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31)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Fri Jan 11 14:34:11 2002)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我把沖洗好的照片拿去給Feeling那天下午,正巧碰上她們班上同學生日,她端了

   一大盤的蛋糕給我,還說吃不夠的話裡面還有很多。


   我拿著一盤蛋糕佇在她教室門口,看著她們班上的同學跑來跑去,每個人看到我都

   是一陣上下打量,似乎在奇怪著我跟Feeling的關係。別說她們奇怪,我自己也奇

   怪,之前她不太喜歡我出現在她同學的面前,我心想她大概怕一些八卦事件,但今

   天卻又帶我到她們班上,光明正大的拿蛋糕給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照片被她的同學拿去翻閱,每翻一頁就是一陣喧嘩,她們沒說我的拍照技術很好,

   只說Feeling非常上相。翻著翻著開始討論照片中Feeling擺出來的姿態,還開始預

   約Feeling的結婚伴娘。


   最後她們翻到我跟Feeling合照的那張照片,像是翻到寶一樣的興奮,每個人都擠

   上前去爭看,還開始簽名登記加洗數量。


   照片上面明明沒什麼親暱動作,也沒什麼曖昧表情,頂多只是背景好看,Feeling

   漂亮而已,她們加洗這一張要幹嘛?實在是讓我匪夷所思。

   後來她有個比較大嘴巴的同學告訴我,雖然她的年紀比班上的同學都要大個幾歲,

   但是卻有很多同學開始展開追求,更有許多學長慕名而來。沒其他原因,因為她的

   美麗實在令人驚豔。

 

   我快瘋掉了。讓我瘋掉的原因不是因為她們班同學看完照片的反應,也不是因為

   她同學七嘴八舌的討論著我們的關係,而是在她們已經自行「確定」了我們「絕

   對是情侶」的關係之後,她一句話也沒說,只是一直微笑著。

 

   倒是我,我直冒冷汗的解釋著:「沒沒沒….妳們想太多了。」

   這些情況還是沒有例外,我一字不漏的全都告訴子雲。

   他相當吃驚,但語帶保留的對我說,要我不需要太在意Feeling的反應,因為這或

   許就像艦慶那天的情形一樣,她大概只是為了保住我的面子,或是不想讓現場的

   情況繼續混亂,但他認為我們之間的情況已經開始有不一樣的轉機,如果有機會

   的話,要適時踩出第一步。

 

   「什麼第一步?」

   ﹝就是把你的感覺說出來啊!﹞

   「會不會有危險?」

   ﹝危險?你以為在拆炸彈啊?﹞

   「不是啊,你不覺得有點衝動嗎?」

   ﹝拜託…都已經這麼多年了,如果這樣叫衝動的話,那你也太衝動了吧!﹞

   後來子雲說了一句話,要我千萬記得。

   ﹝普通事情可以不說,做完了就算了,但感情不可以不說,因為不說的話,往後的

   傷痕是遺憾造成的,但是說了,即使傷痕還在,卻至少不會有後悔。﹞

 

   我又輕易的被子雲說服了。

   他說的話不僅說服了我,還讓我開始思考,在遺憾與後悔之間,孰大孰小?

   並不是我個性悲觀,只是在感情事裡,我本來就沒有多大自信。

   所以我假設了我跟Feeling之間,不會有美好的結果,因為我一直覺得,即使我是

   王子,Feeling是公主,我們大概會推翻所有美麗的童話,王子與公主最後還是

   會走到岔路的。


   如果我對Feeling說出了我的感覺,或許結果很糟,但我不會後悔,至少我在這一

   段回憶中,把最重要的那一部份給完成了,剩下的只是遺憾而已。

   但如果我什麼都不說,這段回憶中最重要的那一部份我選擇用沉默帶過,那麼我將

   不只得到遺憾,說不定幾年之後,我會非常後悔。


   那天晚上,我打了通電話給Feeling,那是我跟她之間最長的一通電話。


   「我今天挺不好意思的。」

   『為什麼?』

   「因為我不是妳班上的同學,白吃了一個蛋糕,感覺很怪。」

   『呵呵,你不需要介意,她們還很感激你呢!』

   「怎麼說?」

   『那蛋糕太大了,即使大家都拼命吃也吃不完,更何況還有一堆人在減肥,一堆

   人在控制體重,所以有你來幫忙吃,她們可高興了。-』

   「妳也在減肥?」

   『不,沒有,我隸屬控制體重那一群的,下午吃過蛋糕之後,到現在我只喝了一

   杯水。』

   「為什麼女孩子都要這麼在意身材體重這樣的東西呢?」

   『那全都是為了你們男孩子。』

   「呀?有種被誣陷的感覺。」

   『你敢說你不喜歡身材好的女孩子?』她的語氣中有拷問的味道。

   「沒有…我…」

   『你敢說你不喜歡瘦瘦高高的女孩子?』

   「其實…我…」

   『你敢說你看到胖胖圓圓的女孩子會心動?』

   「不是,我…」

   『如果你的女朋友發福了,你會不想要她減肥?』

   「Feeling…妳冷靜點…」

   『我很冷靜啊。』

   「這樣叫冷靜嗎?」

   『我冷靜的時候就是這樣。』

   「好好好…所以妳認為,女孩子想要保持身材的想法都是因為男孩子引起的。」

   『沒錯!』

   「好吧,我也沒辦法說什麼,不過如果是我的話,我覺得自己喜歡就好,不需要

   要求什麼身材。」

   『是這樣嗎?』

   「是啊,而且重要的是,如果是妳的話,那就更不需要要求了。」

   突然氣氛怪了起來,感覺氣溫低了幾度。

   我好像衝動了點,有種說錯話的感覺,但是明明我沒有說錯話啊。


   『我去倒杯水,等我一下。』

   她沒等我應話,放下了話筒,我聽見她的拖鞋聲慢慢走遠。

   如果她這個倒水的舉動是一種轉移話題的方式,那她真是聰明,這方法實在是與

   眾不同。


   『我回來了。』

   「嗯,歡迎光臨。」

   『呵呵,你在耍冷喔。』

   「最近開始流行冷笑話了不是?」

   『是啊,我們班上一天到晚都有人在講冷笑話。』

   「那講一個來聽聽。」

   『好啊。』


   她說,有一天,有一個人走在橘子園裡,看到一顆很大的橘子,他走過去,把橘子

   摘下來,開始把皮剝掉,當他剝完皮的時候,那顆橘子竟然說話了。


   「它說什麼?」

   『它說:你把我的衣服剝了,我會冷ㄋㄟ。』說完,她笑得很開心。


   我沒笑,這個笑話實在是冷到極點了。


   「這跟北極熊的笑話差不多冷…」

   『那你為什麼不笑?』

   「不好笑啊。」

   『那換你說一個。』

   「好,聽清楚囉。一天,A、B、C三個人一起出去玩,走在路上閒晃了很久,後來

   A就說:好無聊…我好想去打B。」

   『然後呢?』

   「然後C看了A一眼,就把B拖到巷子裡去打…」


   說完,我笑到沒力。她沒笑,電話那一頭靜悄悄。


   『這哪裡好笑?』

   「很好笑啊。」

   『好吧,我勉為其難的把它記起來,拿去講給同學們聽,看看她們的反應如何?』

   「她們一定會笑死的。」

   『如果沒有呢?』

   「如果沒有,她們也會感謝妳為她們帶來歡樂。」

   『不會的,她們喜歡聽一些WFSM的東西。』

   「什麼是WFSM?」

   『風花雪月的簡稱,Wind、Flower、Snow、Moon。』

   我聽完大概過了兩秒鐘之後開始狂笑。


   「天啊…這個我一定要說給子雲聽。」

   『呵呵,有這麼好笑嗎?這跟PMPS差不多不是?』

   「什麼是PMPS?」

   『人山人海啊,這個已經好久前的笑話了不是嗎?』

   「嗯,不過WFSM實在是太好笑了,我一定要講給子雲聽。」

   『你跟子雲真的很要好。』

   「是啊,非常要好,我很喜歡他。」

   『嗯,他人不錯,我也很喜歡他。』

   「嗯?連我也一起喜歡嗎?」

   『是啊,你們兩個我都喜歡。』

   「那.....是哪一種喜歡…?」

   『朋友的喜歡啊!我很喜歡子雲這個朋友。』

   「那…我呢…?」


   氣氛又怪了起來,氣溫又比剛才低了幾度。

   『我再去倒杯水,等等喔。』


   我又聽見她的拖鞋聲,只是這一次她是用跑的,而且她好像換了個比較大的杯子

   ,因為她這杯水倒得比較久。

   我慢慢確定,這是她轉移話題的方法。


   『嗨,久等了。』

   「沒關係,不久。」

   『你在船上都這樣偷打電話啊?』

   「是啊,只要你躲得好,不要被抓到就OK了。」

   『被抓到會怎樣嗎?』

   「先脫掉褲子,再剝掉上衣,在胸前烙上一個「反」字,然後丟到大海去泡個幾

   小時,半死不活的時候再撈起來,然後槍斃。」

   『你可以繼續掰沒關係。』

   「妳聽出來啦?」

   『廢話,誰聽不出來?還丟到大海去泡咧!你以為泡溫泉嗎?』

   「不,那是泡菜。」

   『你這樣手機費很貴耶。』

   「沒關係,無所謂。」

 『錢不好賺,你應該省一點。』

   「嗯,說的沒錯,我應該交個女朋友來幫我管管錢。」

   『錢不一定要讓女孩子來管啊,自己要有自制力。』

   「妳很有自制力嗎?」

   『還好,但是我會固定存錢倒是真的。』

   「那…交給妳來管,好嗎?」

   我說完這句話,感覺全身一陣酥麻。好像在挑戰一座岩山一樣,一個不小心就會

   失足往下掉。

   她聽完沒有說話,感覺她有點害怕,不知所措,似乎在找其他的話題。


   「需要去倒杯水嗎?」我刻意這麼問她,好像在岩壁上踩空了一隻腳。

   『嗯…不用…』

   「我想問妳…今天妳同學說妳是我的女朋友,為什麼妳不反駁呢?」

   『我們…可以不討論這個嗎?』

   「可以,如果下次可以討論的話。」

   『祥溥…』

   「我在聽。」她的呼吸急遽,聲音有點顫抖。


   『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有些話,還是不要說比較好?』

   「有。」

   『那你應該知道,我在害怕什麼….』

   「我知道,但是如果最後還是得面對,那妳還是要選擇害怕嗎?」

   『你要讓我面對嗎?』

   「我能選擇嗎?」

   我們過了許久都沒有再說話,直到她說了再見。


   我站在甲板上吹著海風,左營軍港的海風和著一股汽油味,我感覺到一陣噁心。

   後來,在我一覺醒過來之後,我看見我的手機裡有一通新訊息,那是Feeling第一

   次傳訊息給我,也是最後一次。


   『你將是我交往對象的最高標準,輸給你的人,我都不想要。』

 

 

 

   -待續-

 

           *如果這句話是讚美,那將是我聽過最好的讚美。但…它是嗎?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