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8.3〉
時間: Tue Oct  8 22:12:58 2002

 


        第一家租書店的人很少,我冒雨用力推開店門時,發出很大的聲響。
        開門的聲音和從我身上滴落的水珠,吸引店內所有人的詫異眼光。
        我只好硬著頭皮問店員小姐:
        『請問剛剛有沒有一個女孩來租書?』
        「什麼樣的女孩?」店員小姐離開電腦螢幕,反問我。
        『就是……』
        我突然詞窮,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葉梅桂的外表?
        我甚至不知道她穿什麼樣的衣服。


        『身高大概165公分,身材不算胖但也不瘦。黑色頭髮,頭髮不長
          也不短。沒戴眼鏡,臉看起來酷酷的,但其實心地很好……』
        我想了一下,試著形容葉梅桂的模樣。
        「這樣說好了…」店員小姐體貼地說:「你告訴我,她長得漂亮嗎?」


        『嗯。她是漂亮的。』
        「跟我比起來,如何?」
        『天差地遠。』
        「誰是天?誰是地?」
        『她是天,妳是地。』
        「我沒看到!」店員小姐把視線轉回電腦螢幕,開始裝死不理我。


        我馬上又趕到第二家租書店,店員也是個小姐。
        這次我先把身上的水甩乾,然後輕輕推門進去。
        我很有禮貌地重複剛剛的問題,並再次描述葉梅桂的外表。
        「她看起來多大?」店員小姐正在整理書櫃上的書,轉頭問我。
        『大概二十幾歲吧,看起來很年輕。』
        「那不就和我差不多年紀?」
        『不,她年輕多了。妳看起來起碼三十幾。』
        「我沒看到!」店員小姐用力把書插進書櫃裡,不再理我。


        走出第二家租書店,路上已有幾處積水。
        這代表市內的排水系統已開始超過負荷,無法迅速排除雨水。
        但雨還是持續下著,不僅沒有停止的跡象,而且愈下愈大。
        想到疏洪道說過的話,我不禁慌亂了起來。
        從口袋裡拿出手機,電池還有電,收訊也正常,所以她應該還沒回去。
        葉梅桂到底在哪裡呢?


        不行,我要冷靜,我的邏輯思考一定有不縝密、不周到的地方,
        我要做Debug的工作。
        除了買食物和租小說外,她還會走出家門做什麼呢?
        看了看錶,十點多了,她不會無聊到去逛街吧?
        這不可能,一來她沒這個習慣;二來商店大多已打烊。
        更何況現在還是風雨交加的颱風天。


        啊!她可能同時買食物和租小說,一前一後,所以花的時間較久。
        想到這裡,我又重新找了每一家賣食物的商店,和租書店。
        還是沒有她的身影。
        那兩家租書店的店員小姐,在我第二次進門時,還給了我白眼。


        我已經無法靜下心來思考,只是不斷看著手機,留意它是否響起。
        利用公共電話撥了通電話給自己,手機響了,表示我的手機沒問題。
        其實我寧願發現是手機壞了,這樣就有她已回家卻聯絡不到我的可能。
        難道她在走路時,不小心讓雨天視線不好、煞車又不靈的車子撞倒?
        然後被送到醫院的急診室?
        她可能還會用最後一口氣告訴醫生:
        「請轉告柯志宏,他其實是一個很帥的男生。還有,我愛……」
        我不能胡思亂想,這是英文老歌“Tell Laura I Love Her”的歌詞,
        絕不會發生在葉梅桂身上。
        她也不是這種人,不是這種會昧著良心說我帥的人,即使是快嚥氣時。


        行人愈來愈少,商家一間間打烊,路上愈來愈暗。
        原本在巷內活躍的那幾隻野狗,也因為大雨而不知道躲在何處。
        這世界只剩下白茫茫的雨,和震耳欲聾的雨聲。
        朦朧間,我彷彿看到大學時代跳土風舞的廣場,
        還有那個躲在暗處的身影。
        而廣場上的音樂正響亮地播放,漸漸蓋住了雨聲。
        我就這樣佇立了良久,想回去,又怕回去。
        因為如果回去時看不到葉梅桂,該怎麼辦?


        我漫無目的地走著,不知道走了多久,等我醒來時,已到了捷運站。
        原來我依著平常的習慣,左拐右彎,來到這裡。
        沒有天橋與地下道的錯過,也沒有車站廣播聲淹沒我的呼喊,
        更沒有剛好駛進車站的火車遮住我的視線。
        我終於看到了葉梅桂。


        葉梅桂站在騎樓下,手中拿著收好的傘,臉朝著捷運站出口處。
        雖然我只看到她的右臉,但我敢拿我一年的薪水跟你賭,她是葉梅桂。
        因為有些人你看了一輩子還是會對他的臉陌生;
        但有些人你即使只是驚鴻一瞥,也絕不會認錯。
        我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影像,那是學姐第一次拉我走入圓圈時,
        白色燈光映照下的,學姐的右臉。
        我記得,那時候廣場上正要播放「田納西華爾滋」這首歌。


        田納西華爾滋的旋律只在我腦海裡播放了幾秒,立刻被風雨聲打斷。
        『葉梅桂。』我叫了聲。
        她顯然沒聽見,沒有絲毫反應。
        我走進騎樓內,收了傘,再叫了聲:『葉梅桂。』
        她身體似乎震了一下,轉過身面對著我,滿臉疑惑。
        是葉梅桂沒錯,可惜你沒跟我打賭。
        『妳怎麼在這裡?』我問她。
        「你從哪裡冒出來的?」她問我。


        『不要待在外面,先回去再說。』我撐起傘,跟她招招手。
        葉梅桂點點頭,也撐起傘。
        我看了看錶,已經是11點了,黑暗的路上幾乎看不到半個人影。
        風勢很強,雨傘隨時會脫手而飛出。
        我走在她前面,頻頻回過頭,好像她會突然不見一樣。
        終於回到樓下,收了傘,用鑰匙打開門。
        大樓內一片光亮,我呼出一口氣,宛如重生。
        然後我瞥見她的手裡除了拿著一把傘外,沒其他東西。


        我按了一次「△」,等電梯下樓。
        在等待電梯開門的空檔,我按捺不住好奇心:
        『這種鬼天氣,妳到底出門做什麼呢?』
        葉梅桂抬頭看著電梯門上的那一排數字,沒有說話。
        『妳既沒買食物,也沒租小說,難道只是出來看風景?』
        我愈想愈疑惑:『颱風天的風景真有那麼好看嗎?』
        她聽完後,轉頭瞪了我一眼。
        而她的臉,好像剛經歷了一場風雪。


        電梯門開了,但她並沒有走進去的意思,只是瞪著我。
        我被她的眼神與滿臉的冰霜凍僵,無法動彈,眼睜睜看著電梯門關上。
        勉強伸出手指,我又按了一次「△」,電梯門再度開啟。
        『上……上樓吧。』我說。
        葉梅桂收回視線,快步進了電梯,然後將電梯門關上。
        在我還沒進電梯之前。


        我呆呆地看著電梯慢慢往上,停在「7」的位置。
        然後我再按一次「△」,把電梯叫下來。
        等我到七樓,出了電梯,打開門,進了七C。
        陽台上的燈已經關掉,連客廳也是一片黑暗。
        只有葉梅桂關上的房門下方,透射出一絲光亮。

 

                                                【夜玫瑰】〈8.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