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14)
時間: Sun Jul 28 01:19:58 2002

 

   我不知道我又惹到邱心瑜哪一點?

   難道出於一片好意給個良心的建議也有錯?

 


   有一天,邱心瑜心情好像不錯,她穿了一件粉紅色的上衣,配了一件白色的A字短裙

   這件裙子的長短讓我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


   她腳步輕盈的走出房門。


   『今天不用扮企鵝啊?』

   她用調侃的語氣問著,眼神有點讓人覺得討厭。


   「企鵝熱了好幾天了,總得休息一下吧。妳看過長期曝曬在陽光下的企鵝嗎?」

   『喔。是沒看過,不過,我看過頭會掉下來的企鵝喔。』

   「.....」

 

   她看了看我不知如何應答的表情,很欠扁的笑了幾聲,然後蹲在鞋櫃旁邊,一雙一

   雙的打量著。


   我看著她把A鞋拿出來晃了一晃,擺回去,又把B鞋拿出來晃一晃,又擺回去,最後

   拿出C鞋跟D鞋,一臉猶豫不決。

 

   「妳...要去約會啊?」

   『....是啊,我要跟學偉出去。』

   「選雙鞋....有這麼難嗎?」

   『難道你不知道,女人的鞋櫃跟衣櫃一樣,永遠少一件嗎?』

   「那雙球鞋好。」

   『什麼?』

   「我說,妳換雙比較深色的襪子,穿那雙球鞋會很好看。」

   『真的嗎?我也很喜歡這雙球鞋耶。』

   「沒唬妳,如果妳把那件粉紅色襯衫裡再穿一件白色的無肩T恤,然後把襯衫的紐扣

     排角綁在腰間上,一定會很讚。」


   她一臉受驚嚇的樣子。


   『你.....你怎麼....』

   「我只是給妳建議,妳不一定要聽我的。」

   『這樣...真的很好看嗎?我也喜歡這麼輕鬆的樣子,可是學偉他喜歡我穿....』

   「有品味一點?」


   她點頭如搗蒜的應和著。

 

   「一天到晚有品味也是會累的,換一種新樣子,輕鬆一下不是挺好?」

   聽完,她衝進房間裡,完全照我說的換裝出來。

 


   說真的,當她一站到我面前,我感到一陣暈眩。

   我知道邱心瑜其實長得挺不賴,但我不知道她可以這麼美。

 


   她在我面前轉了半圈,表情帶著懷疑跟苦笑的看著我。


   『你確定...?』

   「拜託,我是男人,汪學偉也是男人,雖然眼光不同,但是喜好會是一樣的。」

   『喜好...?』

   「我說的喜好是.....美麗可愛的女人有著美麗可愛的裝扮,誰都喜歡看,不是?」

 

   她聽完之後,很高興的甩著包包出門去。

   接著當天晚上,我就後悔了給了她建議。

 

 

 

 

 

 

 

 

 


   跟西雅圖女孩去看電影的那天晚上,其實,我們沒有說多少話。

   一方面是因為她的話不多,她不像邱刀魚。

   一方面是我們都還在習慣用嘴巴溝通,我們都還思念著紙筆的交流。

 

   時間過久了,我跟她看了那一部電影也忘了。

   倒是電影票價多少我記得很清楚,不過這也不是重點了。

 

 

   只是那天晚上,我們走在黃金步道上,感覺有點像貓空愛情故事一樣。

   她用雙手提著包包倚在自己的腿上,一步步的前進使得包包一起一伏,上面掛著的小

   鈴噹發出細細的聲響,還不到深夜的台北,沒有風吹,卻有一陣陣的涼意。

 


   「妳該不會想問我,路燈上有沒有天使吧?」

   『什...什麼?』

   「沒,沒什麼,當我沒說。」

   『呵呵,你藤井樹的小說看太多了。』

   「喔?妳也看過?」

   『嗯,貓空愛情故事確實讓人印象深刻。』

   「是啊,所以,我一直以為....妳是天使....」

   『啊...?你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

   「沒啦,我是說,我一直不知道妳的名字,所以我替妳取了個名字。」

   『叫什麼?』

   「西雅圖天使。」

 


   約莫過了兩秒鐘,她掩面而笑,瞇起來的眼睛,細長的髮絲,在我眼前像是 slow

   motion一樣的畫過。

 

   『你可以去寫小說了。你還真有想像力。』

   「不,我沒有藤井樹那麼會唬爛,我只會胡思亂想而已。」

   『你也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啊。』

   「喔,我叫李元哲,木子李,元氣的元,哲學的哲。」

   『李元哲?這名字有特殊涵意嗎?』

   「沒有,By the way,我跟李遠哲沒關係,他不是我爸爸。」

 


   我試圖讓氣氛輕鬆一點,因為我知道,中國人一向比較奇怪,在自我介紹的時候,

   周圍都會朦上一層冷意。


   雖然我說的李遠哲笑話也很冷,不過以毒攻毒似乎是這時候唯一的辦法。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

   就在她開口即將要說出她的名字時,她的視線停在某個地方,我隨著她的視線看去

   ,那是一輛黑色的賓士敞篷車,正在離我們不遠處停紅燈。

 

   「妳對車子有興趣啊?」


   我笑著問她,但她沒有回答我,只是一步,一步的往那輛車子的方向走去。

   這時候,紅燈轉成了綠燈,黑色賓士打了方向燈右轉。

 


   她扔掉了包包,拼命的跑,拼命的跑,不,我應該說,拼命的追,拼命的追。

   我一頭霧水,完全不知所以的跟在她後面。

 

   我不知道那輛賓士有多少馬力,但我很清楚我們連一馬力都沒有,根本不可能追得

   上。

 

   她一面跑,一面朝著黑色賓士大喊。

   我只是跟在她後面跑,耳邊的風聲呼呼,我沒有聽清楚她在喊什麼。

 


   只是一段路之後,她再也跑不動了,喘了,累了,癱跪在路邊的人行道上。

   但是她的眼淚卻好像不知何為累的....不斷的流,不斷的流。

 

 

 

 

 

 

 

   『李元哲!』

   門外震天般的女聲,把我拉回現實的世界。

   原來,我回想那天的情景,竟然想得出神了。

 

   「喂,門都還沒開,妳就在鬼叫鬼叫,是怎樣啊?」

   『鬼叫?我還沒說你給的那是什麼鬼建議呢!』

   「什麼啊?」

   『沒事說什麼粉紅色襯衫裡再穿一件白色的無肩T恤,再把襯衫的衣角綁在腰間上,

     一定會很讚,讚你個大頭啦!害我被學偉說一點氣質都沒有。』

   「這是真心話啊。」

   『這是你的真心話?那我以後都不會再相信你的真心話了。』

   「我沒騙妳啊,妳穿那樣,真的讓我有驚豔的感覺。」

   『.....』

   「我知道女為悅己者容,但如果為了悅己者失去自己的風格,不是很可惜嗎?」

 


   說完,我回到我的房間,關上房門。

   不過,這倒是邱心瑜第一次這麼安靜聽我說話。

 

 

   當我還在為她的安靜感到狐疑的時候,我的手機,又傳來收到訊息的聲音。

 

 

 

 

 

 

 


   -待續-

 

 

 

 

 

 

 

                  * 在認識妳的名字之前,我先認識了妳的眼淚。*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