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6.3〉
時間: Fri Oct  4 00:09:09 2002

 


        『那個……』我有點吞吞吐吐:
        『沒想到雨來得這麼快,真不好意思。難怪人家都說天有不測風雲。』
        她沒有反應,頭也不回地,繼續走到廚房。
        『我只是看小皮很想出門,所以帶牠出去,不是故意要讓牠淋雨的。』
        她還是沒說話,扭開瓦斯爐燒水,站在廚房候著。
        『幸好吉人天相,冥冥之中自有上蒼保佑,所以牠並不怎麼淋到雨。』
        她聽到這句話,轉頭瞪了我一眼,隨即又轉回去。


        『三國演義裡有說喔,趙子龍解開勒甲絛;放下掩心鏡,將阿斗抱護
          在懷。然後就這樣懷抱後主,殺出曹操八十三萬大軍的重圍呢。』
        我自顧自地說著,但葉梅桂依舊沒反應,最後我的聲音愈來愈小:
        『我就學趙子龍啊,解開褲子皮帶和襯衫扣子,把小皮抱在懷裡,
          然後冒著大雨衝回來。妳會不會覺得我這種行為跟趙子龍很……』
        "像"字還沒出口,聽到葉梅桂拿菜刀切東西的聲音,於是馬上閉嘴。


        我看氣氛不太對,站起身,想走回房間避避風頭。
        「回去坐好。」葉梅桂背對著我,說話好像下命令。
        『是。』我正襟危坐,不敢妄動。
        她關掉瓦斯,將鍋裡的東西倒入一個大碗,然後端到我面前。
        『這是?』
        「薑湯。」她坐回她的沙發:「給你袪寒用的。」
        『薑湯竟然一直都是黃色的,真是不簡單。』
        「不要再說廢話。趁熱喝,小心燙。」
        她又拿起書,繼續閱讀。


        『哇……』我喝了第一口,忍不住叫出聲。
        「怎麼了?燙到了嗎?」葉梅桂又放下手中的書,看著我。
        『不是。這薑湯……這薑湯……』
        「薑湯怎麼了?」
        『這薑湯真是好喝啊。』
        「無聊。」她又瞪了我一眼。


        我不敢再多說話,慢慢地把那碗薑湯喝完。
        『我……我喝完了。』
        「很好。」
        『那我回房間了。晚安。』
        「晚安,趙子龍。」


        『趙子龍?』
        「你剛剛不是說你在學趙子龍?」
        『是啊。』我很得意:『學得很像吧。』
        「你是趙子龍,小皮是阿斗,那我呢?」
        『妳可以做劉備啊。』
        「哦。所以我應該把小皮摔在地上囉?」
        『為什麼?』
        「三國演義裡不是說劉備"“無由撫慰忠臣意,故把親兒擲馬前”?」
        『沒錯。』我起身走到小皮旁邊,抱起牠,雙手伸直欲交給葉梅桂:
        『妳可以把小皮輕輕摔在沙發上,意思意思一下。來,小皮給妳。』
        「你還沒玩夠?」葉梅桂依舊板著臉。
        『喔。』我雙手抱著小皮,表情很尷尬。


        葉梅桂看了我一眼,然後接下小皮,輕輕將牠摔在她左手邊的沙發:
        「這樣可以了嗎?」
        我急忙再從沙發上抱起小皮,左膝跪地,假哭了幾聲:
        『子龍雖肝腦塗地,不能報也!』
        「好啦,總該玩夠了吧。」
        葉梅桂的臉一鬆,終於笑了起來。


        「下次別這麼笨。先找地方躲雨,別急著衝回來。」
        『嗯。』
        「台北的雨往往說下就下、說停就停。你應該多等一下的。」
        『我知道了。只是雨來得突然,我來不及考慮太多。而且我怕小皮
          如果被雨淋濕,妳會擔心,就急著跑回來了。』
        「哦?那你都不怕自己被淋濕?」
        『我生來命苦,淋濕了也不會有人擔心。』
        「是嗎?」
        『這是妳說的啊,妳說妳並不會擔心我,只會擔心小皮。』
        「我說說而已,你幹嘛那麼小氣。我當然是會擔心你呀。」


        不知道為什麼,聽見葉梅桂說這句話時,我竟想到學姐。
        倒不是因為學姐也對我說過類似的話,或是葉梅桂說話的樣子像學姐,
        而是我聽到這句話時的感覺,很學姐。
        所謂的「很學姐」,近似於「今天的天空很希臘」的意思。
        就像有人看見工廠煙囪上冒出的黑煙會聯想到死亡一樣,
        黑煙和死亡之間並無邏輯上的關連,只有抽象式的聯想。


        在我心中,夜玫瑰一直是學姐的代名詞。
        但除了第一次到這裡,聽見葉梅桂說她也可以叫做夜玫瑰時的震驚外,
        接下來的日子,我不曾將葉梅桂的夜玫瑰與學姐的夜玫瑰聯想在一起。
        更從不曾比較過這兩朵夜玫瑰。
        如果硬要說出這兩朵夜玫瑰的差異,到目前為止,
        我只能說學姐是不帶刺的夜玫瑰;
        而葉梅桂則明顯多刺。


        我不想放任葉梅桂與學姐之間的聯想,因為這種聯想,
        很像將奶油倒入咖啡裡,於是產生一個小小的白色漩渦。
        但只要輕輕攪動,白色漩渦便會無限擴張,
        再也回不去原來的那杯咖啡了。


        因此我沒有回話,站起身,往我房間走去。
        葉梅桂抬頭看著我,表情有些驚訝。
        她嘴唇微張,似乎想說些什麼,但並未開口。
        眼神停頓了一下後,低下頭,又拿起手中的書本。
        我走了幾步後,隱隱覺得不妥,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停下腳步,快速啟動腦中的思考機器,期盼能製造出一些話語。
        無奈我的腦袋因為淋雨而有些故障,始終想不出什麼話是大方而得體,
        只有耳朵還算正常,不斷聽到葉梅桂翻過書頁的聲音。


        『嗯……我應該還算是個細心的人,但常會有犯迷糊的時候。雖然我
          盡量細心,不過無法面面俱到,總有遺珠。這就叫做遺珠之憾。』
        我終於打破僵局,擠了一些話出來。
        但葉梅桂的視線並未離開書本。


        『就像老鷹如果飛得太高,往往會低估兔子的身長。還有……』
        我用力搔著頭,試著烘乾我的腦袋,以便產生一些合乎邏輯的語言。
        『還有就像有一隻狗走在路上,幾十個人拿肉包子丟他,牠不可能會
          吃掉每一個包子吧。妳把我想像成那隻狗,就行了。』
        葉梅桂正在翻書頁的手,突然停了下來,但依舊沒抬起頭。
        『那隻狗之所以沒辦法吃掉每一個包子,就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道理。
          俗話說: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這句話就是說……』
        「你到底想說什麼?」
        她終於放下手中的書,抬起頭看著我。


        『謝謝妳、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謝謝妳。』
        「你在說什麼?」
        『我睡過頭,妳叫我起床並載我去捷運站,我很感激。謝謝妳一次。』
        『但我忘了向妳說謝謝,實在很抱歉。對不起一次。』
        『結果又害妳遲到,應該也要跟妳說對不起。對不起兩次。』
        『剛剛淋雨跑回來,讓妳擔心。對不起三次。』
        『妳怕我著涼感冒,煮了一碗超級好喝的薑湯給我喝。謝謝妳兩次。』
        我屈指一樣一樣地數著,希望不要有遺漏。


        「我又不小氣,你幹嘛記那麼清楚。」
        『記清楚的人是妳啊。是妳先提到我那天睡過頭的事。』
        「也就是說,如果我不提醒你,你早就忘光了?」
        『不能說忘光,但我確實是不怎麼記得了。』
        「這麼說的話,你跟我說謝謝和對不起,並不是誠心的囉?」
        『我是誠心的啊。不過因為是被妳提醒,所以我無法證明我的誠心。』
        「你老說我提醒你,是不是認為我一直記著這些,因此是小氣的人?」
        『這沒邏輯相關。記不記得是記性問題,而小不小氣卻是個性問題。』
        「我不管什麼邏不邏輯,我只知道,你一定認為我小氣!」
        葉梅桂似乎生氣了,突然從沙發站起身。

 

                                                【夜玫瑰】〈6.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