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9.3〉
時間: Thu Oct 10 02:57:22 2002

 


        『謝謝妳。』我想了一會,只能笨拙地說聲感謝。
        「不用道謝。快出門吧。」
        『其實我有聽妳的話,只是我太貪睡了,所以一直把鬧鐘往後撥。』
        「別說了,快走吧。」
        『妳會不會覺得妳在以德報怨?或是有那種“我本將心比明月,
          奈何明月照溝渠”的感慨?』
        葉梅桂突然站起身面對我,右手插腰、左手用力往左平伸:
        「趕快給我出門!」


        我飛也似的出門。
        走到公車站牌,我終於瞭解為什麼要提早一個鐘頭出門的原因。
        那裡擠了一大群人,好像今天搭公車既免費又會送一包乖乖。
        我不能用“大排長龍”來形容等公車的人,因為根本沒人排隊。
        每當有公車停靠時,所有人蜂擁而上,只等著最後一個人下車後,
        便要搶著上車。


        看過籃球比賽嗎?
        在籃下禁區爭奪籃板球時,所有球員都會仔細盯著在籃圈跳動的球,
        然後抓準時間、一躍而上,搶下籃板球。
        等公車的人,就像在打籃球。


        剛恢復上班、捷運又停駛,於是所有原先在地下行進的人群,
        全部回到地面上。
        台北市的公車調度,又無法及時疏散這群棄暗投明的人,
        於是導致交通大混亂。
        即使我好不容易擠上了車,但原先只要花我7分鐘的捷運旅程,
        現在卻讓我在公車上待了50分鐘。
        所以我今天的晚餐是吃飯,因為我遲到了20分鐘。


        我在公司樓下的電梯門口,剛好碰到疏洪道。
        「嗨!小柯。」疏洪道似乎很高興:「我們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
        『已經遲到了,你怎麼還這麼高興?』
        「我很久沒遲到了,快要忘了遲到時慌張的心情。今天正好可以
          趁這個機會重溫舊夢。」


        我懶得理他,伸出右手食指想按「△」,他卻一把抓住我的右手。
        『幹嘛?』我轉頭問他。
        「慢著按電梯嘛。請再讓我享受一下遲到時的心情吧。」
        『喂!』我趕緊伸出左手,他又立刻抓住我的左手。
        結果我們一拉一推,好像在電梯門口打太極拳。
        原本我只應該遲到20分鐘,卻變成30分鐘。


        本來我們是可以偷偷溜進辦公室的,但疏洪道在剛進辦公室時大喊:
        「大家好!我們遲到了。」
        聞聲而來的老闆,走過來對我們精神訓話一番,並曉以大義。
        後來聽說當天公司有很多人遲到,只是我和疏洪道遲到最久而已。
        所以老闆重複了他的演講好幾遍。


        今天辦公室討論和閒聊的話題,都圍繞著台北市的淹水打轉。
        大約在11點,老闆召集我們這個工作小組開會。
        我們這個工作小組除了主管、我、疏洪道外,還有兩個男同事,
        以及口紅的顏色會讓人誤以為中毒的李小姐。


        會議的重點在討論為什麼台北會發生這麼嚴重的淹水?
        由於我是裡面最年輕、資歷也最淺的人,再加上我對台北並不熟悉,
        所以我大部分的時間是扮演聽眾的角色,偶爾寫點筆記。
        直到老闆突然說了一句:
        「我們該慶幸納莉颱風的來襲,因為它讓我們公司多了很多事可做。」
        我聽到後,握筆的手因為有點生氣而激動,不禁略微顫抖。
        「小柯。」老闆問我:「你有什麼意見嗎?」
        『颱風帶來水災,我們怎麼能說慶幸?』我說。


        老闆笑了笑,放下手中的資料,往後靠躺在椅背上,問我:
        「如果沒水災,你怎麼會有工作呢?」
        『如果你是醫生,你會希望常有人生病,所以才能看病賺大錢?』
        「沒人生病的話,醫生要怎麼賺錢過日子?」
        『因為有人生病,所以才需要醫生。但不是因為一定要讓醫生存在,
          所以希望疾病不斷發生。有因才有果,不能倒果為因。』


        「喔,是嗎?起碼水災可以讓水利工程受重視吧?」老闆又笑一笑:
        「台灣一向不重視水利工程,你不覺得如果常發生水災,水利工程
          就會更受重視、水利工程師的地位也會更高?」
        『水利工程存在的意義,不在於被重視。』我放下筆,站起身說:
        『而在於被需要。』


        我說完後,會議室內的空氣好像凝結,所有的聲音也突然靜止。
        「好,既然你說了"需要"這種東西,那除了硬體的防洪工程設施
          和河道的治理計畫外,你認為防洪還需要什麼?」
        老闆坐直身子,離開椅背,雙目注視著我。
        『一套完整的洪水預報與防洪預警系統。』我回答。
        「可以請你具體說明嗎?」
        『嗯。但我學藝不精,如果有疏漏或錯誤,還請各位先進指正。』
        「快說吧。」老闆顯然有點不耐煩。


            這個問題很複雜,因為「預報」的不確定性相當大。如果要建立
        完整的預報系統,從氣象局開始發佈颱風警報時,就該密切注意颱風
        的路徑。依據預測的颱風路徑、氣壓場與風場,由外海開始進行波浪
        演算,推估淡水河口的暴潮位。再由預測的降雨量,計算河道流量,
        並考慮排水系統排入河道與抽水站抽水入河道的流量。由於淡水河系
        包括淡水河、基隆河、新店溪、大漢溪等河流,因此必須做整個河系
        的洪流演算,推估沿河各橋樑及人口稠密區附近的水位。而上游翡翠
        水庫萬一得洩洪,也應加入演算,避免造成下游洪峰水位過高,因此
        需有最佳洩洪策略。預報一定會不準,所以要利用最新的觀測資料,
        隨時修正與更新計算結果。台北都會區屬盆地地形,洪水宣洩不易,
        易導致洪水位快速上升,因此更應爭取較多的防洪處理時間。另外,
        電子媒體報導不應只將焦點鎖定在災情多嚴重和降雨量多大,應配合
        預報結果,提醒民眾該疏散,與疏散到何處的資訊。總之,必須爭取
        更多的反應時間,以減少人命傷亡和財物損失。


        「你的意思是,時間是非常重要?」老闆聽完後,問我。
        『以防洪預警的角度來說,是的。』
        「那你今天為什麼遲到半個小時?」
        『這是因為……』
        「你無法估計因捷運停駛而改搭公車所增加的時間,是嗎?」
        『是的。』
        「那麼對於整個預報系統的不確定性,你又如何估計呢?」
        『這個我會估計。』
        「你要我相信一個遲到、對時間沒概念的人,能夠幫我爭取到更多
          防洪預警的時間?」
        我一時語塞,低下頭,不再說話。


        開完了會,我心情很鬱悶。
        雖然知道不能估計今早上班所需增加的時間,跟防洪預警並無關連,
        但我心裡仍覺得有些慚愧,還有一些尷尬。
        好像念小學時被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結果卻答錯的尷尬。
        本來沒心情吃午飯,但疏洪道還是硬拉我陪他吃飯。

 

                                                【夜玫瑰】〈9.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