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1.3〉
時間: Mon Oct 14 02:22:05 2002

 


        「好。你試著叫我一聲玫瑰。」
        『玫…玫瑰。』我聲音有點發抖。
        「幹嘛發抖?這是看到鬼的聲音。」
        我深呼吸,讓聲音平穩,再叫了聲:『玫瑰。』
        「不行。這樣太沒感情了,好像在背唐詩三百首。聲音要加點感情。」


        我吞了吞口水,輕輕咳了一聲,把聲音弄軟和弄乾淨:『玫瑰。』
        「這是逗弄小孩子的聲音,好像在裝可愛。你別緊張,放輕鬆點。」
        『嗨,玫瑰。』我將身體放鬆,靠躺在沙發上,右手向她招了招。
        「這是在酒廊叫小姐的聲音。」
        『玫瑰!』我有些不耐煩,不禁站起身,提高了音量。
        「你想吵架嗎?」


        『喂,幹嘛要這樣練習,不管怎麼叫,不都是玫瑰嗎?』
        「如果你是我男朋友,而且你很喜歡我,那麼你叫的玫瑰,
          跟別人叫的玫瑰,就不會一樣。」
        『哪裡不一樣?』
        「那是一種非常自然的聲音。是從心裡面發出來,而不是從嘴巴裡。」
        『這…這太難了吧。』
        「算了。」葉梅桂聳聳肩:
        「你明天隨便叫好了,也許我爸爸根本分不出來。」
        『喔。』我坐了下來。


        葉梅桂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左手托腮,靜靜地看著。
        我也看了一會,又是我不喜歡的節目。
        伸個懶腰,靠躺在沙發上,閉上眼睛。
        「累了就先去睡。」
        『我待會還得把今天帶回來的資料整理一下,明天要用。』
        「哦,那你先休息一下,我不吵你。」
        『不會的。我只要坐著,就是一種休息。』
        「嗯。」


        『妳看電視吧,我先回房間了。』我打起精神,站起身,提起公事包。
        「明晚吃飯別忘了。」
        『不會的。』我走到我房間,轉頭跟她說:
        『晚安了,玫瑰。』
        「嗯。晚安。」


        右手正要扭轉門把,打開房門時,動作突然停頓,公事包從左手滑落。
        我再轉過頭,看著客廳中的葉梅桂。
        她原本仍然是左手托腮、看著電視,眼神的溫度像室溫的水。
        但過了幾秒後,托著腮的左手垂了下來,身體變直,
        視線也從電視轉到我身上,眼神的溫度像剛加熱不久的水。
        因為我剛剛很自然地,叫了她一聲,玫瑰。


        「如果你喜歡,以後就叫我玫瑰好了。」
        『好。』
        「去忙吧。」
        『嗯。』
        我走回房間,坐在書桌上,才想起公事包掉落在門外。


        隔天早上要出門上班前,原本已經穿上了北斗七星褲,
        但是怕葉梅桂的爸爸如果看到星星,會覺得我是那種不正經的男孩。
        於是脫掉北斗七星褲,換上另一條淺灰色的長褲。
        可是,萬一這條長褲好死不死剛好在今天被小皮咬出破洞呢?
        葉梅桂的爸爸看到破洞後,心裡會怎麼想呢?


        「玫瑰啊,這小子一定很窮。妳看,褲子都破了還穿。」
        她爸爸會這麼說嗎?
        嗯,也許不會。搞不好他反而會說:
        「玫瑰啊,妳看這小子連破褲子也穿,一定是勤儉刻苦的好男孩。」


        我就這樣坐在床上,左思右想,猶豫不決。
        「還躲在房裡幹什麼?你快遲到了。」葉梅桂的聲音在客廳響起。
        『喔。』我應了一聲,繼續思考。
        「喂!」過了一會,她又叫了一聲。


        我只好走出房門,告訴她:
        『我不知道要穿哪一條褲子。』
        「你有病呀,隨便穿就行。」
        『可是……』
        「要不要我借你一條裙子穿?」
        『不敢不敢。』我趕緊回到房間,提起公事包。


        要走到陽台前,我突然急中生智,蹲下身,把褲管捲至膝蓋。
        小皮湊近我時,先是停頓一下,然後抬頭看我,眼神一片迷惘。
        『哈哈哈……』我很得意:『天無絕人之路啊!』
        「你幹嘛捲起褲管?」葉梅桂遞給我綜合維他命丸和一杯水。
        『我想讓我的小腿透透氣。』吞下藥丸後,我說。
        「無聊。」
        『我走了,晚上見。』


        我走出樓下大門,感覺到小腿涼風颼颼,才把褲管放下。
        到辦公室時,跟疏洪道要那枝筆,他死都不肯給我。
        還說我不夠意思、不講義氣之類的話,足足念了半個鐘頭。
        我按照慣例,裝死不理他。


        如果讓我比較的話,我會覺得今天比要跟葉梅桂吃飯那天,還緊張。
        洗手間的鏡子一定對我感到很不耐煩。
        如果洗手間的鏡子是魔鏡的話,我可能會問它:
        「魔鏡啊魔鏡,我是不是一個認真上進、前途無量的好青年?」


        七點半左右,手機響起。
        「喂,我在你們公司樓下。下來吧。」葉梅桂的聲音。
        『好。』
        我提著公事包,準備跑下樓。
        可是看了公事包一眼,我心裡便想這下完蛋了。
        因為這一看就知道是那種沒前途的小職員所拿的公事包。


        這個公事包早已年代久遠,是我在台南的夜市買的。
        當初要買時,那個老闆還說:「這是真皮的。」
        『真皮?』我很納悶:『那為什麼賣這麼便宜?』
        「真的是塑膠皮,簡稱真皮。」老闆哈哈大笑。
        我看老闆還有一些幽默感,而且又便宜,就買了它。
        我已經用了它好幾年,有些表皮都已脫落,看起來像斑駁的牆。


        怎麼辦呢?今天還得用它帶一些資料回去整理,不能不提著它。
        我又面臨左右為難的窘境。
        直到手機又響起,傳來葉梅桂的聲音:
        「我數到十,如果還沒看見你的話……」
        『我馬上下去。』
        不等她的話說完,我掛上電話,拿起公事包,立刻衝下樓。

 

                                                【夜玫瑰】〈11.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