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32)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Mon Jan 14 16:19:39 2002)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你將是我交往對象的最高標準,輸給你的人,我都不想要。』

   『你將是我交往對象的最高標準,輸給你的人,我都不想要。』

   『你將是我交往對象的最高標準,輸給你的人,我都不想要。』

   『你將是我交往對象的最高標準,輸給你的人,我都不想要。』

   『你將是我交往對象的最高標準,輸給你的人,我都不想要。』

   『你將是我交往對象的最高標準,輸給你的人,我都不想要。』

 

   像剛認識Feeling的時候一樣,我一直想著這句話的意思,依著自己幾年沒變的習慣

   ,我還是算了一下,這句話有二十三個中國字,兩個逗號,一個句號。


   手機按鍵快被我按到爛,我天天看著這封簡訊,一次又一次,每看一次,都覺得自

   己是第一次看到這封簡訊一樣。感覺非常非常極端,因為我極度興奮,卻又極度的痛

   苦。


   「我病了…」

   ﹝啊…?那去看醫生啊。﹞

   「醫生不會醫這種病的…」

   ﹝…你不要跟我說是心病或相思病之類的。﹞子雲想了一下對我說。

   「嗯…就是心病跟相思病。」

   ﹝啊哈!那我告訴你,不但連醫生都不會醫這種病,就連護士都不屑幫你掛號,蓋

   健保卡。﹞

   「我銬!我發現你很沒良心耶!我都這麼難過了,你還這樣?」

   ﹝媽咧!人家都傳簡訊跟你說得這麼清楚了,你還要怎樣?﹞

   「那有清楚?這樣的簡訊才痛苦好不好?」

   ﹝哪裡痛苦?﹞

   「這有兩個方向啊!你平時這麼聰明,怎麼這樣的訊息都反應不過來?」

   ﹝那兩個方向?﹞

   「第一,她宣佈我沒有比賽權,因為她要去找贏我的。第二,她說我是最高標準,

   輸給我的她都不想要,所以她要的是我。」

   ﹝你想的沒錯,但第二點並不存在。﹞

   「厚…我會被你活活氣死…你是他媽生出來忤逆我的嗎?」

   ﹝你要問我,我就給你最良心的回答啊!難不成你還要我騙你,讓你期望高,最後

   失望大?﹞


   兩千年跨兩千零一年那一天,與更之前的耶誕節,我一直找不到她。

   我開始感覺到那天那一通電話,會是我跟她的最後一通電話。心中沒來由的難過了

   起來,也證明了子雲所說的「第二點並不存在」這句話。我還是照著慣例,在耶誕

   節的時候,寄了張耶誕卡給她,但是她並沒有回,整個人像是從地球上消失了一樣

   ,連電話都打不通。


   但我倒是收到了張耶誕卡,是昭儀寄來的。

   卡裡沒有寫什麼,只有短短兩句話。『耶誕快樂,祝你幸福。』


   這一次,她沒有屬名,也沒有標寫日期,就連信封上的地址都略去了。當我看見郵

   戳上印著「新竹」兩字,我還有點不敢打開的恐懼。

   我在恐懼什麼?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恐懼著自己會跟昭儀一樣,都寄出了一封不會

   有回應的卡片吧。

   後來,我寫了一封信給昭儀,信上的內容是這樣的。

 

   「昭儀:

   在提起筆寫這封信之前,我是很害怕的。

   種種過去的畫面重演,我想連電影都不見得拍得出這樣的真實。

   我一直有些話想跟妳說,但話到喉頭就像藥丸子一樣苦,所以我又把它吞回去。當

   你問我知不知道默默的喜歡著一個人的感覺時,我其實是知道妳想說些什麼的,只

   是我跟她不一樣,所以我沒有阻止妳,因為我了解著把感情深深藏在心裡面的痛苦

   。

   她,是一個我默默喜歡了六年的女孩子,一直沒有把她的存在告訴妳的原因,是因

   為我習慣把感情事只單單說給子雲一個人聽。而現在會向妳提起,只是覺得事情過

   去了,雖然或許有些餘溫在,但總是該給妳一個交代。

   妳好嗎?這一年裡,妳好嗎?

   我知道自己曾經對妳造成了傷害,自己也沒有彌補的能力,但是我還是深深的希望

   著,妳能像以前的妳一樣天真活潑,每次看到妳,總是像個沒有煩惱的人一樣的快

   樂。


   我希望所有我關心的人,都能好好的,也包括妳在內,所以妳也要好好的,我沒去

   過新竹,下次可以去找妳嗎?

   我折了兩隻紙鶴是要送妳的,改天拿給妳好嗎?


                                                            祥溥2001/01/16」

 


   當然,這封信也像石沉大海一樣,沒有半點回音。

   大概是她發現郵戳上印著「高雄」兩字,也跟我一樣害怕著不敢打開吧。


   兩千零一年的二月,是我待在台灣的最後一個月,因為從月底開始,我就要被調離

   現職,前往所有人都懼怕的東引指揮部去了。


   距離子雲退伍,還有八個月的時間,他從去年的二月二十一號入伍到退伍,也只當

   了一年八個月的兵,更何況他是個官。


   ﹝扣掉成功嶺的大專集訓,再扣掉高中大學的軍訓課程,我又提早了兩個月退伍。﹞

   「每次見到你,你就要說一次給我聽,講到我都會背了。」

   ﹝沒辦法!太爽了!一想到我能比別人早兩個月離開那該死的鬼地方,不需要再看

   到那些狗官,我就爽到天花板去。﹞


   接著他開始異想天開的計劃著,要怎麼在營區裡面安裝炸彈?還要設好時間,他說

   只要炸掉幾個狗官就好,還是有些官是好人的。


   當然,以上純屬無聊想像,他只會拆裝燈管,換換電燈泡。


   因為即將離開台灣,我開始沒有機會常跟Feeling見面,所以我找Feeling找的很勤

   ,但結果卻是一無所獲。

 

   我特地把假排在二月十三號當天,因為我跟子雲當初曾經計畫過,買了車子之後,

   我們要在情人節前一天買九朵玫瑰花,當天晚上從高雄出發,每過一個收費站,就

   送給收票小姐一朵花,以及一句情人節快樂。


   那天晚上接近十二點的時候,我們加滿油,從高雄的中正交流道上高速公路,經過

   岡山收費站的時候,我們依計劃把花送給收票小姐,並且大喊一聲情人節快樂。


   但是出師不利,因為駐站的員警覺得我們行為有異,要我們下車接受盤查。


   「誰叫你們送花的?」那警察有點不客氣的問著。

   「咦?我們只是一片好意,覺得情人節還要值大夜班的收票小姐很辛苦,剛好要到

   台北去玩,順便送送鮮花,這樣有不對嗎?」

   「你們的行為太怪異了,我們必須檢查一下你們的車子,還有你們要送的花。」


   後來,他們發現我們只是善良老百姓,態度也改變了許多,甚至還用無線電通知其

   他收費站的員警,要他們看到這情況時不需要太訝異。


   到台北之後,我們到子雲指名的那家永和豆漿店吃早餐。這家店在子雲的《這是我

   的答案》這部作品裡有出現過,那裡的豬排饅頭還真的不錯吃。

   我們沒有久待,只開車到陽明山上小睡了片刻,便開始南下。經過新竹的時候,是

   接近中午的時間,我打了通電話給昭儀,但是她沒有開機。我依著她以前寄來的信

   封上的地址找到她家,那是一棟公寓。


   我把折給她的紙鶴放到她家的信箱裡,沒有多作停留,我們便一路回到高雄。

 

   後來,我接到Feeling的電話。

 

 

   -待續-

 


     * 在情人節當天接到妳的電話,代表不是情人的我們,會有成為情人的機會?*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