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hiyawu (差點愛上...)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如果有一天(下)
時間: Sun Apr 23 00:24:04 2000

   『我要到美國去了...』


  電話的最後,她告訴了我這句話。


  我的心像是快被撕裂了一樣,痛得我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那時候,我竟然連一句

  留下她的話都說不出口,就這樣讓她對我說最後一次再見,然後聽見令人心碎的斷

  線聲....?

  我完全亂了,亂了,抓不到一絲絲有點序子的頭緒,腦袋像是瞬間被挖空了一樣,

  什麼都沒有了,就只剩下周圍沒有意義的空氣還有一個不想呼吸的自己。


  我沒了神似的回到研究室,癱坐在座位上,踢到桌子,桌上的牛奶倒在我身上,我

  連理都沒有理,就讓它這麼淋在我身上。

 

  我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這句話應該要她來問我,因為通常她只要問我怎麼辦,我一定會給她一個答案,

  一個她滿意的答案。


  但現在,她已經在往桃園中正機場的路上了。


  咦?!中正機場?


  我像是惡夢驚醒一般,從座位上跳了起來,看了看自己被牛奶弄溼的褲子,趕緊

  拿出另一條褲子,還特別拿出那件她送我的褲子,再換上那件我跟她都有的情侶

  襯衫,然後帶著皮包,往小港機場狂飆。


  飛機到了台北,再馬上叫了部計程車飆到桃園,花了好幾千塊,就為了要再見她一

  面,或許應該說,為了要把她留下來,在這樣不太可能的情況下。


  到了桃園,已經接近早上11點了,那時我才想到,我不知道她要到美國哪個城市,

  也不知道她搭乘哪一班飛機。


  這下糟了,茫茫人海,這麼多航空公司,要我怎麼找?


  我想到服務台,可以用播音的方式找人,於是我直奔服務台,用我這輩子最快的速

  度。


  「鄭惠今小姐,鄭惠今小姐,服務台有位先生等您。」


  廣播聲在機場內撩繞著,我焦急的在服務台等待著,半小時過了,我沒有看到她的

  身影。


  我繼續帶著焦急的心情,跑到樓上的候機室找她,但我越找越害怕,該不會,她早已

  經在我到達之前就已經飛走了?


  不!不要!連給我最後一次跟她面對面說話的機會都不肯嗎?


  就在我累得癱坐在候機室的椅子上時,我聞到一陣香味,一陣我熟悉的 D&G 香水味

  ,從我面前走過,拖著行李。


  我抬頭看,那是她,那熟悉的香水味,那和我一樣的情侶襯衫,還有那讓我心愛的

  背影。


  「惠今!」


  她頓了一下,停下腳步,慢慢的回頭看我,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呃...妳...幾點的飛機...?」


  她看了看我,再看看她身邊的那個人--她媽媽,然後低下頭,沒有說話。


  她母親看了我一下,再看了她女兒一下,就自己走開了,留下我跟她兩個人站在原

  地一動也不動。


  「妳...幾點的飛機...要去哪?」

  『1點20分,要去洛杉磯....』


  然後,我們沒有再說半句話,我走近她,幫她提起行李,到椅子上坐了下來。


  12:06分,我跟她只剩下最後的一小時,再扣掉她登機的時間,我們剩下不到半小時

  ,而在這個時候,我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對不起...爸爸的決定,誰都沒辦法改變....』

  「.....」

  『我只是去兩年...念完研究所就會回來的....』

  「.....」

  『子雲...你別這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只是呆呆的,一點頭緒都沒有,她也靜靜的坐在我旁邊,

  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


  ﹝惠今,登機了。﹞


  她媽媽走到我們旁邊,對著她說,然後看了我一眼,她站起身來,眼中含著淚,

  然後轉身什麼也沒說,往登機門走去。


  「惠今!」


  我用力的喊了一聲,也用盡我全部的感情,對她說了我跟她最後一段話。


  「不管是洛杉磯,還是東京,不管是溫哥華,還是紐約,我都會等著妳,妳不是

    常問我,如果有一天,妳離開了我,我會怎麼辦嗎?我現在就給妳一個我從來

    都不曾給過妳的答案,如果有一天,妳離開了我,那麼,我會在原地等妳,

    不管會等多久,我都會等妳,妳別忘了,我還沒有帶妳去抓螢火蟲啊!」

 

  她只是站在原地,什麼都沒說,然後轉身,提著行李,走進登機門。


  12:58分,她的身影在登機門的那一端消失,這一別,就是兩年,這扇門,竟然

  是我跟她最後見面的地方。


  我哭了嗎?答案是沒有,或許是因為太痛了吧!痛到連眼淚怎麼掉都不知道了。

  走在中正機場內,門口像是永遠也到不了一樣,我只是在機場內打轉,看著時間一

  秒一秒的往1:20分的方向走去。只要1:20分一到,我跟她的緣份,就即將畫上休止

  符。


  沒錯,我是說我會等她,但兩年後的事,沒有人能說的定,雖然我能確定自己對她

  的心,但我卻不能確定這兩年的光景對她與對我造成的改變會有多大,或許她不會

  變吧!或許我也不會變吧!但,飛機就要起飛了,變與不變,似乎不再那麼重要了。

 

 

 

 


  我卻沒想到.....我卻萬萬沒想到.....她還是我了解的那個她.......

 

  u吳子雲先生,吳子雲先生,服務台有位小姐找您。」


  服務台的播音,依然在機場裡撩繞著......

 

 


  -End-

 

 

 

                 * 我答應過妳,要帶妳去抓螢火蟲的,不是嗎?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