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11)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Thu Aug 31 02:04:30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gate!news.nctu!news.ccu!Yuntech-News!netnews.csie.n
───────────────────────────────────────

 

 

   ※ 走失的靈魂


                       想像著有一天,走在熙來攘往的街上,

                       一個很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叫住你,

                       他說:「你好啊!」

                       你回頭一看,那是一個許久不見的朋友。

                       但曾經他離開你的生命是那麼地安靜,

                       靜得無聲無息,沒有告知也沒有原因,


                       我想問你,
                       你會用什麼表情迎接他的熱情?


                       我的答案,應該會是,還以一張堆滿笑容的臉,

                       「耶!是你啊。好久不見了。」


                       周石和的表情,應該是沒有任何情緒起伏的,

                       「嗯,阿你怎麼在這裡?」


                       邱吉會給對方一句很紮實的髒話!

                       「我咧幹!你是死了是不是?」

 

                       至於阿不拉,說真的,我不知道他會怎麼回應。

                       因為,他非常非常安靜地,

                       離開了我、周石和、還有邱吉三個人的生命。


                       嗯,對,沒有告知,沒有原因。

 

 

 

 

 

 


   『看來,你的繼父在你的生命中演出了一場代表作。』王小姐說。她的微笑告訴我

   ,我剛剛所說的,她完完全全清楚的了解。就算她不曾,也沒有機會領悟過。


   「嗯,我的媽媽也是。」我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如果生命有金像獎,那我想我

   的繼父跟媽媽一定是影帝跟影后。」


   『喔?』王小姐笑出聲來,『那,評審是誰呢?』

   「我。當之無愧。就像我的爸媽拿影帝跟影后也當之無愧一樣。」


   『你這個說法相當的有意思!我非常的感興趣。把生命的金像獎頒給爸爸媽媽,這

     確實有一種當之無愧的感覺!只是評審這個角色,似乎除了自己之外,就不能再

     多了,對吧?』

   「是啊。百分之百保障名額。」

 

   說到這,我跟王小姐,還有魏先生都大笑了起來。

 

   『那麼,最佳男女主角的獎項頒給了爸媽的話,還有其他的獎項嗎?我的意思是,

   有沒有人可以拿到你的最佳男配角或女配角獎呢?』王小姐問。


   「嗯....」我點點頭,「妳的問題一說完,我的腦海中立刻出現幾個入圍者。」

   『喔?原來有人在競爭這兩個獎項。』

   「我想,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會有一些人可以競爭這兩個獎項的。入圍者永遠都不會

   只有一個。」

 

   『那麼,你的入圍者是?』

   「我的三個國中同學。」我說。

 

 

 

 

 

 

 

 

   我的入圍者名單,已經寫在這個章節的引言裡面了。

   就是周石和,邱吉,還有阿不拉。


   曾經,我覺得跟他們認識是一個被命運惡搞的結果,像是上帝在造人的時候出了蠻

   大的錯誤,但因為「貨物既出概不退換」的原則,所以這幾個人偶還是被上帝付予

   了靈魂,但實在不知道該把他們分配到誰的身邊,又有誰能不把他們的存在當作惡

   夢?

 

   所以上帝把我放進去了。所以我自許為他們身邊的天使,給予他們完善的保佑。

   只是,對於天使這個身份,他們會有蠻大的意見。

 

   「天使?天你媽啦!」邱吉會這麼說。

   「來,吳子,請讀我的唇.......假賽(台語:吃屎)!來,跟我唸一遍。」周石和會

   這麼說。

   「吳子,別理他們!相信我,我知道上帝派你來,是來解救他們兩隻迷途的小羔羊

   的,所以,我相信你是天使。」約莫過了幾分鐘後,「吳子,走,我們去打麻將,

   我想看看天使會輸多少錢。」阿不拉會這麼說。

 

   他們喜歡把我名字的最後一個字給忽略掉,直接叫我吳子。至於為什麼,我沒問過

   原因,不過,我猜測是因為「雲」這個字給他們一種噁心的感覺。


   「銬!男生的名字取一個雲字?有夠噁爛的。」我想,他們是這麼想的。

 


   其實邱吉不是個粗人,他也不是個時常把髒話掛在嘴邊的人。他有時會有非常文靜

   的一面。你或許會有機會看到他拿著一本書,那本書可能是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福

   音書》,也可能是米蘭‧昆德拉的《雅克和他的主人》,也可能是黃易的《尋秦記

   》,或是一本簡單輕鬆漫畫,然後坐在咖啡館裡的吸煙區,輕輕地點上一根煙,在

   吞雲吐霧之際,一頁一頁地翻看著。那畫面有如一位學者在研究著某種艱深的道理

   ,總是午后的陽光片片鋪在他的髮梢和看似蒼老的背上,伴隨著一些清閑優雅的音

   樂。曾經,我被那一幕給震攝過。

 


   「幹!」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福音書》被他丟在一旁,「媽的咧!這本書讓我看到

   想自殺!」

 


   嗯,相信我。他真的不是個常把髒話掛在嘴邊的人。

   因為髒話對他來說並不髒,杜斯妥也夫斯基的書起不了淨化的作用。

 

   他是數學系畢業的,所以其實他的頭腦一直都是很清楚的。如果跟他相處久了,開

   始了解他之後,你會發現,他這個人不只是像個念數學出身的,還像是個念哲學的

   。

 

   他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人生沒有什麼意義。」不管是在點煙前或點煙後,亦或

   是出遊時走在綠林花草間的美景中,亦或是開著車子依循著走在花東公路的海天一

   線間,亦或是在寒冬中浸泡在白煙裊裊的溫泉裡。


   然後他就會接一句:「所以,等等晚餐要吃什麼?」

 

   你想想,「人生沒有什麼意義」跟「等等晚餐要吃什麼?」有什麼關係?這個答案

   或許你花一輩子的時候去想也想不出來,但他早就參透了。

 

   「那你告訴我啊!人生的意義跟晚餐吃什麼有什麼關係!」你或許會不服氣的想問

   問他,試圖聽聽他會說出什麼說服力驚人的答案。


   但,他一定會氣定神閑地看一看你,然後微微笑說:「吃過晚餐之後,晚餐就會告

   訴你。」但在你一頭霧水,吃過晚餐之後仍然得不到答案時,他會好心地想要解除

   你的疑惑,這時他會問你:「飽了嗎?」

 

   「嗯,很飽。」你說。

   「那還有問題嗎?」他說。

   這時你依然皺著眉頭表示不解。


   「你真的吃飽了?」

   「對啊!」

   「這就是人生的意義啊!」他說。

 

 


   對他來說,吃跟睡就是人生的意義。其他人在追求的什麼大道理或是某種遙不可及

   的夢想,或是講得很簡單的某種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情誼等等,這些大家都覺得有意

   義的事情對他來說都是沒意義的。

 

   「因為,沒吃沒睡就沒這些。」他說。

 

   所以他對吃很講究。所謂講究不是山珍海味,也不是魚翅熊掌,更不是宮廷料理滿

   漢全席。「好吃」才是重點。

 

   「幹!這不是廢話嗎?」你或許會這麼想,「好吃當然是重點啊!」

   這時,他就會問你一句「阿不然你還要要求什麼?」

 

   所以,一客三仟元左右的松阪牛肉捲鮮鵝肝的鐵板燒,或是一份一仟五佰元起跳的

   龍蝦蒸,還是自助餐館裡一個六十元的肉燥飯便當,路邊的一顆五塊錢的蒸肉丸,

   只要好吃,他全都ok。

 

   那睡覺呢?

   我來舉個例子,你就可以發現,他重視睡覺遠大過於重視吃。

 

   記得在1998年,那時我們都還是大學生。

   一天,那是個寒冬裡的深夜。阿不拉開著車,載著我跟周石和一起到台中找邱吉。

   那時,他一個人在台中的靜宜大學念書,一個人租房子在外面住。

 

   我們打電話給他;「喂!邱吉,我們要上去台中找你,然後一起去奧萬大吧。」

   「喔!好啊!那可不可以先幫我帶個泡麵或是隨便買個宵夜來?」他說。

   「怎樣?你是沒有吃飯喔?」

   「對,我今天都還沒吃東西,快昏倒了。」

   「為什麼不吃?都已經快11點了耶。」

   「因為我沒錢了啊。」他說。

 


   大概一個多小時後,我們到了沙鹿他住的地方。買了幾個大亨堡給他填肚子。

   「幹!我不知道大亨堡這麼好吃耶!」他捧著大亨堡拼命咬。


   「阿你幹嘛不吃飯?沒錢是不會說喔?我們匯個一兩仟給你還可以。」我說。

   「我沒有不說啊。我以為家教中心今天會給我錢,但是會計小姐請假,要我下禮拜

   再去拿。」


   「那你怎麼會連吃飯的幾十塊都沒有?」我們三個好奇的問。

   「我本來還有一仟多塊耶。」

   「那為什麼不吃飯?」

 

   他用力地吞下大亨堡,喝了一口水之後,抹抹嘴巴說:

 

   「我今天晚餐時間到的時候,跑到東海後面的街市去,一間賣排骨飯的店旁邊是一

   家棉被行,我站在兩家店中間,考慮了三十秒左右,我選擇了棉被。因為我沒有棉

   被啊!」他說。

 

   我們在往奧萬大的路上,邱吉帶上了他的新棉被,「我終於擺脫了蓋一條薄薄的涼

   被過冬的日子了!」他打開車上的天窗歡呼著。


   因為我們都了解他,所以我們知道他會這樣選擇。當然,我們問過他為什麼不從家

   裡帶一條棉被上台中?他說嫌麻煩,而且他一但帶上來,可能會蓋四年都不洗。

 

   「喔────!」這拖長音的喔,表示我們又了解了。這確實是他會做的事。

 

 

   深夜三點半,車子開在山間漆黑的路上,除了車燈所能照到的,其他的地方都伸手

   不見五指。阿不拉在開車,其他的三個人似乎都睡著了。

 

   「幹!周石豹!你在幹什麼?想偷蓋我的棉被喔?幹!找死!」這時,聽到一陣拳

   頭打在胸膛的聲音。「這是我全部的財產耶!」邱吉大聲叫著。

 

 

   嗯,這就是邱吉。我已經盡量介紹的詳盡。

   啊!對了,他的本名叫做邱志..........嗯......啊!算了!邱吉就邱吉啦,反正

   人生沒什麼意義。

 

 

 

 

 

 

 


   - 待續 -

 

 

 

 

 

 


                 * 幹!邱吉真的是個不太會罵髒話的人!我沒騙你。*

 

 

 

 


   PS:邱吉有一個哥哥跟一個弟弟,還有一個一切順其自然的媽媽,跟一個感覺上好

       像永遠都會想太多的爸爸。


       邱媽媽真的非常地順其自然,她的三個兒子會發生什麼事她一點都不擔心。

       邱媽媽甚至跟邱吉說過:「嗯,還活著就好。」


       邱爸爸則是一個想得很多,但他想的都不太得時宜,也不太重要的。

       舉個例子。


       邱家取名字是照著祖譜來的,到了邱吉這一輩,輪到了「世」字。也就是中間

       一定要用世字,且第三個字要算好筆劃。


       於是,邱吉的哥哥叫做邱世仁,邱吉則應該叫做邱世民,他的弟弟則叫做邱世

       賢。


       好笑的來了,因為邱爸爸擔心邱吉長大後會跟唐太宗一樣殺兄弟(請參照玄武

       門之變),所以他的名字成為邱家唯一不依祖譜排列取名的人。

 

       至於他叫什麼名字。唉....不重要啦,還是叫邱吉好了。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24-230.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