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8.4〉
時間: Tue Oct  8 22:13:36 2002

 


        我突然覺得好累,也不想多說些什麼,只想好好睡個覺。
        進了房間,關上門,連衣服也沒換,隨手摘下眼鏡、
        把口袋中的東西掏出後,就趴躺在床上。
        半夢半醒間,我彷彿又回到以前跳土風舞時的廣場上,
        聽見學長喊:「請邀請舞伴!」的聲音。
        那時我會一直往後退、往暗處躲,直到最遠最黑的地方。
        但我的眼睛,卻一直看著廣場中心正歡樂地跳舞的每一對男女。


        我恍恍惚惚地睡著了,直到手機的鈴響聲把我吵醒。
        『喂。』我含糊地應著。
        「你睡了嗎?」
        『嗯。』
        「對不起。」
        『沒關係。有什麼事嗎?』
        「你把這個號碼記下來吧。」


        我看了看號碼,是個陌生的號碼。
        『好吧。』
        「沒事了。」
        『是嗎?』
        「難道你還有事嗎?」
        『是啊。』
        「什麼事?」
        『請問妳是哪位?』
        「喂!」她突然喊了一聲,我也大夢初醒。


        『葉梅桂,妳在哪裡?』我趕緊看了看手錶:『已經很晚了。』
        「別擔心,我在客廳。」
        我把眼鏡戴上,在床上坐起身,看到從客廳穿進我房門的光亮。
        『喔。』
        「我看到字條了。」
        『什麼字條?』
        「你留在茶几上的。」
        『字很難看吧?』
        「確實是不好看。」葉梅桂笑出聲。


        「"葉梅桂:看到此字條,不要再亂跑。請打我手機,我在外尋找"。
          你這樣寫,好像在報紙上刊登警告逃妻的啟事哦。」
        葉梅桂一直笑著,我從沒聽見她這種咯咯的笑聲。
        『有這麼好笑嗎?』
        「是的。很好笑。」她又自顧自地笑了幾秒,笑聲停後,說:
        「你真的在外面找我?」
        『是啊。我下班回來時看不到妳,就跑出去找妳了。』


        「嗯……」她似乎在電話那端想了一下:「你幾點回來?」
        『八點45左右吧。我坐計程車回來的。』
        「是哦,難怪我等不到你。」
        『等?』
        「嗯,我在捷運站等你。我沒想到你會坐計程車回來。」
        『為什麼妳覺得我不會坐計程車?』
        「因為你很小氣呀。」
        說完後,葉梅桂又是一陣笑聲。


        『我急著回來,就坐計程車了。』我等她笑完,接著說。
        「嗯。我開玩笑的,你不小氣。」
        『妳一直在捷運站等?』
        「我有回來一次。在陽台上叫你沒反應,我就去敲你房門,還是一樣
          沒反應,所以我想你還沒回來。我沒再多想什麼,就又出門了。」
        『那妳怎麼沒看到字條?』
        「笨蛋,我根本沒坐下來,當然看不到茶几上的字條。」
        『喔。原來如此。』
        「你還有疑問嗎?」
        『我可以問嗎?』
        「當然可以。」


        『妳為什麼要到捷運站等我?妳待在家裡也是可以等我啊。』
        我問完後,電話那端傳來渾濁的呼吸聲,我暗叫不妙。
        「不,我不是去等你。我是看颱風天風大雨大的風景很美麗呀,而且
          天色很黑、路上又淹水,我可以去看看你是不是被風刮下來的花盆
          和招牌打到呀,或是雨太大看不清楚路然後不小心掉到水溝裡呀。
          這麼好玩的事情,所以我要出門去看呀。這樣回答你滿意了嗎?」
        她說話的聲音像是屋外正在下的大雨一樣,劈里啪啦、連綿不絕。


        『那個……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意思是,颱風天風大雨大,妳待在家比較安全。如果妳在外面,
          我會擔心的。』
        「你會這麼好心?」
        『我是啊。所以我才到處找妳。』
        「哼。」


        我們同時沈默了下來。
        沒想到我和她平常面對面說話時的習慣,竟和用手機交談時一樣,
        說一陣、停一陣。
        『對不起。』我終於先開口。
        「幹嘛?」
        『我不該說妳出門是因為想看颱風天的風景。』
        「哼。」
        『對不起。』
        「說一次就夠了。」
        『喔。』
        我應了一聲,又開始沈默。


        「幹嘛不說話了?」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可以說你為什麼要到外面找我呀。」
        『因為擔心妳啊。』
        「為什麼擔心我?」
        『那是本能反應,並沒有太多的思考。就像妳問貓為什麼看到老鼠時
          就會想抓,貓也是答不出來。』
        「你老是舉奇怪的例子,這次我又變成老鼠了。能不能舉別的例子?」
        『就像……就像錢不見了,當然會急著想把錢找回來。』
        「好,很好。沒想到我竟然變成錢了。還有沒有?」
        『沒…沒有了。』我好像聽到子彈上膛的聲音。


        這次彼此沈默的時間更長了。
        面對面說話時的沈默和手機中的沈默是不一樣的,
        一個不用錢;另一個則要花錢。
        時間果然就是金錢,尤其是對手機而言。
        我很想提醒葉梅桂,電話是她打的,這樣會浪費很多不必要的錢。
        但如果我好心提醒她,搞不好她會覺得我只是想掛電話而已。

 

                                                【夜玫瑰】〈8.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