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15)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Mon Apr 25 12:41:59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WHSHS






 所以曾經有一段日子,大概是我入伍當兵滿一年之後到退伍前的那十個多月的時間

 ,每一個星期六和星期天的早晨,我都會在不一樣的床舖上醒過來。有些床舖會被

 太陽曬到屁股,有些則是陰暗的像是夜晚剛剛來到一樣。枕頭的味道也不同,有些

 是刺鼻的香水味,有些是溫和的洗髮精的香味,當然也有些是臭的。或許這個早晨

 我用的是高露潔的牙刷和牙膏,下一個早晨嘴裡的泡沫就可能是黑人白綠雙星牙膏

 。曾經有個女的〈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用的是齒粉,那需要把牙刷弄濕之後才

 能去沾粉,聽說齒粉具有強力的去漬效果,能去除牙齒上的煙垢。我才想起前一個

 晚上她嘴裡的味道,那是卡蒂兒的淡煙。而床舖呢?有時是朋友家的,有時是認識

 不到十個小時的女人的。


 從那時候開始我習慣了在星期五〈放假的當天〉的晚上跟同梯和學弟泡在PUB或

 是辣妹泡沫紅茶店裡。第一次去時候還有些生澀,面對主動坐到你旁邊來的女孩子

 會不知所措的玩著自己的手指頭,這些女孩子喜歡看來笨笨呆呆的男生,這比較好

 欺負。我記得那天晚上我跟同梯和學弟一坐就到凌晨四點,當兵的生理時鐘讓我還

 在泡沫紅茶店裡的時候就已經昏昏欲睡。我只記得我上了學弟的車,回到學弟的家

 ,醒過來的時候,旁邊睡了一個女的,我不知道那是誰,但她的衣服穿得很少,不

 ,她看起來沒穿衣服。牆上的時鐘告訴我時間是下午一點。


 學弟跟同梯都笑我笨,那女孩在泡沫紅茶店裡就一直表示她很欣賞我,他們特地為

 我製造一個機會,沒想到我睡到「不省人事」,竟然沒有「辦事」。


 又過了一個禮拜,我們去到另一間泡沫紅茶店。這一次我沒有睡,一直撐到太陽出

 來,女孩子下班。學弟一樣把她跟我帶回他家,拿給我一個保險套,要我別再錯失

 一個機會。


 學弟家是一棟三樓透天的房子,爸媽離了婚,因為爸爸在大陸包二奶被媽媽抓到,

 學弟說徵信社拍回來給他媽媽看的照片多到大概可以排滿他家的樓梯。他告訴我們

 這件事的時候簡直是用講笑話的心情在說的,爸爸和媽媽之間的感情失和瀕臨破碎

 對他來說還不如跟朋友的一場嘻嘻哈哈。


 「那是他們大人的事呢!學長!」這是他跟我說的。他一點都不覺得父母離婚是一

 件很嚴重,而且是必須傷心的事。


 他跟他帶回來的女孩子在隔壁的房間上床,雖然是水泥隔間但因為門的距離太近使

 得我在這個房間聽得一清二楚。我跟這個女孩只是坐在床上,衣衫完整,隔壁「咿

 咿喔喔」的聲音在我跟這女孩的臉上畫了尷尬的線條。我回頭看了女孩一眼,鼓起

 勇氣往女孩的嘴唇上親下去。



 這女孩叫做小雯,我不知道她的全名是什麼。一直到今天我都只記得那天她嘴唇上

 那唇蜜的味道,還有學弟在隔壁大戰的聲音。



 又過了一個禮拜,我告訴學弟,我要去找小雯。學弟問我為什麼?我卻答不出來。


 「你喜歡她嗎?學長。」他問。

 我....這....。喔!我的天!我不知道!我竟然不知道我喜不喜歡她?!


 「嗯?」

 我不是喜歡她,我只是覺得....


 「覺得什麼?」

 我覺得我不能跟她有過關係之後就不理她。


 「學長,你該不會是這麼乖的人吧?」

 乖?我不懂。


 「學長,就是「我那個你,我就一定要負責!」這叫做乖啊,學長。」

 不,不是,我只是沒辦法.....


 「沒辦法什麼?」

 我沒辦法速食愛情。


 「速食愛情?學長,你剛剛說的可是速食愛情?」

 是,我是說速食愛情。



 學弟哈哈大笑的轉身離去,他在離去之前跟我說:「我今晚帶你去找小雯,你就會

 明白我為什麼大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是他笑聲。這笑聲我到現在還記得,那是一種諷刺,

 也是一種當頭棒喝。他諷刺我竟然傻傻的以為這是一種愛情。而當晚小雯的答案則

 是狠狠的給了我一記當頭棒喝。


 「你想太多了,尼爾。我並不會因為跟你上床了就覺得你應該愛我或是該給我什麼

 。」她說。



 六祖壇經裡頭曾經解釋過當頭棒喝的意思,那是一種悟。而悟本身是助力,這是真

 理。但在現實社會卻已經不同了。


 我跟小雯上床對她來說,是她的「暫時需要」,她需要那種暫時的感情,她覺得與

 其去深愛某個人而不一定能長相廝守永結同心,不如把愛保留給自己。那天晚上的

 我是她「暫時需要」的對象。而在她離開那張床之後,這一層關係就消失了。我跟

 她甚至談不上任何一絲的愛情。


 所以原來只有我還笨笨的以為性是一種愛情的昇華,即使我所想的是對的。我認為

 沒有愛的性是一種狗的行為,在路邊就可以解決。我認為必須在某種程度的愛與好

 感之下才能發生性的關係,否則事後想起來會覺得噁心,然後便是很深很深的空虛

 。儘管我認為小雯的想法偏差,觀念錯誤,但我依然無法改變她的想法,因為她說

 :「我在我的世界裡,而你不是。」


 而學弟呢?


 學弟在小雯所謂的世界裡得到了他想得到的快樂,他穿梭在每一個不同的女孩之間

 ,他今晚是這個女孩的「暫時需要」,明晚是那個女孩的「暫時需要」,他有時是

 別人的需要,而有時則需要別人。他的生命因為認同了這樣的快樂而空洞,他再也

 找不到其他的快樂,愛對他來說就算能秤斤論兩的賣也是最不值錢的東西。


 我就這樣跟學弟混了十個多月,他的理論曾經說服過我,找這樣的快樂很簡單,而

 且不求付出,也就不需要等待回報。這十個多月的時間我不斷的在逼自己「愛」上

 睡在身邊的女孩,然後跟她們發生關係。等到天一亮,夢一醒,床上的溫度漸冷,

 我就忘了我「愛」過這個女孩。


 直到有一天,某個我「愛」過的女孩在離開之前問我〈我的天!我竟然不知道她是

 誰,更忘了她的樣子〉....


 『假如我說我想當你的女朋友,你會答應嗎?』她說。



 突然間,我想起了雅容,想起了魔女系的系主任〈對了,她叫做嘉恩,我終於想起

 來了。〉,再低頭看看我自己,這個十個多月來隨著假情假愛的波濤洶湧而起伏不

 定的身體,我說.....



 「不會,因為妳不懂愛。」




 我結束了這十個多月的荒唐,那像是一場夢一樣,我不能定義它是惡夢還是美夢,

 畢竟這十個多月我有所得也有所失。退伍那天學弟跑來恭喜我,他羨慕的說他還得

 繼續窩在部隊這個鬼地方一年,他很高興我終於可以離開。


 其實,你應該要恭喜我離開了那十個多月的混亂啊,學弟。那十個多月的我像是遺

 失了靈魂一樣,只剩下軀殼在遊走移動著。我多麼希望有一天你也能找回你的靈魂

 ,因為「那世界」裡的快樂,已經不是快樂了。


 「你退伍之後要做什麼呢?學長。」學弟問。

 我會去找個工作,好好的替未來打算打算。


 「未來可以打算的嗎?學長。」

 未來是不能打算,但現在不努力,未來就會很慘。


 「學長,記得要跟我保持連絡喔。我退伍之後會去找你的。」

 學弟,我會跟你保持連絡的。在你退伍要來找我之前,先找回你的靈魂,好嗎?


 「我了解你的意思,學長。我了解你的意思。」















 - 待續 -
















      * 沒了靈魂的愛,沒有意義存在。*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