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17)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Thu Sep  7 06:53:35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Spring!news.nctu!news.ntu!news.ee.ttu!netnews.csie.nctu
───────────────────────────────────────

 

 

   於是我想起邱吉曾經跟我說過的一件事,發生在近六年前。


   當時,邱吉剛接到兵單,刻意在數學系延畢了一年,總有一天還是要接受這樣的宿

   命。所以他是我們所有同學當中,最後一個退伍的。


   跟許多曾經要踏入軍旅的人一樣,前一天晚上歡送會裡那刻意壓抑的不捨情緒,總

   會漸漸地變成某種瘋狂。醉倒在KTV裡面或許是一種最常見的方法,但邱吉和周石

   和還有我,則是醉倒在沙灘上,一旁還有餘燼紛飛的烤肉火,海風把烤得失敗的焦

   味吹散在空氣中,海浪的聲音立體且清晰地像是星星在說話。很遺憾阿不拉當時並

   沒有同行,因為他已經在部隊裡服役了,只是我們都不知道他已經因為憂鬱症進了
   醫院。

 

   隔天早上只剩下我陪著邱吉一起報到。他一副什麼都無所謂了的表情走進高雄火車

   站,像當初的我一樣,把自己排進廣場旁邊零亂的隊伍。

 

   一輛十五節的車廂的復興號列車,載了數百名即將成為新兵的小男生,每一張臉孔

   的表情都不一樣。有的沉思,有的緊張。除了一些神經比較大條,而且是大條到根

   本就不知道接下來的日子將難以想像的人之外,其他的,大都只是靜靜地望著車窗

   外,任那快速倒退的風景快速地帶著我們前往一個名叫成功嶺的地方。

 

   幾天之後,很意外地,平時身體狀況很好,幾乎很少生病的邱吉竟然得了重感冒。

   每天頭痛欲裂,四肢癱軟,全身的筋肉與骨頭像是要被感冒病毒狠狠地剝開一般的

   疼痛,他在一舉一動都很困難的情況下,連吃飯都要同連弟兄替他盛到病床邊。


   「我從不曾病得那麼重過。」邱吉說,「在那樣的重病之下,又想起自己身在一個

   心不甘情不願來到的地方,像是生命與靈魂都被關進籠中的飛鳥,不能再飛翔於藍

   天之際,那種心力交瘁的情況下,很容易讓人想起不好的念頭。」邱吉的語氣像是

   歷劫歸來一般地訴說著。


   「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我快死了。」邱吉說著說著自己輕輕地一笑,「而

   且要死在那種地方,我一定會變成怨念很深的鬼魂的。」


   「所以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我要出去找周石和還有阿不拉,因為我心想....」說

   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吸了一口煙。

   「想什麼?」我等不住的追問。

   「我心想,如果我真要在那個時候死了,那麼我希望我的生命盡頭最後陪在我身邊

   的,是他們兩個。」邱吉說。

 

   我忍住了直衝上鼻頭的一陣酸,非常用力地把眼淚吸回眼眶裡。

 


   所以,我不禁猜想著,如果生病的人是周石和,他也會這麼想吧?

   相對的,如果生病的人是阿不拉,他也會這麼想吧?

 

   但如果阿不拉真的會這麼想的話,那麼他的離開與消失,就無法成立了啊!

   他的電話不是不通,是通了不接。我們換過每一個人的手機打給他,心裡猜測著他

   如果看到不同的電話號碼,應該就會接起來聽聽看。


   但是沒有。


   我們也試過換了每一個人的公司電話,家裡電話,某間咖啡館的電話,某間飯店的

   電話,也一樣期待著他如果看到不同的電話號碼,應該就會接起來聽聽看。


   但是沒有。

 

   我們也試過找尋他的弟弟或妹妹,從僅有的某些線索去嘗試。從妹妹畢業的學校,

   到弟弟念過的學校,我們都曾經試著去找出所謂的畢業紀念冊。


   但是沒有。

 

   很多的努力撲空之後的頭腦裡,我的思緒就開始紊亂了。「或許,阿不拉就是這麼

   難找吧。」我在心裡著麼說。

 

   十幾年前,老師帶著全班同學到阿不拉他家的樓下按門鈴,集合了四五十人的努力

   ,卻依然找不到阿不拉在哪裡。後來才知道他出門去吃陽春麵。


   十幾年後,我們幾個最好的朋友也一樣到他們樓下按門鈴,集合了所有朋友的努力

   ,卻依然找不到阿不拉在哪裡。


   那麼,他現在會在哪一個陽春麵攤呢?還是會在哪一個電動玩具店裡?

 

   找了很久之後,邱吉、周石和還有我,當然,還有很多在此沒有提及的同學們,都

   在一次又一次的聚會中看著曾經場場都會出現的阿不拉不斷地缺席之後,每個人的

   表情都好落寞。

 

   「就連大笑的時候,都有落寞的感覺啊。」周石和說。

 

   邱吉現在正在台南的科學園區工作,幾乎每一個週末假日,他都會搭火車回到高雄

   來找同學們聊聊天。

   但我曾經在載他到車站準備讓他回到台南的時候,看著他走進車站的背影中,看見

   一種很深很深的寂寞感。

 

   我曾經想問邱吉,阿不拉的離開,是不是你的感覺最寂寞?

   但我後來選擇了把問題吞回肚子裡。因為,我早就已經知道答案了。

 

   後來,我們也忘了在多久後的後來,一個灰灰的天卻沒下雨下午,我和邱吉兩個人

   點著煙,坐在屬於我的咖啡館裡,我們發現了阿不拉最後的足跡,輕輕地又重重地

   踏進我和邱吉的心裡。

 

 

 

 

 

 


   - 待續 -

 

 

 

 

 

 


                   * 一直以來,他總是偷偷把感動藏在自己心裡。*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41-70.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