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12)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Sun Sep  3 05:30:36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gate!news.nctu!newsfeed.nthu!news.cs.nthu!WHSHS
───────────────────────────────────────

 

 

   我記得,好像在我們已經都高二了的時候,我才第一次到周石和家去。但其實我沒

   有進去過他家,只在他們家的後面有個游泳池的庭院裡待過幾分鐘。

 

   對,後面有個游泳池的庭院。

 

   第一次到周石和他們家外面的時候,我還在狀況外。「阿咧?哪一個才是他們家的

   門?」眼前一共有三個大小不一的門,有木門有鐵門也有像公寓大樓的藝術門,我

   還裝著怪聲音的問著邱吉。直到邱吉跟我說,眼前這「兩棟」建築物都是他們家的

   時候,我的嘴巴像是說了「啊」字之後忘了合起來,大概有三十秒鐘那麼久。


   對,就是你們想的那樣,周石和的家境很好。他們家不只是由兩棟五樓高的建築物

   併起來,重點是這兩棟的寬度並不像普通公寓一樣大約五米,他們家的面寬大概是

   二十米。而且建築物後面是大概七十實坪的庭院。有個不規則狀的游泳池和非常富

   麗的假山假水假瀑布,以及一大片人工種植的韓國草。

 

   他家真正的大門是那個木門,木門上有一排用看起來非常昂貴的木頭刻的字,寫著

   「周氏開發大樓」。

 

   所以他是個小開?不。

   所以他是個少爺?也不。

 

   他一點都不像小開跟少爺,反而比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更像是普通人家。


   「因為他沒有那種氣質。」邱吉說。

   「因為他長得不像小開。」阿不拉說。

   「幹!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周石和說。

 

   坦白說,任何人第一眼看見周石和,一定都無法看出他是個有錢人家的大少爺。他

   穿衣服並不講究,吃也非常簡單,他不會擺出公子哥兒的態勢,也不會有那種狗眼

   看人低的心態,最重要的,他不會去製造一個氛圍說:「我家有錢,你們都該羨慕

   我。」

 

   所以,我們跟他很合得來。他對朋友的態度是誠懇的。

 

   「好像除了誠懇之外,他已經沒有其他優點了。」阿不拉說。

   「誠懇?你確定你要用誠懇兩個字來形容周石豹?」邱吉說。

   「幹!你們兩個找死是嗎?很久沒吃拳頭了?」周石.....呃....周石豹說。

 

   一如我在上一集的最後一段寫到,邱吉稱呼周石和叫周石豹(其實我們也這麼叫他)

   ,是因為某些原因,所以他有了這個外號。至於原因是什麼,在一本書叫做《B棟

   十一樓 ─ 這城市》裡有談到,所以在這裡不多做贅述。

 

   周石和是個很喜歡分析事情的人,而且除了分析事情之外,他還很喜歡問問題,只

   是他問的問題大都難以有個準確的答案。


   為什麼?因為他喜歡問沒發生過的或是根本不會發生的。

   而他的問題,一開始你可能會很認真的思考,然後很認真的回答他,但久了之後你

   會很想從他腦袋瓜打下去,然後說句閉嘴。

 

   他問過的問題太多了,我隨便舉幾個例子:

   「問你喔!如果你有一天突然中了發票兩佰萬,你會怎麼花?」

   「問你喔!如果你的女朋友有一天突然跟你說她懷孕了,那你怎麼辦?」

   「問你喔!如果你爸爸選上高雄市長,你會怎麼辦?」


   這些是我們在國中的時候他問的問題,看起來像是當時的年紀應該會有的幻想或是

   好奇。


   但長大後的問題卻更奇怪:

   「喂!如果林志玲住你家隔壁,跟你是青梅竹馬,你會不會追她?」

   「喂!如果美國替中國統一了台灣,你會不會想當美國人?」

   「喂!如果有一天你走在路上,結果有個搶匪從你旁邊跑過去,掉了一大包鑽石在

   你腳邊,你會怎麼辦?」

 

   你可以想想,這些問題你會怎麼回答?又這樣沒營養又不可能會發生的問題時常在

   你耳邊出現,你會不會想敲他腦袋?

 


   所以,一開始我真的會很認真的回答他的問題,但幾次之後,邱吉跟我說他的問題

   都不要去回答比較不會神經衰弱。我問他為什麼?邱吉回答說,因為他在問題後還

   會有問題,而且你永遠回答不完,然後就是你想回敬他一拳的時候了。


   邱吉說的沒錯。


   我記得有一次,周石和問了我一個很白癡的問題,我也是那一次才終於了解邱吉為

   什麼語重心長的勸我別理他。


   「問你喔!吳子,如果你有一天早上醒來發現自己變成女的,你會怎麼辦?」

 

   終於,我有那麼點了解周石和是個什麼樣的傢伙了。他的腦子裡總有很多類似的問

   題,而且他總是先問過自己後才拿出來問別人,因為他想聽聽別人的答案是不是跟

   他的一樣。

 


   在我們國中的時候,其實我跟周石和、邱吉還有阿不拉是不熟的,因為我是轉學生

   。在他們已經同班兩年也相處許久,都知道對方的個性之後,我才加入他們的生命

   。相對的,他們也才正式地走入我的生命。

 

   當時,我對他們的感覺只有一句話:「真是麻煩人物。」

 

   但憑良心說,國中那一班本來就是個麻煩班級,因為麻煩人物太多。但他們是幾個

   麻煩人物裡的佼佼者,所以他們的表現特別突出,我也就特別注意到他們。


   當然啦。所謂的麻煩並不是常幹些壞事或闖出無法收拾的大禍,他們惹的麻煩,其

   實都只是些小事,只是常會讓老師們搖搖頭而已。


   例如,帶米跟電鍋到學校去煮粥,然後一群同學集資買了一大袋的愛之味罐頭,說

   要吃一整個禮拜,結果一餐就吃完了。或是買了幾根老薑,也買了一大包鴨肉,到

   學校裡煮薑母鴨,後來發現沒帶麻油跟米酒,阿不拉還翻牆出學校跑回家拿,結果

   一兩個同學因為不敢吃米酒,幾個人在教室最後面為了米酒發生爭執,下場就是全

   部罰站跟寫悔過書,悔過書的主旨是「我再也不在學校做料理」。

 

   後來,薑母鴨確實是做了,但是沒幾個人吃。原因並不特別,只是因為太難吃了。

   那鍋薑母鴨後來被隨便倒在教室後面的垃圾桶裡,那一整天的時間,整間教室都是

   薑母鴨的味道。

 

   上面的例子只是他們闖的那一大堆禍裡面的一點點點而已,其實,他們的點子真的

   很多。

 

   有一次,邱吉跟周石和約好了下午四點放學後不參加課後輔導。他們說「不參加」

   聽起來似乎沒什麼有疑問的地方,但在那個時候,不參加課後輔導就等於是蹺課,

   班導師是會打電話回去告訴家長的。

 

   那他們不參加課後輔導是要去哪裡嗎?其實也沒有,他們只是想騎腳踏車到西子灣

   去玩而已。


   「人生有幾次能見那美麗的夕陽?遠的就像在海的最那端,但感覺卻像是伸手就能

   觸碰呢!」他們把這話說得既浪漫又文謅謅,充其量也只是在為蹺課找藉口而已。

 

   於是,他們兩個跑到腳踏車停車棚裡牽了自己的車子,然後想從學校西側最低的那

   道牆用接力的方式把腳踏車運出去,然後再翻牆爬出去。但好死不死,他們牽了腳

   踏車之後,遠遠地就看見學校的老師,於是他們扛起腳踏車躲到地下室。然後再從

   地下室的另一個出口出來,但又看見訓導主任開始從一樓巡視整個學校,所以他們

   轉了個彎上了另一棟的二樓。(這時腳踏車依然在他們的肩膀上)二樓是我們的教室

   ,想當然爾老師一定會知道他們已經蹺課了,所以他們很快地上了三樓。(這時腳

   踏車依然在他們的肩膀上)。他們上了三樓之後,校工正在把三樓那些沒有人使用的

   教室關上,所以他們又上了四樓。(這時腳踏車依然在他們的肩膀上)四樓很幸運的

   ,沒有再碰上任何一個教職人員,所以他們很開心地想從另一頭的樓梯下來。

 

   「幹!樓梯鐵門關起來了!」他們的心裡大叫著。

   對,腳踏車還在他們的肩膀上。

 

   所以,他們又循著原路走回到地下室,躲了約十分鐘,確定不會在有老師走在學校

   裡的時候,他們才順利的翻過那道牆。


   但在這同時,他們也沒力了。美麗的西子灣夕陽並不在眼前,這些辛苦換來的只是

   快要軟掉的雙腳和瘀著血的肩膀,還有一身汗濕的制服。

 

 

 

 

 

 

 

   『天啊!』王小姐一聲驚呼!『這就是你的國中同學和國中生活?他們會不會太調

   皮好動了點啊?』

   「我是覺得那不叫調皮好動,那應該叫做亂來。」我哈哈的大笑了幾聲,然後繼續

   說道,「不過,那並不是我的國中生活,我剛也說過,我是轉學生,而這些事情都

   是我聽過或在旁邊看過,我並沒有參與其中。」


   『所以你是在撇清關係,表示你並不是個麻煩人物囉?』

   「不是啦,難道妳聽不出來我其實非常扼腕的沒有參與到這些事情嗎?」

 

   王小姐笑了一笑。

 

   『這段蹺課的確實蠻經典的,我一直到上了大學才敢蹺課,』王小姐放下了手上的

   紙筆,順了順頭髮繼續說,『所以我從來都不知道居然曾經有人蹺課蹺得這麼千辛

   萬苦的。』

   「確實。而且我敢打賭,他們這輩子應該不會再想要扛腳踏車,不管是不是要蹺課

   。」我又哈哈的大笑了幾聲。


   「但是,其實最會蹺課的人並不是邱吉跟周石和。」我說。

   『那是誰呢?』

 

 

 

 

 

 

 

 


   「這世界上再也不會有人像阿不拉一樣了,至少我的生命中不會再出現。」當邱吉

   在告訴我阿不拉國二上學期時的蹺課事跡時,他的眼神當中透著把阿不拉當偶像的

   光芒。


   「國二上學期就開始蹺課?」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問著。

   「不,依他的說法是,國二上學期,他終於領悟出蹺課的奧義。」

   「奧義?」我心裡的OS是,天啊!蹺課有奧義?

 


   對,蹺課有奧義。我是說真的。

   如果你真的知道阿不拉怎麼蹺課,又蹺到怎樣的境界的話。

 

 

 

 

 

 

 

   - 待續 -

 

 

 

 

 

 


        * 阿不拉跟他們兩個不一樣,因為阿不拉絕對不會笨到扛腳踏車蹺課。*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125-229-197-204.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