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3)
時間: Tue Jun 18 13:36:04 2002

 

 


   「她搬走了。」

   坐在偶爾一股死魚味撲鼻的淡水河邊,我傷心的對著雨聲說。


   「搬去哪?」

   「不知道,好像是士林吧。她帶走了所有的衣服,她自己買的木衣架,兩個抱枕

     ,三本書,六雙襪子,四部VCD,一把傘。」

   「你統計這些幹嘛?」

   「你聽我說完。她還帶走了我買的CD隨身聽,十三片電影配樂原版CD,在生活工

     場買的鬧鐘和盆栽,那支她死命嫌來嫌去的NOKIA8250,我新買的桌上型吸塵

     器,還有.....」


   一陣死魚味撲鼻,我頓了一會兒。

 

   「哇銬....你統計的真..」

   「你閉嘴!我還沒說完!隔天她還跑回來要帶走嘻嘻跟哈哈,還有...」

   「什麼嘻嘻哈哈?」

   「兩年半前我們在夜市裡撈的兩隻金魚。」

   「喔。」

   「結果金魚留下了,《你儂我儂》卻被她帶走了。」

   「什麼你儂我儂?」

   「一幅畫,兩年半前我跟她逛藝術品店的時候買的。」

   「喔,我還以為是兩隻變色龍....」

 

 

 

 

 


   沁婷走了之後沒幾天,這個家就整個都不對勁了。

   一下子浴室的燈壞了,一下子大門下面的小玻璃被隔壁那隻笨狗踢倒鞋架用給砸破

   了,一下子瓦斯爐壞到連一點反應也沒有。


   窮學生如我,省吃簡用的,修好了浴室燈,修好了大門下面的小玻璃,換了台瓦斯

   爐。


   卻萬萬沒想到,從來不吹冷氣的我,才第一次開客廳裡房東本來就附租的冷氣時,

   冷氣就冒煙了。


   冷氣冒煙了,我也沒錢了,然後,房東爸爸就來了。

 

   我看著工人為了裝架新冷氣忙來忙去,再加上房東爸爸遠從士林趕過來,我心裡挺

   不好意思的。

 

   「謝謝房東爸爸。」

   「不客氣,這台冷氣也舊了,也該換了。對了,阿哲,怎麼只有你在啊?小婷呢

     ?」

   「喔....小婷她.....她回家了。」

   「回家啦?她真是個漂亮的小姑娘呢!聽小婷說,你要考研究所,念書念得天昏

     地暗的,怎麼樣?成績出來了嗎?」

   「呃....我....沒考上....」

   「沒關係,明年再接再厲,一定上得了的。」

 


   這樣的房東,實在讓人不禁要豎起大姆指稱讚他,因為他不但慈祥和靄,還心地

   善良,真是大好人一個。

 

   如果你跟我一樣這麼想,那麼,請跟我一起.....


   → 摑自己兩個耳光。

 

 

 

 

 

   「為什麼?」

   坐在我旁邊的雨聲,很莫名其妙的皺眉問我。


   「東西用壞了沒罵你,還裝新的給你,還要你為課業加油,還關心你家小婷,這

     樣的房東哪裡找去?」

   「這樣的房東,可以去演戲,還可能得獎。」

   「為什麼?」

 

 


   為什麼?

   我現在就告訴你們為什麼。

 

 

   新冷氣裝好沒多久,就是我交房租的日子。


   小婷不在,沒有她替我分擔六分之一的房租,對我來說,是一項沉重的負擔,但是

   ,很懷舊的我,非常捨不得搬離這個地方,這裡有優美的淡水風光,有言詩意境的

   淡水日落,有典雅浪漫的河光夜景。

 

   也有他媽可惡的漁人碼頭!!

 

 


   那天,我帶著房租,準備到房東家去交租,因為同學在漁人碼頭的某家咖啡廳打

   工,所以我順路過去看看他。


   在漁人碼頭旁邊,我遇見了麥克基。

   麥克基是我大一剛入學時的室友,後來突然間消失不見了,才知道他有錢有勢的

   爸媽把他送到美國去念書了。


   至於他為什麼叫麥克基,我也忘記了,好像是跟著另一個室友肯德勞叫的吧!叫

   著叫著就習慣了。


   肯德勞也是我大一時的室友,至於他為什麼叫肯德勞,我也忘記了。

 

 


   「Hey!Hey!麥克基,好久好久不見了!你好啊!怎麼回台灣啦?在美國混不下

     去嗎?」

 

   我非常有禮貌的用稍帶美式的打招呼方式叫他。

   然後,他只是對我笑一笑,然後像看到討債的流氓一樣的跑開。

 

   本來我還以為他是尿急,想找廁所去。

   後來發現他匆匆的牽著一個女孩子的手,離開了我的視線,任我怎麼叫他都不回

   頭。

 

 

 

 


   「我咬聽木咬懂啊。」

   雨聲用著廣東腔告訴我,他有聽沒有懂。


   「麥克基住在士林。」

   「喔,然後呢?」

   「房東爸爸也姓麥。」

   「喔....嗯....然後呢?」

   「兩個姓麥的都住士林。」

   「喔───...啊...然後呢?」

   「然後....然後.....你他媽白癡啊?!麥克基他有錢有勢的爸爸就是麥房東,而

     曾經睡在我旁邊的劉沁婷就快要姓麥啦!」

   「喔─────────────────────」

 

 

 

 

 


   就這樣,我搬離了那熟悉的公寓套房,搬離了優美的淡水風光,搬離了有言詩意境

   的淡水日落,搬離了典雅浪漫的河光夜景。


   也搬離了他媽可惡的漁人碼頭。

 


   我收拾好我的行李,背上背著大型的登山背包,右手抱著「嘻嘻哈哈」,左手拿著

   雨聲幫我找到的新公寓地址,搭著渡輪,到了天天在我眼裡晃漾的對岸,卻從來沒

   去過的八里。


   而我身上唯一值錢的NOKIA8250,在搭渡輪的時候,掉進了優美,典雅,浪漫的淡水

   河裡。

 

   「媽呀─────────────────────」


   顧不得丟臉與否,在渡輪上,我朝著天大聲的喊著。

   或許我喊得太淒涼了,引來了一群傳教士的關切,因此,我聽著耶穌與聖經的教意

   ,慢慢的,船在八里的碼頭靠了岸。

 


   「信主吧!孩子!信耶穌吧!孩子!所有的不愉快將會過去,你將會擁有主賜給你

     的新生命。」


   離開之前,傳教士們依然不停的說著。

 


   「先叫你的主把8250還我再說吧。」

   我笑著應對他們,心裡卻這麼嘀咕。

 

 

 

   八里,我來了。

   帶著一身的滄桑,我來了。

 

 

 

 

 


   -待續-

 

 

 

 

 

 

                 * 新生活,我來了,帶著一身的霉運,我來了。*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