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8.2〉
時間: Sat May  8 00:50:10 2004

 

        雖然昨晚大約只睡了三個鐘頭,但起床後的精神還算好。
        快走到公司大樓時,突然想起跟曹小姐的一分鐘之約。
        出門前曾被蛇女的字條耽擱了一些時間,今天會不會因而失去準頭?
        下意識加快腳步,邊走邊跑,希望能抵銷失去的時間。
        一走進公司大門,胸口還有些喘,看見曹小姐時,她似乎楞了一下。


        我們互望了幾秒,她急忙拿起一張紙,清一下喉嚨,開始唱:
        「我無法開口說,你在我心上。
          啦啦啦啦啦,你在我心上。
          即使你離去,你依然在我心上。
          可是呀可是,啦啦啦,我等你等得心傷。
          雖然你在我心上,啦啦啦,但請你原諒。」
          啦啦啦啦啦,我的心已亡。」


        唱完後,她把紙條放下,「這首歌作得不好。」
        雖然覺得這個曲調怪怪的,而且也不太通順,但我還是說:
        『不會啊,滿不錯的。』
        「是嗎?」她似乎不太相信,「要說實話哦。」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歌詞怪怪的,有很多“啦”。』
        「那是混字呀。」她笑得很開心,「在很多歌曲裡,當歌詞不知道該
          填什麼時,就會用啦、喔伊呀嘿等等沒什麼意義的字混過去。」
        『真的嗎?』我想了一下,『我以後聽歌時會注意這個。』
        「還有呀,曲調我是隨便湊合著哼的,沒時間好好譜曲。」
        『是喔。』我笑了笑,沒再多說什麼。


        「對了,說到混呀,有個關於音樂的笑話哦。想聽嗎?」
        『嗯。』
        「一位觀眾看完演出後,跑去找負責人,問他:你們的節目單上明明
          寫的是混聲合唱,可是合唱隊裡卻只有男的,這是怎麼回事?」
        我看她停頓了一下,只好順口問:『怎麼回事?』
        「負責人回答說:沒錯啊,因為他們之中只有一半的人會唱,另一半
          的人不會唱 -- 是用混的。」


        曹小姐說完後,自己笑了起來,而且愈笑愈開心。
        雖然這個笑話很冷,但她難得講笑話,更何況她自己也覺得很好笑,
        因此我勉強牽動已凍僵的嘴角,微微一笑表示捧場。
        『我去工作了。』等她笑聲停歇時,我說。
        「不可以用混的哦。」
        她說完後,可能又陶醉於剛剛自己所講的笑話中,於是又笑了起來。
        我這次沒等她笑完,點個頭,便往我的辦公桌走去。


        打開電腦,趁開機的空檔,慢慢消化剛剛發生的事。
        曹小姐雖然是個美女,但實在是不會說笑話。
        我想起念大學時教英文的女老師,她在期末考時把每個人叫到跟前,
        然後用英文講笑話給他聽。笑得愈大聲的人,英文分數愈高。
        那時我雖然聽得懂她說什麼,但那個笑話實在太冷,我根本笑不出來。
        結果我英文差點不及格,補考後才過關。
        後來我便養成再怎麼冷颼颼的笑話,我也可以笑到天荒地老。


        看了看電腦螢幕,想想今天該做什麼事?
        服務建議書剛趕完,現在只要準備簡報時的資料即可。
        雖然很想將全副心思放在工作上,但這樣的工作並不用花太多腦筋,
        因此心思常偷偷溜到小說的世界裡晃來晃去。
        偶爾驚覺自己是學科學的人,應該嚴守上班要認真的真理,
        於是又將心思強力拉回到電腦螢幕。


        但心思的活動原本就是自由的,很難被干涉與限制,這也是種真理。
        就像牛頓在蘋果樹下被蘋果打到頭是地心引力所造成,
        地心引力是真理;被蘋果打到頭會痛,也是真理。
        當牛頓的頭感到疼痛時,並不表示他不相信地心引力的存在。
        所以當我的腦袋在上班時胡思亂想,也不表示我上班不認真。
        我的個性是如果做出有悖真理的事,就會想辦法證明那也是種真理。


        「你停在這個畫面很久了。」李小姐在我身後說,「在打混哦。」
        『我在訓練自己的專注力和耐性。』我說。
        「少吹牛了。」李小姐說,「想去哪裡玩?」
        『什麼?』
        「公司要辦員工旅遊,周總叫我調查一下大家的意見。」
        『要交錢嗎?』
        「不用。」
        『周總會這麼慷慨?他看起來不像是個會良心發現的人耶。』
        「你少胡說。」李小姐拍了一下我的頭。


        「喂,小梁。」李小姐叫住經過我桌旁的小梁,「想好去哪玩了嗎?」
        「妳再等我一下。」他回頭說:「我去叫禮嫣一塊來討論。」
        『曹小姐可以去玩嗎?』我問李小姐。
        「廢話。她是員工呀。」
        『那我也可以去嗎?』
        「你討打嗎?」李小姐又拍了一下我的頭,「你也是員工呀!」
        『如果不去的話可以折合現金嗎?』
        「當然不行。」
        『那我沒意見,去哪都好。』


        小梁帶著曹小姐走過來,我的辦公桌旁剛好湊成一桌麻將人數。
        李小姐拉住曹小姐的雙手,笑著問:「禮嫣,想去哪裡玩?」
        「嗯……」曹小姐想了一下,「美國、澳洲、紐西蘭都去過,歐洲去了
          法國、瑞士和奧地利,聽說希臘很美,但還沒去過,那就希臘吧。」
        曹小姐說完後,我、小梁和李小姐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


        「怎麼了?」曹小姐看我們沒接話,問了一句。
        「禮嫣。」李小姐收起笑容,「能不能去近一點的地方?」
        「那就日本吧。」曹小姐說,「要不,韓國也行。」
        「能不能再更近一點?」李小姐的語氣幾乎帶點懇求。
        「東南亞嗎?」曹小姐搖搖頭,「可是我不喜歡太熱的地方。」


        「禮嫣。」李小姐緩緩鬆開拉住曹小姐的雙手,說:
        「妳知道這次公司辦的員工旅遊是不用交錢的嗎?」
        「我知道呀,所以我很納悶公司為何會這麼大方。」曹小姐說,
        「因為如果出國去玩,光來回機票就得花很多錢呢。」
        「那妳有沒有想過,也許公司的意思是不坐飛機。」李小姐說。
        「坐郵輪嗎?」曹小姐睜大眼睛,「那也不便宜呀。」
        李小姐張大嘴巴,不知所措地望著我,眼神向我求救。

 

                                              【亦恕與珂雪】〈8.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