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24)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Mon May 2 02:25:27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WHSHS






 小芊在高雄待了兩天,我也就吵了她兩天。吵她的原因不為別的,就是為了田雅容

 。我拼命的問她為什麼突然提起田雅容?田雅容在哪裡?是不是見過田雅容?但是

 她總是這樣回答我:『我回台北之前會告訴你的。』


 在那一秒鐘,我恨不得她馬上回去。


 這兩天,她輕鬆愜意的在高雄市逛街閒晃買東西吃小吃看電影泡書店和網咖,還到

 澄清湖和西子灣找了兩棵樹簽名,天知道她為什麼隨身帶著立可白?又到藤井樹開

 的咖啡館裡去吃下午茶,說是想找他簽名。



 不過藤井樹開的咖啡館確實不錯,有特別的義大利麵和好喝的純手工虹吸式煮法的

 咖啡。地址是高雄市中正二路56巷4號,在大統和平店後面的公園裡。〈咦?我說

 這個做什麼?〉



 終於,她無所事事的兩天過去了,而我一顆心懸在田雅容三個字上面的兩天也過去

 了。我送她到小港機場搭飛機的時候,她交給我一封信。而她在把信拿給我之前告

 訴我:


 『尼爾,這封信是雅容十年前寫的,也就是她要離開台灣到德國去的前一天晚上寫

 的。她本來想在上飛機之前交給你,但她沒有勇氣。』

 為什麼呢?我皺眉問著。


 『她說,這封信代表著十年後的現在,也就是她在十年前寫了一封信給十年後的你

 ,因為不知道這十年有多大的變化,所以她不敢親手交給你。』

 妳的意思是說,她早就有在德國時會跟我分手的心理準備嗎?


 『我想,應該是說她早就知道自己無法負荷那重重的思念,所以寫了一封信埋葬自

 己的愛情,但卻期待十年後愛情會再一次甦醒。』

 愛情再一次甦醒?為什麼她會這麼想?


 小芊看著我,淺淺的笑了一笑,『因為她告訴自己,如果十年後她依然愛你,不管

 你在哪裡,她都要找到你。』



 那,她現在在哪裡?我急著,抓緊了小芊的手臂問。

 小芊沒有回答我,她只是伸手撫摸著我的臉,然後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你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嗯?什麼日子?


 小芊的眼神由深轉淡,像是對我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而失望,『你果然是一個誰都

 不會想念的人。』小芊說。



 那瞬間,我的思緒跑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然後很快的往現在轉動。那感覺像是一部

 電影被不斷的快轉、快轉,那畫面跳動的很快很快,我在那很快的畫面當中想要尋

 找一個有關於「想念」的定格,但畫面始終沒有停止。



 畫面閃過了剛遇見我的田雅容,閃過了那支史奴比的雨傘,閃過了我們第一次約會

 的燒烤店,閃過了她要去德國的那一天,閃過了那個我哭了一個小時的機場洗手間

 ,閃過了雅容寫的最後一封分手Email。閃過了我跟柳嘉恩的相遇,閃過了她

 同時交往的三個男朋友,閃過了我跟柳嘉恩分手的地下室,閃過了我大學時的魔女

 系館,閃過了我跟彭以芳一起喝酒買醉的那間酒吧,閃過了我跟她在第二天上床的

 畫面,閃過了精品店,閃過了必勝客,閃過了敦化南路的斑馬線,閃過了遠東企業

 大廈,閃過了動物園,閃過了連接台北市與永和之間的福和橋,閃過了分手電話,

 閃過了十個月的那些「暫時需要」,閃過了那些跟我上床做愛但我卻不愛的女人,

 閃過了天真單純的馬芸卉,閃過了我跟她第一次看的電影「A‧I」,閃過了她的

 馬自達6,閃過了她美麗的笑容,閃過了跟我大學同窗了四年的郭小芊,閃過了我

 跟她在她家上床的那種衝動,閃過了她不要我當他男朋友的表情,閃過了她失戀時

 寫給我的那封信,閃過了.......



 太多畫面閃過了,卻沒有任何一個畫面關於想念。我像是WORD裡找不到檔案的

 精靈,要求使用者再重新輸入一次關鍵字。




 但關鍵字就是想念啊,為什麼我從未想念過什麼人呢?




 看著小芊的表情,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只是輕輕的說:或許吧。想念對我

 來說是瞬間的事情,一瞬間就佔滿了腦袋,又一瞬間離開。


 『那麼,你想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嗯,想,而且我會永遠記得了。


 『今天是你跟雅容分手滿十年的日子,你可要記住了。』

 嗯。小芊,我能否問妳,為什麼妳會有這封信呢?


 『這是她九個月前交給我的,我跟她已經同事五年了。』小芊說。

 『你想去看她嗎?』

 嗯,很想。


 『那.....你想念她嗎?』

 嗯....我很想念她。


 『找個時間到我公司吧,我帶你去見她。』

 嗯,好。




 我目送小芊走進候機室,手裡握著她剛剛交給我的信。這封信已經黃了一塊一塊,

 信封上面寫著:「給十年後的倪翗爾」。


 倪翗爾是我的名字,但因為很多人都不會念「翗」字〈念音同奇〉,所以大家都乾

 脆叫我倪爾。叫著叫著,也就習慣了。到後來還乾脆用「尼」來代替「倪」。


 我走出機場,叫了一輛計程車,跟司機說了我家的方向。然後定神看著這封信上面

 的筆跡。


 是的,沒錯,這確實是雅容的筆跡,日期是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她到德國去

 的前一天。
















 - 待續 -

















        * 請輸入關鍵字 *

         * 想念 *

        * 查無此筆記憶 *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