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33)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Mon Jan 14 16:37:34 2002)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2001年,7月,套句小說常講的話:「地球依然轉動著。」

   我調到東引來,也已經四個多月了。

 

   如果默默的喜歡著一個人的時間,可以用歲數來計算的話,那再過一個多月,我喜

   歡著Feeling的歲數,就滿六歲了。

   在東引生活其實很不習慣,因為我們幾乎不見天日。這裡有千百條隧道,如果不是

   熟人,一定會在這裡迷路。我們在地道裡工作,雖然一樣每天盯著一大堆電信儀器

   ,但潮濕的地道,卻讓我感覺自己天天都在發霉,今天發完舊的霉,明天再發新的

   。


   情人節那天,我終於帶著Feeling到忠烈祠,完成了我想跟她一起到這裡來玩的心

   願。

   還是一樣沒有例外,我還是把那天所有的過程一字不漏的說給子雲聽。

   子雲聽完傻在電話那一頭,還問我是不是在唬爛?

 

   『你真的跟子雲一路送花到台北,在台北只吃了一頓早餐,然後又直接回高雄。』

   Feeling很驚訝的問著。

   「是啊,沒蓋妳!」

   『你真的剛到高雄,就接到我的電話,一夜沒睡,又帶我來這裡看散步?』

   「是啊,沒錯!」


   她一臉遇到瘋子一般的不敢相信,還直問我是不是真有這麼一回事?


   『送花的點子誰想的?』

   「子雲。」

   『那花是誰買的?』

   「子雲。」

   『那車是誰開的?』

   「子雲。」

   『他真是瘋子…』

   「嗯!不過我覺得這點子霹靂棒!」

   『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我們都沒有女朋友啊!」

   『喔…』

   她聽到「女朋友」三個字,就轉過頭去,往前走了兩步。


   「妳為什麼打電話給我?」

   『啊?剛剛嗎?』

   「當然是剛剛,不然還有什麼時候?」

   『沒什麼呀,久沒連絡你了,看看你好不好囉。』

   「是這樣嗎?那妳看到啦,我很好,還胖了兩公斤。」

   『你跟子雲一樣都吃不胖,就算胖了兩公斤看起來還是一樣。』

   「倒是妳,妳好像瘦了,才三個多月不見。」

   『我沒瘦啊,體重完完全全沒有改變,我是該高興的。』

   「為什麼?」

   『放個寒假,天氣太冷了,班上的同學時常邀著一起去吃火鍋,每個人都在喊自己

   發福了。』

   「妳沒去吃?」

   『有啊,還好我懂的自制。』


   她伸出手,往手上哈了一口氣,天氣冷,哈出了一些白煙。

   我走到階梯上坐了下來,她也坐到我旁邊。


   「我要調到東引去了。」

   『啊?!什麼?』

   「我要調到東引去了。」

   『為什麼?』

   「國家要我去,我也沒辦法」

   『什麼時候?』

   「下個星期。」

   『好快…』

   「所以,我一直很想帶妳還這裡。」

   『咦?』

   「我一直很想帶妳來這裡,一直很想。」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覺得這裡適合些什麼事情吧!」

   『嗯,這裡適合看風景,看夜景,看海,散步。』

   「還有呢。」

   『還有嗎?那大概是適合吃黑輪跟香腸吧!』她指著階梯下的攤販說著。

   「還有呢?」

   『還有?』

   「嗯,還有,妳一定知道。」


   她想了大概五秒鐘,然後選擇放棄。我站起身來,往祠裡面走去。她跟了過來,拉

   著我的衣服問著。


   『還有什麼?我不知道。』

   「還有沉思,想心事,耍自閉,還有…」

   『還有什麼?』

   「還有戀愛。」

   『喔…』


   她低下頭,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還有…把一些事情說出來。」

   『嗯…』


   飛機從我左邊的天空飛過,那一陣劃破天空的聲音迴繞著。

   「我選擇說出來。」

   『…你…確定嗎?』她停下腳步,怔怔的說著。

   「我確定。」

   『……嗯…』

   「我…很喜歡妳…」

   『……』

   「這喜歡從六年前就已經發生了,我只是多花了六年的時間確定與等待。」

   『……』

   「我不是最好的,我沒辦法像其他的男孩子一樣給妳承諾。」

   『……』

   「因為跟我在一起,妳會錯過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分開。」

 


   我把台灣發過來的電報翻譯過後,又把它發給其他單位。

   同單位的周哥走進來,拿了杯綠茶給我,我們聊了幾句。

   他說他很想念人在台灣的女朋友,明天他休假,他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衝回台灣去

   看她。


   我很能體會那樣的心情,曾幾何時,我也是那樣的人。

 

 

 

   她吻了我,淺淺的。

   在我說完那些話之後。

 

 


   子雲聽到這裡,當場傻在電話那一頭,他說他完全想像不到,這樣的情況讓他相當

   震驚。


   其實最震驚的人是我,因為我壓根兒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子雲說了句玩笑話,他說早知道說出來會得到香吻一個,那早就該說了。

   是啊,早知道結果是這樣,那早就該說了。

 

   自東引第一次放假回來,是我刻意向別人調假才能休的。

   原因無他,只是因為我希望能在四月十三日那天之前回到台灣,給她一個不一樣的

   生日禮物。

   我很興奮的用我最快的速度,從東引回到基隆,從基隆搭火車到台北,再從松山機

   場搭飛機回到高雄。

   當我回到家的時候,管理員伯伯拿給我一堆信,裡面有帳單,有傳單,有朋友的結

   婚喜帖。


   還有一封Feeling寄來的信。

 

   我已經沒有力氣在去重覆那封信的內容,洋洋灑灑萬千字的十四張信紙當中,最讓

   我難過的,只是最後一張信紙上唯一的兩句話。


   『Don't love me,I am sorry.』

 

   她說,要我給她時間,要我讓她有時間去釐清這是不是愛情?

   她說,在愛情裡面她是個單純的女子,她對愛情沒有任何的要求,但她唯一的一點

   要求,卻是最遙遠,也最不可能達到的要求。

   她說,曾經有個男孩子很愛她,但她卻不知道自己對那個男孩的感覺也是愛,當那

   個男孩子離開之前對她說「Just Follow your Feeling」的時候,也同時帶走了她

   最原始的Feeling。

   她說,她不碰愛情,是因為自己有太多感情。

   她說,她總是在不同的環境中,遇到相同的愛情,她總是看著身邊的男孩來來去去

   ,卻無法讓自己為他們停下來。

   她說,她不能再一次負荷感情的流逝,那像是參加自己的葬禮,而自己明明想在愛

   情裡呼吸。

   她總是認為,付出了那麼多的感情,換來的必須要是永遠才可以。

 

   所以,她要我別愛她,因為她對永遠已經沒有信心。

   她選擇了跟我在一起唯一會錯過的那件事情,同時也錯過了這六年裡愛情的生命。

   即使這件事情代表著我有信心與她一起走到永遠,她依然選擇錯過。


   像是一個死亡前的特別待遇,她的吻滾燙的烙印在我的額頭上。

   是的,那個吻是一個結果,而在那個吻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到她。

 

   這樣的結果,來得好突然,我想,任誰都無法反應過來。

   但愛情一向是極端的不是嗎?它一向是來得很快很快,去得也很快很快,結果不是

   很完美,就是一片傷心之後的殘缺。


   子雲說,我是另一個昭儀。

   我跟她一樣有著對愛情一樣的堅持與勇氣,卻輸在愛情的莫名其妙裡,因為愛情不

   是數學,所以不可能會有答案來證明。


   在愛情裡,永遠只有結果來判決你,而不是你去決定結果的判決。

   總之,故事結束了,我已經沒有力氣再說下去。不是我要裝作瀟灑,而是我只能這

   樣接受。

 

   那張和她一起合照的照片,至今還在我的皮夾子裡,子雲問我為什麼要留著它?我

   只是笑一笑,因為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把它留下來。

   後來,在不久之前,我連線到她們班上同學製作的網站,想在留言版上瀏覽一下她

   的近況。

 

   她最近的一篇留言,是在兩千零一年十月二十七日留下的。

   內容是:


   『半年多不見了,你好嗎?

   我在台灣的南邊,想著在北方的你,今天是你的生日,有沒有人跟你說生日快樂呢?

   你不在台灣,有許多事情,是沒辦法直接向你說明的。

   前一陣子搬新家,在房間裡翻出了好多東西,也包括你送給我的四萬一千三百隻紙鶴

   。隔壁的鄰居來幫忙,連他們的小朋友也來湊熱鬧。我是很不喜歡別人亂動我的東西

   的,尤其那兩個小朋友把你送的紙鶴給扯破,我當場罵了他們一頓。

   但是,當我發現你在紙鶴裡留下的東西的時候,我跪在地上哭了好久。

   我氣我自己不用心去認真體會你的真心,我氣我自己這麼快就放棄我應該會擁有的感

   情。

   你在每一隻紙鶴裡,都寫了一次「我想妳」,我現在才發現已經來不及了,現在的感

   動你也不會知道了。

   把這些事情寫在這裡,我想你不會看得見吧!我是個笨女人,我只會用這樣的方法來

   表達我現在的心情。


   生日快樂,親愛的你。

   永遠快樂,親愛的你。』

 


   一陣鼻酸,我有點想哭的感覺。

   這篇留言之後有一大排的Re:,我已經沒有心情去看了。

   後來,我在無意中發現,那張她選擇放在網站上的照片,是我跟她合照的那一張。

 

 

   當我看到照片下的附註時,我心裡湧上一陣心酸,再也擋不住眼淚,眼前一片汪洋。

   『我想跟你說,我愛你。』

 

 

                          * 我也想跟妳說,我愛妳。*

 

 


   -END-

   By 藤井樹 2002/1/13  於台北市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