神突然變得專注,好像正凝視著遠方。
        過了一會,一字一字說出:「我-被-遺-棄-了。」
        『妳……』我嚇了一大跳,牙齒和舌頭同感震驚。
        「你看那邊。」她倒是很正常,伸長右手,指著我身後的方向。
        我回過頭,看見吧台上方掛著一個公事包,上面貼張字條寫著:
        「我被遺棄了」


        我馬上跑到吧台邊,跟老闆說:『大哥,可以把公事包給我嗎?』
        老闆二話不說,把懸掛在上方的公事包拿下,遞給我。
        『謝謝。』我說。
        拿著公事包回到座位時,禮嫣的眼神滿是笑意。
        「原來這就是你所謂的“說來話長”哦。」
        我有些尷尬,搔了搔發癢的頭皮。

 

                                              【亦恕與珂雪】〈9.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