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29)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Dec 27 01:00:06 2001)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昭儀走了,她帶著跟我一樣的悲哀離開了那自以為幸福的愛情。

   我卻還身在悲哀裡,深深喜歡著Feeling。

 


   我一直一直記得昭儀在離開我之前,流著眼淚問我,是不是可以分一點心去愛她?

   這是一句讓人充滿罪惡感的問話。

 


   愛的深的感覺是什麼?或許我可以了解,因為我對Feeling大概就是這樣的程度,

   感覺到不管是深還是淺幾乎都一樣,因為自己的愛就是那麼多,給的也是那麼多,

   直到自己已經感覺被抽空,像一根煙燒到了尾末。

 


   但是,昭儀對我的感情似乎超越了我的想像,最後她只求我分一點心去愛她,而她

   會感覺到心滿意足。

 


   如果感覺到一絲絲的被愛,可以滿足或彌補自己過去的,曾經的那些所有的付出的

   話,那愛情是完全沒有投資報酬率的東西。

 

   把自己拿來跟昭儀相比,其實,我也是另一個昭儀。

   我何嘗不希望Feeling能稍稍分出一點心來愛我,我會感覺到滿足,我會感覺到過

   去的付出已經被彌補,我會感覺到愛得深,也會感覺到一根煙燒到了尾末的空離。

 

   所以,我被子雲說中了,我是自以為身在幸福愛情裡的悲哀的人,昭儀也是。

 

 

 

 

 

   在昭儀走了之後,我感覺天氣冷了許多,一九九九年的最後一天,全世界都在倒數

   著跨世紀那一瞬間,而我卻在倒數著煙盒子裡剩下幾根煙。

 

   子雲贏了,他不需要大老遠的跑到台東去喝溫泉,因為昭儀並不是跟同學約好而順

   道下來找我的。

 


   ﹝哪個人送電影票給喜歡的人會說是自己特地去買的?多想一想就知道了,大腦別

     老是擱在膝蓋上。﹞

   子雲拍了一下我的頭,一臉得意的說著。

 

 

 

 


   在海軍的生活依然持續且規律著,電報不會突然間變得很多,長官也不會突然間變

   得很機車,假也不會突然間多放幾天,但是當放假回到家時,家門口卻少了昭儀的

   影子。

 

   我抽煙的量開始慢慢的變多,從五天一包,到三天一包,到兩天一包,到三天兩包

   。

 

   子雲說,抽煙是一種情緒輸送,你把不健康的尼古丁跟焦油吸到肺部裡,然後把不

   健康的心情跟情緒吐出來,既然都是不健康的,就不需要再去多想些什麼。

   子雲也會抽煙,只是他抽的少,也不太常買包煙放在身上,有時從我身上拿走煙去

   抽,我會問他為什麼不去買一包應急?


   他說:﹝抽煙不是應急的,是應心情的。﹞

 

 

 

 


   第一次被Feeling看見我抽煙,是已經過了半年多,陪Feeling參加聯考的時候。

 

 

   『啊?祥溥,你會抽煙?』

   她剛考完第一節的試,走到我們的休息處,我正在作情緒輸送。

   「會啊。」

   『抽煙不好,有礙健康呢。』

   「是啊。」我把子雲跟我說的話對她說了一次。

   「抽煙是一種情緒輸送,你把不健康的尼古丁跟焦油吸到肺部裡,然後把不健康的

     心情跟情緒吐出來,既然都是不健康的,就不需要再去多想些什麼。」

 

   她聽完轉過頭來,眼睛轉呀轉的,像是在思考著我?的話,也像是在想著該怎麼推

   翻我這不健康的說法。

 

   後來,Feeling跟我說,既然抽煙是一種不健康的情緒輸送,那麼戒煙是不是可以

   戒掉不健康的情緒?

 


   我被Feeling搞糊塗了,因為她說的話跟子雲說的話對我來說,有著相同的份量。

   我會很容易被他們說服,影響。

 

   所以我想出了一個辦法,在我抽煙的時候,我想著子雲的說法,在我不想抽煙的

   時候,心裡是Feeling的說法。

 

   煙是少抽了許多,但不健康的情緒卻沒有少的跡象。

 

 

 

 

 

 


   兩千年八月,聯考結束了,Feeling考上了中央大學,卻在家人的影響之下選擇了

   屏東師院,我問她會不會難過?她的答案讓我覺得心安。

 

   『目標只是考上,但是念與不念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只要心裡這麼想,我就會高興

     一些。』

 


   在聯考前的幾個月,兩千年的二月,子雲收到了兵單,而同一個月的二十一日,

   子雲入伍了。


   他在入伍前一天晚上,邀了我們幾個好朋友,在高雄的錢櫃裡,自己辦了一個「

   告別秀髮」演唱會,那次爆笑的演唱會中,Feeling也來了。


   我了解子雲痛恨軍隊的個性,所以我贊成他那晚的瘋狂。但我看著子雲幾乎不顧

   一切的飆歌嘶吼,著實跟我在入伍前的平靜有著很大的差異。

 

   我慶幸著子雲是個滴酒不沾的傢伙,否則依他的個性,再加上醉酒的話,我大概

   會去派出所保釋他。


   因為那天晚上離開錢櫃時,他語出驚人的問了我們大家一個勁爆的問題。

   ﹝找援助交際一次要多少錢?﹞

 

   阿群,阿賢跟霸子三個人聽見,硬是把子雲拖回家去睡覺。

 

 

 

 

 

   『子雲平常都這樣子嗎?』

   Feeling目送著他們離開,嘴裡這麼問我。


   「不,他其實是個很理性的人,只是他這輩子最痛恨的就是軍人,所以才....」

   『喔?為什麼?』

   「不知道,我也沒問,不過說真的,台灣人對中華民國國軍有好感的其實也不多。」

   『那你跟他那麼要好,偏偏卻是他最痛恨的人,很諷刺不是?』

   「他痛恨的是軍人,不是我,雖然我的職業是軍人,但我卻跟他一樣不喜歡軍人。」

 

 

 

   子雲在台中成功嶺接受新兵訓練的時候,時常寫信來給我,信裡面的內容有百分之

   三十是髒話,百分之三十是壞話,百分之三十是屁話,只有百分之十是好話。

 

   有一次,他寄來了兩封信,一封給我,另一封則是給Feeling。

   但是,他把信弄反了,裝錯了信封。

 


   當Feeling把信拿來給我的時候,我也是哈哈大笑。因為信裡面髒話滿天飛,只要

   是能罵的他完全不保留。

 


   『他很特別,真的特別。』

   Feeling笑著說。

 


   但在我手上的信,是子雲寫給Feeling的,我在反覆思考之後,決定暫時不給Feel

   ing看。


   雖然信的內容並沒有什麼,但子雲在信末寫了一句話,讓我擔心我跟Feeling之間

   ,會有奇怪的變化。

 

 

 

 

 

   ﹝祥溥是個好人,跟他在一起會是一件幸福的事。﹞

 

 

 


   Feeling問我,子雲是不是有寄信給她?我說有,但忘了帶在身上。

   過了一些時日,也大概是因為聯考快到了的關係,Feeling忘了子雲寄信給她的事

   ,我也就沒有再提起。

 

 

 

 

 

 

 

 

 

-待續-

 

 

 

 

 


                      * 愛情是完全沒有投資報酬率的東西。*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