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13)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Sun Sep  3 05:31:14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gate!news.nctu!news.ntu!news.ee.ttu!netnews.csie.nc
───────────────────────────────────────

 

 

   如果在國二上學期領悟出蹺課的奧義,那他在什麼時候開始蹺課的?

   說真的,答案已經不可考,不過,我認為那答案絕對會是不可思議的。

 

   阿不拉的本名叫陳凱聲。他的外號為什麼叫阿不拉?我想這就不需要太去追根究底

   ,畢竟這不是重點。而且阿不拉三個字唸起來還比較親切一點。


   從阿不拉三個字的字面上感覺起來,會有這種外號的他應該是個瘦瘦小小,頭髮零

   亂,眼睛永遠只張開一半,臉上的表情就是沒有表情,或是可以用呆滯來形容。而

   且感覺上笑起來可能會阿呆阿呆的。

   但其實他不是。而且說真的,除了身高之外(168),其他的部份,以一般標準來評判

   的話,他都可以用「長得很好看」來形容。所以他為什麼會叫阿不拉,對我來說也

   是個迷。但因為認識他的當初大家就都這麼叫他了,所以我也就跟著叫,原因也就

   沒有去探究。

 

   我曾經給阿不拉這個人下一個結論,我認為在他的心裡有一本書或是一部機器,是

   用來量化在他身邊發生的每一件事情。當某件事情所測量出來的分數低於他自己的

   標準時,他就會立刻做出選擇,而且幾乎不論後果。

 

   就拿他為什麼可以在年紀輕輕的國二就領悟了蹺課的奧義這件事情來說吧。

   「上學」跟「留在家裡」兩件事放到他心裡的那部機器裡去量化,他選擇了「上學

   」,原因是因為學校有同學可以玩。


   但這個結果並沒有把〈留在家可以睡覺〉或〈留在家可以打電動〉等等的參數放到

   「留在家裡」這個選項去,所以發生嚴重的不平衡,導致選出了「上學」這個結果

   。


   所以,他又把「上學」跟「留在家裡睡覺」兩件事拿到心裡去量化,結果是「留在

   家裡睡覺」勝出。「上學」這個選項立刻就被刪除。


   又,他把〈留在家可以睡覺〉跟〈留在家可以打電動〉這兩個參數放到心裡去量化

   ,結果意外地發現了〈留在家可以打電動〉這個選項的分數高過於其他兩件事,所

   以,〈留在家可以打電動〉大於〈留在家可以睡覺〉大於「上學」。


   於是得解。


   但又有一天,他把「跟同學一起出去吃麥當勞」跟〈留在家可以打電動〉拿來一分

   高下,又是〈留在家可以打電動〉勝出。他很天才地把麥當勞改成肯德基,但是答

   案還是一樣。所以他證明了不是麥當勞或肯德基的問題。


   之後,他又拿出很多事情,例如「跟同學去墾丁玩」、「自己去吃台塑牛排」、「

   拗周石和請吃台塑牛排」、「跟邱吉去漫畫王」、「跟吳子去打籃球」‧‧‧‧‧

   等,去和心裡已經蟬聯許久的「留在家可以打電動」相比,還是打電動贏了。

 

   於是,他開始每天打電動,打到吃也不正常,睡也睡很少,甚至開始打到不去學校

   ,連續曠課幾天,幾個禮拜,甚至月考也懶得參加的情況都出現過。

 

   這時,已經有同學封他為偶像了。

 

   那他到底打什麼電動呢?有這麼好玩的電動讓他冒著被退學的危險就是要繼續玩下

   去?坦白說,不是什麼電動好玩,而是只要是電動,他就一定吃得開。他碰過的電

   動不下百種,而且幾乎每一種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他還設定自己一段時間一定要全

   破關。


   當時在電動玩具店或什麼書店賣的電動玩具攻略對他來說都是垃圾,因為在他們寫

   出來之前,他大都已經用另一種方法破關了。


   就因為玩得這麼無法自拔,老師曾經非常生氣,火冒三丈拍打桌子問過他說:「陳

   凱聲!為什麼你不來上課?你告訴我為什麼!」


   他只是不急不徐地回了一句:「因為《勇者鬥惡龍》比較有趣啊。」(勇者鬥惡龍是

   一種RPG電玩,當初是用任天堂的主機接上電視玩的,曾經叱吒多時的電玩。)

 

   這時,已經有同學把他稱做神了。

 

   阿不拉蹺課蹺到什麼地步?剛剛說的那些什麼幾天幾禮拜沒上學,月考懶得去的情

   況只是普通等級。他曾經逼得老師做過這樣的一件事....


   那一天,我記得是一個很熱的天氣,上午第三節課,老師走進教室,第一個目光就

   是掃向阿不拉的位置。當然啦,阿不拉是不在位置上的。


   老師收回了目光,深呼吸了好幾口氣,在台上站了大約十分鐘,然後環顧我們所有

   學生一眼,輕輕嘆了一口氣,問說....


   「你們誰來教教我,老師該怎麼對他?」

 

   當然,我們全班一句話都不敢吭,連邱吉跟周石和還有我跟他最要好的也都沒說話。

   我們知道阿不拉的個性,他說不來,沒人能讓他來。

 

   「吳子雲!」老師突然叫我。

   「啊....有...有!」我站了起來。

   「你知不知道陳凱聲家?」

   「呃....報告老師....我不知道....」我撒了謊,其實陳凱聲家從學校頂樓看出就

   能看到了。


   「周石和!」

   「有.....」周石和站起來應了一聲。

   「你呢?你知不知道陳凱聲家?」

   「老師,我不知道....」


   「邱志....」老師話還沒說完,邱吉就接口了,「老師,我如果說我不知道,你一

   定不相信的!就像你現在不相信吳子雲跟周石和不知道陳凱聲家在哪裡一樣。」


   我跟周石和有點傻眼,但我們自己也知道,老師根本不相信我們的話。

 

   「所以,老師,你要去找他是嗎?我帶你去。」邱吉站起身來。

   「好,來,全班同學都跟老師一起去,我們一起去把他找回來。」

 

   於是,我們全班被老師帶著去「校外參觀」,出發地是學校,地點是離學校兩百公

   尺的一棟建築物的三樓。

 

   「幹!邱吉,你在幹嘛?」在往阿不拉的家路上,我跟周石和拉住邱吉問他。

   「你們放心啦!阿不拉不會開門啦!他很會裝死,你們不知道嗎?他一定會讓所有

   人覺得家裡沒有人在。」

 

   聽邱吉這麼一說,我們才會意過來,為什麼邱吉要這麼做。


   「你們想一想,老師今天的態勢就是一定要把阿不拉挖出來,如果我們幾個沒合作

   一點,改天全班一起遭殃。阿不拉打死不來,就永遠都死不到他,我們只是陪老師

   演一場戲,等他放棄了,也沒理由怪我們不合作。」邱吉說。

 

   我說過,他一直以來都是頭腦最清楚的一個。你看他年紀輕輕想得多清楚!

 

   到了阿不拉他們家樓下,老師動員我們全班四十幾個學生一起在樓下喊;「陳凱聲

   !陳凱聲!」老師則是一直猛按他家的電鈴。


   結果跟邱吉想的一樣,根本沒人應門。我想也應該不可能有人應門。我們的校外參

   觀也就結束了。

 

 

   幾天之後,老師真的放棄了一樣地在上課的時候向全班同學說:「因為陳凱聲同學

   嚴重地影響且違反了教育權以及被教育權,還有本校的校規,所以,從下學期開始

   ,我們班會少一個同學了。」


   然後,老師就請兩位同學把陳凱聲的桌椅都搬到教室最後面的垃圾桶旁邊。

 

   沒想到,才剛搬完,阿不拉從教室後面走了進來,全班同學把頭往後轉,包括老師

   也在講台上回頭看著他,大約有十秒鐘的時間,全班是沒有人動,也沒有人說話的

   。


   阿不拉看了看邱吉跟周石和還有我,然後發現自己的位置已經被搬走。他把書包披

   在背上,像拿外套或夾克一樣地走到自己空盪盪的位置旁邊,然後看一看老師,問

   了一句:

 

   「阿我的位置咧?誰亂動我的位置?」他說。

 


   這時候,不只是班上的同學已經確定他是神了,我跟邱吉和周石豹還在想,如果他

   真的被學校退學,我們打算幫他在操場某個角落立碑紀念。

 

 

 

 

 

   『不好意思,我打個岔。我能否直接的問個問題?』王小姐的表情稍有難色地說。

   「什麼問題?」

   『請問阿不拉是....流氓嗎?你們班是當時的放牛班嗎?』

   「不,阿不拉不是流氓。他只是個不喜歡上學的學生。而我們班不是放牛班,相反

   地,我們班是升學班,成績只在兩個資優班後面而已。」


   『那,他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剛說過了,他只是不喜歡上學。他不認為上學有趣。」

   『所以,他後來有升學嗎?』

   「這就是他讓我們覺得很敬佩的地方。因為他一直以來都沒念書,國一國二蹺課蹺

   到變神,所以成績當然是全班最差的。但他知道,如果他沒繼續考上去,他就沒有

   繼續玩的時間,所以他國三開始念書,後來還是有考上專科的。」我說。


   『所以,在國三之前,他真的都沒去上學嗎?』可見王小姐對他有沒有到學校上學

   這件事非常好奇。

   「其實是有的。但他到學校去也不是為了上學。」

   『那是為了什麼?』

 

 

 

 

 

 

 


   「女人。」 阿不拉說。在一個天氣很好的早晨,我跟邱吉在校門口碰到他,非常

   驚訝他的出現。


   「女人?」我跟邱吉異口同聲的再確定一次。

   「對,女人。」

   「所以咧?你是來幹嘛的?」

   「我來拿情書給女人的。」他說。

   「誰....誰啊?」我跟邱吉又異口同聲地問了一次。

 

   只見,他看了我們兩個一眼,然後不是很有誠意的說了一句:

   「就是女人啦。」

 

 

 

 

 

 

 

   - 待續 -

 

 

 

 

 

 

 

       * 所以,「在家裡打電動」跟「追女朋友」兩件事,是他心裡的冠軍。*

 


  PS:那一次的校外參觀,全班同學和老師在阿不拉家樓下喊了二十分鐘,門鈴再按

      下去可能會燒掉。很多阿不拉的鄰居都跑出來看,當老師問他們阿不拉是不是

      住在這裡的時候,他們你一句我一句地向老師說:「陳凱聲喔?是啊是啊!他

      住在三樓啊,你是他的老師喔?阿找他是什麼事?他平常很乖耶。都會替他媽

      媽做事喔。」


      老師聽完,眼神中露出非常匪夷所思的感覺,他心裡的OS可能是:「這怎麼可

      能?一個連課都不會去上的孩子,會有多乖多聽話呢?」


      在那之後,我們有私下問阿不拉,他知不知道我們全班都到他家樓下去找他。

      只見他吃驚看著我們,然後說:「有喔?老師帶全班來找我喔?幹,好可惜!」


      「可惜啥?」我們非常不解地問?

      「可惜我去吃陽春麵了,不然我真想看看那種情況。那感覺一定很爽!」他說。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125-229-197-204.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