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1.1〉
時間: Mon Oct 14 02:20:05 2002

 

 

 

                夜玫瑰這支舞結束後,廣場上的男女放開互相牽住的手,
                紛紛向著學姐拍手,掌聲中夾雜著歡呼聲。
                學姐原地轉了一圈,算是答禮。


                下一支舞雖然是圍成一圈、不需邀請舞伴的舞,
                但我已沒有心思跳舞。
                退回到廣場邊緣的矮牆上,努力消化夜玫瑰的舞步和舞序。


                「學弟。」學姐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耳際。
                我嚇了一跳,轉過頭,她已經坐在我身旁微笑。
                「你在想什麼?這麼入神。」
                『我正在記住夜玫瑰。』


                「是嗎?」她撥了撥剛剛跳舞時弄亂的頭髮,然後說:
                「如果不親自下場去跳,很容易忘記夜玫瑰哦。」
                『學姐。我一定不會忘記夜玫瑰,一定不會。』
                學姐笑了笑,點點頭。


                學姐,我沒騙妳。
                即使到現在,我仍然清楚記得,妳在廣場圓心時,
                腳下畫出的玫瑰花瓣。


                「學弟,你喜歡夜玫瑰嗎?」
                『我非常喜歡夜玫瑰。』
                學姐看了我一眼,笑容很嫵媚,顯然很高興。


                「如果下次要跳夜玫瑰時,你會邀請舞伴嗎?」
                『學姐,』我幾乎不加思索:『我會。』
                「哦?」她似乎很驚訝:「真的嗎?」
                『嗯。』
                「不可以食言哦。」學姐笑著說。


                我不會忘了這個承諾,我甚至一直等待著,實踐承諾的機會。


                升上大二,社團裡開始有人叫我學長。
                我知道我還會升上大三和大四,但不管我升得多高,
                學姐始終是學姐。
                這是永遠無法改變的事實。


                即使我已升上大二,學姐依然會叫我走到她身旁,然後說:
                「我們一起跳吧。」
                頂多會加上:「都當學長了,還不敢邀請舞伴。」


                大二下學期開學後沒多久,正是玫瑰盛開的季節。
                廣場上正要跳土耳其的“困擾的駱駝”。
                這支舞很特別,不圍成圓圈,而排成許多短列。
                每列不超過10個人,舞者雙手緊握向下,而且身體與鄰人靠緊。
                最特別的是,每列還會有個領舞人,右手拿手帕指揮舞者。


                學姐賊兮兮地溜到我左手邊,好像準備惡作劇的小孩。
                舞步中有雙足屈膝、以右肩帶動身體向前畫一個圓弧,
                然後再直膝、雙足振動二次的動作。
                學姐畫圓弧時的身體非常柔軟,眼波的流轉也是。
                而直膝振動雙足的動作,她還故意做成僵屍的跳動。


                “困擾的駱駝”跳到最後,每列兩邊的人會向中間斜靠。
                學姐幾乎用全身的重量,用力往右靠向我。
                我嚇了一跳,身體失去重心,她也因而差點跌倒。
                還好我反應夠快,左膝跪地,雙手扶著半倒的學姐。


                學姐一直笑個不停,也不站直身體,偏過頭告訴我:
                「學弟,要抓緊我哦。」
                『嗯。』
                「學弟,要抓緊我哦。」學姐停住笑聲,重複說了一次。


                後來我一直在想,學姐這句「學弟,要抓緊我哦」,
                是否有弦外之音?


                『學姐,我…我手好痠。』我仍是左膝跪地,雙手漸漸下垂。
                「呵呵。」學姐笑了兩聲,便一躍而起,站直身體:
                「這隻駱駝,確實很困擾吧?」
                『是啊。』我也站起身,笑一笑。


                「請邀請舞伴!」
                聽到這句話後,我不好意思地看了學姐一眼。學姐果然說:
                「又想躲了?真是。已經當學長了,還……」
                學姐正要開始碎碎念時,廣場上又傳來另一句話打斷了她:
                「下一支舞,夜玫瑰。」


                我等這句話,足足等了八個多月。

 

 

                                                【夜玫瑰】〈11.1〉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