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25)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Mon Sep 11 11:02:31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gate!news.nctu!news.ntu!news.ee.ttu!news.cis.nctu!n
───────────────────────────────────────

 

 

 

   回家之後,我打開信。她寫道:

 


   『子雲:

   很短的愛情,對吧?我們的幸福好像才剛開始而已。

   現在是晚上的三點多,我很少這麼晚還沒睡的,除了我在佛光山曾經跟那裡可愛的

   師父們聊天喝茶之外,通常,現在我已經睡得很沉了。


   因為你跟我說過,所以我知道你不信神不信鬼,但我要跟你說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不管你信是不信,總之,我真的遇到了。

   我是個很虔誠的佛教徒,我虔誠的程度已經到了我向佛祖發願過我一定要剃度。但

   當那些可愛的師父們聽到我這麼發願時,他們都笑了。他們笑的原因不為別的,就

   為了我不可能剃度這件事。


   一位師父跟我說,我還有一段緣未了,而這段緣會讓我畢生難忘,甚至可能會放棄

   剃度的念頭。聽完之後,換我笑了,因為當時的我,根本不認為我會有什麼緣未了

   ,只要我想剃度,再怎麼難了的緣我都會了斷它。


   直到你的出現。


   你的出現真的讓我不知所措,在迎新露營的那天晚上第一次看見你,我就開始覺得

   心跳已經不歸我管轄,每一個有你在的場合我就會不停地注意你的動作,你每一個

   舉動跟笑容我都記得好清楚,像是有個快手在我的腦海中畫著你的樣子,一頁一頁

   的。


   我這才知道可愛的師父所說的緣竟是這麼地難斷,難怪當我說要剃度的時候,他們

   都笑了。


   跟你在一起,感覺真的很好。我們都在別無所求的時候遇見了對方,也用著別無所

   求的態度在喜愛著對方。你的別無所求讓我覺得很窩心,這讓我明白你對我的喜歡

   真的是很單純而且美麗的。


   但是,我還是要跟你說對不起。那天我的爸爸對你的失禮,我真的很抱歉很抱歉,

   我不知道他們竟然是如此地反對我們的交往,那天我爸爸的態度讓你感到不舒服,

   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就快要過年了,你要好好的,開心的過年喔。要幫我多玩一些,因為我可能會一直

   被綁在父母親身邊,不像你,總是可以騎著車子到處跑。

   還有,再過幾個月就要聯考了,你要專心一點念書啦。不然考不到學校的話,我可

   是會笑你的。


   晚安了,我喜歡的你。

   有緣的話,我們一個月後學校再見。

                                                                   謝蓓雲  』

 

 


   後來,我在開學之後才發現她在信末的最後一句所寫的『有緣的話,我們一個月後

   學校再見』是唬爛我的。她的父母親動用了關係,很快地把她轉到別的學校去。我

   是在寒假過後,問過日本芭比才知道她已經離開本來的班級,至於轉到哪裡,日本

   芭比也說她不清楚。

 

   「所以,這個意思是什麼?」我對著日本芭比說。

   『什麼這個意思?』日本芭比不解的說。

   「我跟她呀。這是分手的意思嗎?」

   『子雲學長,說真的,我也不清楚耶。』

   「那我要怎麼求證呢?」

   『對不起,我幫不上忙,我們班沒有人知道她的電話。』日本芭比說。

 

   那陣子,我很失意。書也念不下,吃也吃不下,睡更是越來越少。我常常在翻來覆

   去中找到睡意,又在快要睡著的時候醒了過來,然後繼續翻來覆去。

   我回想那天她的父親指著我的鼻子說我算什麼東西的時候那副嘴臉,我就開始氣憤

   難平地搥打著枕頭,嘴裡髒話狂飆,腦袋一整個亂七八糟。邱吉跟周石和還有阿不

   拉當時常扮演著要聽我吐苦水的角色。

 

   「幹!把她爸爸call出來扁一頓啦!不然難消你心頭之恨。」邱吉說。

   「他爸爸只是站在保護女兒的角色上嘛,他這麼做有什麼不對咧?不過要扁的話記

   得叫我。」周石和說。

   「哎呀,你們都很壞,開口閉口就是打人,學學我,我是和平主義者。」阿不拉說

   。


   「和平主義者咧!如果我們三個現在就扁你一頓,看你還會不會是和平主義者?」

   我說。

   「那我就去打他爸爸抵帳!都是她爸爸害我被打的。」阿不拉說。

 


   然後,一天晚上,我媽媽接到一通電話,她說是一個女孩子打來的,但當時我在洗

   澡,所以沒有能夠叫我聽。我媽媽說,那個女孩子說她是我的朋友,想要寄東西到

   我家來,所以向我媽問了地址。


   我問媽媽她的名字,媽媽說她姓謝,我一整個開心了起來。

   我又問媽媽她有沒有留電話,媽媽說沒有,我心想也對,如果她留了電話,我打過

   去是她爸爸接的,那我就吃不完兜著走。


   現在想想,很慶幸當時沒有詐騙集團,不然我媽媽就不可能把地址給她了。

 

   幾天之後,我收到一個包裹,還有一捲錄音帶。

   那上面的字跡確實是謝蓓雲的,我很開心地打開包裹,卻在放到音響裡播放之後後

   悔了。

 

   那捲錄音帶裡面是她自彈自唱的一首歌,而那首歌叫做《Without you》。

 

   「No I can't forget this evening, or your face as you were leaving
     (無法忘記今晚,當你離開時的臉龐,)

     But I guess that's just the way, the story goes
     (但我想那就是故事的過程。)

     You always smile but in your eyes, your sorrow shows
     (你總是微笑著,哀傷卻從眼裡流露,)

     Yes it shows.
     (是的,它流露著。)


     No I can't forget tomorrow, when I think of all my sorrow
     (我無法忘記明天,當我想起我的哀痛)

     When I had you there, but then I let you go
     (當我擁有你,卻又讓你走了)

     And now it's only fair, that I should let you know
     (而現在我只想誠實地讓你知道,)

     What you should know .
     (那些你該知道的。)


     I can't live, if living is without you
     (我無法活得下去,如果生命中沒有你,)

     I can't live, I can't give anymore
     (我無法活得下去,我已經不能給得再多。)

     I can't live, if living is without you
     (我無法活得下去,如果生命中沒有你,)

     I can't give, I can't give anymore
     (我不能再付出了,我已經不能給的再多。)


    Well I can't forget this evening, or your face as you were leaving
    (無法忘記今晚,當你離開時的臉龐,)

    But I guess that's just the way, the story goes
    (但我想,那就是故事的過程,)

    You always smile but in your eyes, your sorrow shows
    (你總是微笑著,哀傷卻從眼裡流露,)

    Yes it shows
    (是的,它流露著。)


    I can't live, if living is without you
    (我無法活得下去,如果生命中沒有你,)

    I can't live, I can't give any more
    (我無法活得下去,我已經不能給得再多。)

    I can't live, if living is without you
    (我無法活得下去,如果生命中沒有你,)

    I can't give, I can't give anymore...... 」
    (我不能再付出了,我已經不能給的再多。)

 


   一整個晚上,我的音響不停地播著她的錄影帶。我的眼淚很輕易地被歌裡的每一個

   旋律和音符操縱著。我一面拿出她在過年前交給我的那封信,一面聽她唱給我聽的

   《without you》,我心裡那道自以為堅強的防線徹底的被撕裂。

 

   我終於發現她早就告訴我她沒有辦法再回到學校來的事實,在她給我的那封信的第

   一句話。

   從那天開始,我會在家裡沒有人時候偷偷地從爸爸的菸盒裡拿出幾根菸,然後在深

   夜裡躲在自己房間的窗戶邊,用打火機輕輕地點燃。


   雖然那時我還不會抽煙,但我想要那種感覺。那種白煙飄裊,月光流洩的空氣中,

   攪拌著我嘴裡吐出的煙,還有濃濃的寂寞的味道。

 

 

 

 

 

 


   - 待續 -

 

 

 

 

 

 

         * 當年的月光與星光,伴著我稀釋了多少寂寞,我已經數不清了。*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125-229-192-142.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