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18)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Thu Sep  7 06:53:55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Spring!news.nctu!news.ntu!news.ee.ttu!netnews.csie.nctu
───────────────────────────────────────

 

 

   『他最後的足跡?』王小姐好奇的問著。

   「嗯,那是他最後的足跡,在他消失之前。」我說。


   『我在猜想,當然不一定會是對的,畢竟他不是我的朋友,我並不了解他,....』

   王小姐右手的食指頂在下巴上,然後繼續說,『不過,他會不會其實一直都在,只

   是因為某種原因,讓他不敢跟你們見面。』


   「這個說法不成立,很抱歉地,我必須直接地推翻妳的猜測,王小姐。」

   『沒關係,沒關係。』她笑了一笑。

   「推翻的原因無他,如果你看過他寫的文章,你會發現他不會這麼做,因為我們之
   於他的心目中的地位,就像他之於我們一樣。」我說。


   『嗯嗯,這個我可以從你剛剛的敘述中了解到。』

   「嗯。」

   『所以,他最後的足跡是什麼?』

   「一封信。」

 

 

 

 

 

 

 


   阿不拉在班網上,悄悄地留下了一封信,感覺似乎在寫給每一個能看見這封信的人

   ,因為能進班網的人只有同學而已。

 

 

   信標題是「寫封信給你(妳)」:

 


   「無餘寫下一句話,才放下的心緒,又開始佈置了起來。


  是的。面對人際,我也不介意留點瓜葛的。因為那樣總有點期盼,是供自己生活的

   養分去期待。也有很多時候,我只是靜靜地看著別人,用他的方式把我們的瓜葛化

   去,而不發一語。我知道這世界其實並不完滿,落日餘暉裡,若只能得到一身的孤

   單,那麼我總還會等,等夜河流過,因為明天還有光會在早晨盛開。

 

  我親愛的朋友,人生的盡頭在哪裡止息我並不知道。然而生命不能重來我卻很清楚

   。所以我哭泣,是為了讓自己把難過拋散﹔若是我離去,也一定因為暫時我還要消

   化回憶中的飽和而已。然後天明,我還會開門把笑臉迎向你們。難過的時候腳步是

   小慢板,如果快樂了,又變成了輕鬆的小快板。但關於友情,那樣都無礙的,對嗎

   ?

 

   時光總在不捨中顯出她流轉的疾快。當我楫槳划到你們的心湖那岸的時候,卻發現

   你們張開雙臂把歡笑撐開。你們一定不知道,這對一向羞於在阡陌人海中開懷攀談

   的我,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呦。這兒有一朵朵各色式的花開得滿滿滿滿,一個個年輕

   的笑顏,是開得那樣地燦爛,於是我整個兒的心,也被某種激動,盈注了一湖心池

   滿滿呀。

 

  我也相信,人生活的經驗裡,有許多是共同具有回憶性的。也因此我們隔著一條線

   ,或者一整片藍藍汪洋,而產生共鳴。

 

  共鳴聲是很容易敲落眼淚的呦。那是一種超連結,藉由想念,我們為自己和這塊土

   地裡的千萬盞燈光串連。然後我們的心溫柔了起來,不由得稍微浪漫的遐想。或許

   ,身旁走過的這戶人家裡,那盞掌著的鵝黃色燈光中,有我認識的你,還是妳,正

   盯著自己的字語、自己的心情吧。或許溫柔的給了回應,輕輕淺淺的一笑,嘴角漾

   起﹔或者把快樂敲在鍵盤上,要把得到的快樂,或者感動整個兒的說給我聽。

 


  親愛的你們呦。你們可知道,這對一個也是年輕人的我,是多大的鼓勵。

   而我只是感謝你(妳)。

 

  夜晚月光看起來若有點輕薄,像是訕笑過去犯過的錯誤,走誤了的歧途,那麼,現

   在都還來得及的呦。就像我想起了某些人、事、物。千言萬語,也不是一時三刻能

   寫得完的。可不由分說,那個只是直線逝去的日子該怎麼辦?我為自己的心靈界開

   了一條曲線:逝者已逝,來者可追。既然物是人已非,那麼至少還有空間,可以讓

   自己去想念,再藉由這種想念去感謝,終於我們發現,幸福其實就在腳下的方寸之

   圓。它並不需要很多金錢堆砌,也並不需要很多刻板式的條件。

 

  瞧,夏天的陽光昨天還側躺在剛睡醒的沙發上呢,今天秋天的陽光又躡著腳步,從

   窗外初道晨光灑了進來呀。親愛的朋友們,我只想說,若是我的心此刻也能溫柔,

   那也是因為你們雙臂裡展開的歡愉,而我發現、於是懂得了喜歡。

 

  我放眼望上藍天,朵朵儘是調勻的牛奶色白雲。光線中,錯聽見了雲移動的聲音。

   還以為是狗兒悄悄湊進,倏然回望,確知自己正躲在室內一窗白簾內,而狗兒還在

   角落。那搖落了的聲音,或許,只是自己心裡渴望的或者遇見吧。再往更深層思考

   裡想的時候,卻矇朦矓朧地,弄糊了室內室外的分別,正像莊周夢蝶一樣。

 

  那麼傷心呢?是不是也可以等時間過去,然後那個時候再來弄清?

 

  曾經和H在烏來觀瀑的畫面,這兩百多個日子以來,也已經被我掛在屋簷上,晾成了

   想念的模樣了。愛情,別來無恙。現在的我,只在那道怕曬的晨光躲進屋裡,描在

   地板上的光影中,這麼著問自己。

 

  那麼,那麼方才漱過回憶,眼裡映上的那一朵白雲呢?大概躲進小狗的耳朵裡去了

   吧。因為錯聽見聲音的同時,我已經將心緒放給沉睡中的牠,行了個親愛的注目禮

   了呀。剛剛給未署名的信上霑上郵票,忽然想寄信給你們,阡陌裡我素未謀面的你

   ,還有妳。終於笑了一笑,算了吧,屬於鏡花緣的,就歸給鏡花緣吧。地址上的相

   思無從寄,我想起了圈兒詞,只好笑笑地畫個圈兒替。

 

  木匠兄妹的《something in your eyes》還在我們的腦海裡被輕輕傳唱。新一代的

   你們,或許聽不見了吧。就像那些尋不回的日子一樣。可是,只要輕輕為自己的青

   春唱過一回,那也不枉來過一場,相識一場了吧。

 

  寫好了未乾的墨漬,流動的樣子,看起來似乎還想催促我繼續書寫下去。我不忍了

   。於是就此打住,便此停筆。

 


   我所認識的你們呀,從字裡行間中,我們在乎的,其實只有,那個朱紅色的筆跡,

   而我們用欣賞的樣子圈起來的,是吧。那麼就讓我,就讓我幻想你們之於人海裡,

   面對人群時候,是多麼地溫婉可愛吧。何必管什麼山高水遠,天寬地闊呀。其實關

   於幸福,我已經在知足之中,點點滴滴,聚成了一塘水漥,而那裡面有我,有你(

   妳),更有路過我們身旁,或者正在文字裡傷心的他。


  是嗎?是吧。」

 

 

 


   我跟邱吉的眼淚瞬間潰堤,咖啡館裡小野麗莎的輕音樂搭配著我們鹹鹹的淚水真是

   不合邏輯。


   當邱吉和我都看見對方淚眼汪汪的樣子並且互罵髒話嫌笑幼稚脆弱之時,我感覺到

   一股很深很深的寂寞感,來自阿不拉的一字一句。

 

 

 

 

 

 


   - 待續 -

 

 

 

 

 

 

 

                     * 阿不拉,我們非常非常地....想念你。*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41-70.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