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10)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Thu Aug 31 02:04:10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gate!news.nctu!news.ccu!Yuntech-News!netnews.csie.n
───────────────────────────────────────

 

 

   在說他對媽媽的體諒與愛護之前,必須再從頭談談我的媽媽。嗯,對,就是那個同

   學朋友們口中的神媽。


   我媽媽,之所以被同學跟朋友稱為神媽,當然不只是因為她有些事蹟確實讓人敬佩

   ,最大的原因,是她的個性。


   前面提過,媽媽在十多歲的時候,雖然脾氣好,但因為環境與年代的關係,她必須

   被迫成為一個獨立又懂事的女孩子,但再從她會自己去念完中學這件事情上面來看

   ,她有著一種「時勢不一定只能讓我低頭」的勇氣與毅力。我想這一點,遺傳到了

   外公跟外婆。這股勇氣與毅力,我後來都稱它為「鬥性」。


   就因為媽媽有「鬥性」,所以她不覺得有什麼事情是困難的。她身邊很多人都會認

   為她是個不認輸、固執、脾氣硬又有強烈男人性格的女人。但我只能說,會認為媽

   媽不認輸、固執、脾氣硬又像男人的人,都不了解我媽媽!

 

   這世上不認輸的人太多了,固執的人也太多了,路上招牌掉下來壓死十個人就有八

   個不認輸又固執!但他們真的不認輸又固執嗎?「不認輸」跟「固執」只是兩個粗

   淺的大眾型形容詞而已。多半的人會覺得誰誰誰不認輸又固執,或是覺得自己不認

   輸又固執,都只是建立在「能掌握的事情上面」,當事情超出掌握時,有多少人還

   能「不認輸又固執」呢?

 

   所以,「不認輸又固執」不能用在我媽媽身上,相反地,她是個會認輸的人,而且

   她的固執不在她能「掌握」的事情上。所以我才說,她不是「不認輸又固執」,她

   是「鬥性」太強。

 

   那麼,媽媽的鬥性,是鬥些什麼呢?

   她想鬥跟能鬥的東西,如果太小或太簡單,她還不會去鬥。我這麼說不是突顯我媽

   媽的神勇或是誇讚。我這麼說,其實是在消遣她。

 


   因為,我認為她的鬥性,常顯示出她的魯莽與不可理喻。甚至,有時會有愚蠢的動

   作或決定發生。

 

   從我前面提到的,她會與時代和環境鬥,再怎麼辛苦都要念完中學,就可以開始看

   出,她的鬥性已經在十多歲的時候就表露出來了。她生了我之後,沒錢搭車到基隆

   ,她也覺得那不是問題,反正她有腳,走路一定可以到,時間問題而已。所以背著

   我走到基隆。她知道我一直反對有個繼父,所以她壓力很大,但她也覺得那不是問

   題,她覺得給我一個新爸爸而我不要,那就努力賺錢讓我過好日子,反正過好日子

   比新爸爸來得重要。

 

   看出我媽媽的問題在哪裡了嗎?

   對,她的鬥性使她開始覺得自己的方法很OK,總是可以解決掉問題。但其實呢?她

   只是把真正的問題丟在一邊,用她自己的方法來完成她設定的目標。


   「錢難賺?再賺就有啦!我念中學比賺錢重要!」

   「基隆到不了?錢不夠?用走的啊!都可以到嘛。只是要多花幾天嘛!」

   「新爸爸子雲不要?沒關係啊!新爸爸的存在與否,會比新生活重要嗎?」

 

   我敢保證,上面那些都是我媽媽心裡想的。她總是可以設定好自己的目標,然後用

   自己的方法來完成,即使本來的問題可能依然會存在。

 

   因為如此,一些不是那麼大條的事情,她用她的方法完成了她的目標了,她開始覺

   得這樣是對的。也因為她不斷地成功,所以她開始認為,「天下無難事,只怕鬥性

   人」。

 

   媽媽的肉燥攤開得很成功,每天都有淨利幾仟塊,所以她開始想租間店面來做。

   店面租下去了,生財器具開始進駐,也因為擴大了營業,所以請了幾位阿姨阿桑來

   幫忙。生意依然嚇嚇叫,而且每天客滿到打烊(下午三點,媽媽的店當時只賣早餐與

   中餐)。生意好,人手又不夠,又開始徵人。人徵進來,但地方沒變大,生意一樣沒

   辦法擴大,於是又租了更大的店面。當然啦!更大的店面就要更多的人手跟生財器

   具,所以媽媽的生意越做越大,雖然都只是一間店,卻是生意很好的店。

 

   最高記錄,媽媽一天能賺二萬塊。於是她在高雄市武廟路非常有名,只要到武廟路

   問問「賣虱目魚的阿惠」,沒有人不知道的。(除了肉燥飯之外,媽媽後來的招牌就

   變成虱目魚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總之,後來媽媽的店名就一直叫做「阿惠虱

   目魚粥」)

 

   就因為賣出名了,店房東開始漲房租,小漲一點也就算了,他漲房租還給我看心情

   !三不五時心情鬱悶就打電話來說要漲一下,散步無聊經過看到生意很好,又給我

   們漲一下,這種漲法確實非常莫名其妙!於是,漲了一兩年之後,房東的嘴臉與勢

   利讓媽媽覺得越來越不舒服.......

 

   於是....媽媽的鬥性,在這個時候醒過來了。

 

   那是什麼時候呢?那是1993年,也就是民國八十二年,股市與房價都在巔峰的時候

   ,媽媽很快速地決定自己買店面開店,擺脫房東的胡來。當時媽媽名下有兩棟房子

   ,她全部都賣掉變現,再貸了一筆為數不小的金額,買下了一樣在武廟路的店面。

   很抱歉,我不能說確實的數字,我只能說那是個八位數字。

 

   這下好了,本來很富裕的媽媽,一下子名下財產只剩一部轎車,還有一間負債很多

   的店面,以當時的房貸利率來算,媽媽一個月要交給銀行的貸款金額,接近一個月

   薪一萬五千元的小打工族一年的薪水。

 

   店的支出當然不會只有房貸而已,還有水電費,米錢菜錢瓦斯錢,每個月要付給員

   工的薪資。所以每個月,店的收入至少要有九十萬才能打平。

 


   在錢的壓力下,媽媽每天都拼到體力透支才回家,回到家就是洗澡睡覺,然後半夜

   三點起床繼續出去拼賺錢(三點起床是因為她必須到早市去買當天的營業用菜),有

   一段好長的時間,我在家裡只能看見媽媽睡覺,她其他的動作我根本沒機會看到。

 

   新的店面買下去的兩年後,台灣的經濟開始重創,重創的結果很簡單,就是錢要出

   去很容易,但要賺回來很難。媽媽每個月的金錢壓力,讓她開始變成一個脾氣暴燥

   ,而且容易遷怒,甚至會有不太理性的舉動出現的人。

 


   她的鬥性告訴她自己:「我不能在這時候放棄,我的青春都在這上面了。」

   當年她四十歲,做餐飲業已經十八年。

 

   就因為這句「我不能在這時候放棄,我的青春都在這上面了」,使得她對每天與她

   生活在一起的我與繼父,完全失去耐心。

 

   她的脾氣變得非常易怒,幾句話就可以氣到天花板快掀起來。簡單明瞭的舉個例子

   ,就連我跟媽媽討個五十元的零用錢,她就可以罵我「你怎麼這麼會花錢?你不知

   道我賺錢很不容易嗎?」但其實我一點都不會亂花錢,我一個禮拜的零用錢也才三

   佰元。

 

   甚至,媽媽還很喜歡半夜三點把我從床上挖起來,然後要我跟她一起出去開店跟買

   菜,她說,這樣我才能體會到賺錢的辛苦。

 

   媽媽這樣對我還好,至少受她的遷怒,我可以騎上腳踏車去找同學,躲得遠遠的不

   要回家討罵就好。

 

   但繼父就沒辦法了。

 

   他對媽媽的仁至義盡,從他的第一個重大決定就可以看出來。當媽媽開始陷入經濟

   困頓,並且苦無旁援的時候,他辭掉了在建設公司的工作,專心地留在店裡替媽媽

   分憂。


   或許你們會想,為什麼不留在建設公司呢?多一份薪水多一份幫助啊。但繼父說:

   「多一份薪水,確實是多一份幫助,但那也只是錢。但你媽媽的身體越來越差,我

   如果不在她身邊多注意點,她遲早有一天會無預警地倒下。」

 

   那時我才知道,媽媽的雙腳,已經有了嚴重的骨刺,並且她的免疫系統,已經開始

   出現毛病。

 

   繼父注意到這些問題,也一直在替媽媽注意身體,很多時候媽媽一個人出門買菜的

   時候,腳因為骨刺痛到沒辦法走路,繼父就代替她去買,即使菜價不熟,市場大到

   菜販的位置也都不知道,他也是一家一家慢慢摸索。


   媽媽在店裡工作的時候,因為脾氣不好,對著員工發飆,也都是繼父私下找員工來

   安撫情緒,甚至媽媽曾經在店裡當著所有人的面跟客人翻臉(當然啦!那是澳客),

   也是繼父出面平息客人的怒氣。即使繼父心裡也很討厭這個客人。媽媽有一次在路

   上騎機車跟別人發生小擦撞,她也是發飆完就離開,沒想過這樣算是肇事逃逸,也

   是繼父去向對方致歉。

 

   「冷靜才能做好事情,做對事情。」繼父說。

 

   之前我說過,繼父的付出都在很小很小的地方,他都做得讓你看不見,卻很貼心。

   如果不是繼父,那員工早就跑光光了。如果不是繼父,客人可能早就帶人來砸店了

   。如果不是繼父,車禍當時,對方早就告上法院了。

 

   但當時的媽媽,因為被錢的壓力逼急了,什麼事都不深謀遠慮了,她心裡只想著怎

   麼賺錢,怎麼把下個月的薪水跟貸款給付出來。

 

   於是,她開始罵繼父為什麼要抽菸?菸也是錢!為什麼要租錄影帶?租錄影帶也是

   錢。為什麼要買遠見跟天下雜誌?買那些書也是錢!反正只要是媽媽覺得不應該花

   的錢,通通開始變成一種可以罵人的理由。

 

   但,那是一個人最簡單,也是最後的一點點樂趣了。

 

   有好長一段時間,深夜裡的我家客廳,繼父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抽菸,想著許多事情

   ,他依然習慣把所有的電燈都關暗。


   我從房間裡偷偷看著那黑暗中的紅色小光點,窗外透進來的燈光照出他吐出來的煙

   。在那時候,我開始覺得,繼父沒有自己的小孩,而妻子又這麼的強勢逼人,而且

   他又放棄了自己經營了二十多年的建築業,我在心裡偷偷地問自己,是不是他的心

   裡,也跟我一樣,有某種情緒正在堆疊呢?

 

   「我想,他也很寂寞吧?」我的心裡這麼說。

 

   所以媽媽的無理取鬧,在我的眼裡看來,已經變得無可救藥了。

   我曾經問繼父,為什麼能忍受呢?媽媽眼裡除了賺錢,其他的事情都已經不重要了

   啊!

 

   但繼父點上一根菸,然後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說:

   「你的媽媽沒有做錯事,那只是她疏解壓力的一種方法。為了生活,這些無奈都是

   必須忍受的。」


   我看著繼父,只是搖搖頭,表示我並不能接受她這種疏解壓力的方法。

   但繼父接著說.......

 

   「你可以想一想,如果債務壓力在你身上,如果員工的生活也在你身上,如果客人

   找麻煩找到你身上,如果她腳上的骨刺長在你身上,你能有多少好脾氣呢?」

 


   頓時間,我終於了解了。

   我的媽媽不是不好的媽媽,她是個勇敢面對困境的媽媽。

   而我的繼父是個很好的繼父,他是我們家的心靈捕手,也是媽媽的好幫手。

 


   這一年,我高二,我的繼父不再是我的繼父。

   因為我開始認為,他一定是個比我的生父更像爸爸的.......

 

   爸爸。

 

 

 

 

 

 

 


   - 待續 -

 

 

 

 

 

 

                   * 他是個比我的生父更像爸爸的.....爸爸!*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24-230.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