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愛爾蘭咖啡】〈4〉
時間: Thu Oct 19 18:25:16 2000

 

        『妳的觀察力真敏銳。』我先停住笑。
        「我是胡扯的。」她也忍住了笑,接著說:
        「其實當我說你不是台北人時,你那句“妳怎麼知道?”就露底了。」
        講完後,她又笑了起來。
        『不過妳能掰成這樣也很厲害啊。』
        「沒辦法,在吧檯待久了,總會習慣性地觀察客人。」
        她又看了看我:「你是第一次喝愛爾蘭咖啡吧?」


        『妳怎麼知道?』我又露底了。
        「你看Menu時,在20幾種咖啡中,挑上倒數第三個。」
        『那又如何呢?』
        「那是視覺上最不容易引人注意的位置呀。」
        『嗯。我果然是個細心謹慎的人啊。』
        我開始學著她的語調,這逗得她呵呵笑了兩聲。
        「原本我以為你喝過愛爾蘭咖啡,但我加威士忌時你卻露出驚訝的表情。」
        「所以……」她拉長了尾音,指著我:「你沒喝過愛爾蘭咖啡。」
        『原來是威士忌喔。』我終於恍然大悟。


        「我煮的愛爾蘭咖啡好喝嗎?」
        『非常棒,謝謝妳。真的。』
        「你知道嗎?我最喜歡的咖啡,就是愛爾蘭咖啡。」
        『喔,這麼巧。』
        「還有更巧的。我開店三個月來,你是第一位點愛爾蘭咖啡的人哦。」
        『這家店是妳的?妳是老闆?』
        「是呀。晚上12點前我有請個工讀生,12點過後就只有我一個。」
        『那為什麼愛爾蘭咖啡要12點過後才供應呢?』
        「因為煮愛爾蘭咖啡需要全神貫注呀。12點過後客人較少,我可以專心煮。」


        『全神貫注?』我很難想像煮咖啡需要全神貫注。
        以前學弟磨好豆子,加了水,電源一開,就可以翹著二郎腿等了。
        「嗯。下次你來時,我煮給你看。」
        『嗯。』
        我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下次,難道再錯過一次末班飛機?


        『謝謝妳,讓我喝到這麼好的咖啡。』
        我站起身,看了看錶,該是她打烊的時候了。
        「你是第一位點愛爾蘭咖啡的客人,所以我堅持請客。」
        『這……這不好意思吧。』
        「沒關係。歡迎你再度光臨。」
        我將一直拿在手中的名片,再看一眼,準備收入皮夾中。
        “Yeats”是個很特別的店名,老闆也確實是個很特別的女孩。
        Yeats…Yeats………啊?我不禁低聲驚呼:
        『葉慈啊!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英文詩人,也是愛爾蘭的文學家和革命家!』
        「呵呵,你終於知道啦。」


        左面牆上的中年男子畫像當然是葉慈,右面牆上的詩句應該是葉慈手筆。
        綠色是愛爾蘭民族的代表顏色,難怪這家店綠意盎然。
        而三瓣的綠色葉子自然是象徵愛爾蘭的綠色酢醬草。
        「我對愛爾蘭情有獨鍾,葉慈也是我最喜歡的詩人。」
        她先凝視左面牆上的畫像,再將目光轉移到右面牆上:
        「投出冷眼。看生,看死。騎士,向前!」
        她似乎悠然神往在愛爾蘭這個遍地青綠的翡翠島。


        我拿起了公事包,拉開了門,準備坐車回台南。
        「雨停了嗎?」
        『嗯。應該停了。』
        「你怎麼回去呢?」
        『待會坐計程車到承德路,然後搭夜車回台南。』
        「你喝了愛爾蘭咖啡,在車上會很好睡的。」
        『希望如此了。』我朝她揮揮手:「Bye-Bye。」
        『Bye-Bye。路上小心。』


        果真如她所言,微醺的我,一上車就沈沈地睡去。
        隔天上班時,嘴角似乎還殘留著愛爾蘭咖啡的香味與溫暖。
        我有點懷疑這種溫暖的感覺是否也來自那個女孩?
        於是下班後,我到一家在台南頗負盛名的咖啡館,尋找愛爾蘭咖啡。


        這家咖啡館的擺設氣氛與音樂,透露著高級的味道,當然價格也是。
        可是當侍者端上愛爾蘭咖啡時,我卻大失所望。
        這是一般的陶瓷咖啡杯啊!而且還附上攪拌用的小湯匙。
        即使杯身的雕工和花紋非常細緻,像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它仍然遠不如古樸簡單的愛爾蘭咖啡杯。


        我喝了第一口,就更難過了。
        酒是酒,咖啡是咖啡,混在一起時,酒仍然是酒,咖啡也還是咖啡。
        酒味太苦,咖啡太淡,奶油上浮著五顏六色的糖絲也讓口感變甜。
        這不是愛爾蘭咖啡啊!我在心裡吶喊著。
        這杯咖啡在華麗器皿和優雅氣氛的包裝下,仍然不是愛爾蘭咖啡。
        算了,把它當作普通的咖啡加美酒也就是了。
        溫暖嗎?我想我付的錢會讓這家咖啡館的老闆覺得溫暖。


        之後也找過幾家咖啡館,情況更慘。
        即使我再怎麼細心謹慎,也無法在Menu中發現愛爾蘭咖啡。
        我突然很懷念愛爾蘭咖啡和那女孩所帶給我的溫暖。
        我好像領悟到,咖啡的價值應該來自於咖啡本身和煮咖啡者的細心專注,
        而不是昂貴精美的咖啡器皿。

 

                                            【愛爾蘭咖啡】〈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