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27)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Dec 27 00:34:44 2001)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在Feeling與昭儀之間,我該怎麼選擇?」

   這個問題開始困擾著我,在我失約的那天晚上之後。

 

   我開始比較,Feeling與昭儀之間。

 

   《我們不結婚,好嗎?》是子雲寫的,他在書中寫出了三角戀愛的曲折與反覆。

   在女主角趙馨慧與男主角林翰聰的感情之間,有一道透明的牆擋在中間,那是珍

   珠男。

   我佩服珍珠男如海浪般的追求攻勢,那幾乎讓趙馨慧無法招架,別說女主角不感

   動,我看了都感動,還差點被子雲騙去了眼淚。

 

   反觀林翰聰,他是個悶騷子,我個人認為子雲在寫他自己,雖然他一直覺得自己

   比較像珍珠男。

   他深深喜歡著趙馨慧,卻礙於自己的個性施展不開,悶騷性情所致的後果,是差

   點賠了夫人又折兵。

 


   在他愛她,她卻愛著另一個他的三角中,似乎永遠都不得其解,又似乎可以輕易

   得解。

 

   ﹝愛情不是在算數學,因為在愛情裡面,一加一會等於三,也可能是四,五,六.

     ...﹞

   子雲煞有其事的說著。

 

   我把這樣的原理投射到我的身上。


   我愛她,但另一個她卻愛著我的三角中,似乎永遠都不會停止這樣的循環,又似

   乎只要多一些什麼就可以解開。


   那,要多什麼才解得開?又可以不讓任何一角崩塌?

 

   是勇氣嗎?

   我提起勇氣對Feeling說出我這麼多年來的心意,然後對昭儀說聲抱歉,這樣就解

   開了嗎?

   不會,因為昭儀那一角崩塌了。


   那麼,放棄呢?

   我放棄自己對Feeling的癡,選擇與昭儀之間的幸福,如果被愛真的是幸福的話,

   那麼我一定會幸福,這樣就解開了嗎?

   不會,因為我的這一角崩塌了。

 

   換成逃離的話,可以嗎?

   我不再在三角問題中打滾,我選擇離開這樣的難題,就算Feeling對我也是喜歡的

   ,但是三角一但不存在,就可以解開了嗎?

   還是不會,因為三個角都崩塌了。

 


   沒有一個方法可以解開,沒有任何一角可以從崩塌的命運中悻存。

   感情一但捲進了三個人,總會有一個人受重傷。

 


   我不希望任何人受重傷,所以我慌,我亂,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在Feeling與昭儀

   之間,我該怎麼選擇?

 

   我沒有別人可以問,也不會去問別人,因為我只有子雲這個最知心的朋友。


   有許多其他的朋友對我說過,他們非常羨慕這樣的友情,他們說,子雲之於我,我

   之於子雲,跟身上的肢體沒什麼兩樣,正常人誰也不會笨到把自己的手腳卸下來。


   我可以說是幸運的,也是幸福的。

 

 

   當子雲有什麼不如意的時候,他不會找別人,他只會找我,反之,我也是。在我跟

   他相處的近十年間,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必須隱瞞的,「秘密」兩字在我跟他的友

   情當中不存在。

 

 

 

 


   ﹝癡人說夢。﹞

   子雲這麼回答我,在我問他如何能讓任何一方都不受傷的情況下,解開這一道習題

   之後。

 

   「總會有辦法吧。」

   ﹝辦法有,就是讓時間一直過,直到你不喜歡Feeling,或昭儀不再喜歡你。﹞

   「還有嗎?」

   ﹝沒有,你等死吧。﹞

 

 

 

 

 


   昭儀回新竹了,她在火車上打電話給我,說她已經離開了高雄,她會常找時間到

   高雄來看我,也希望我在放假的時候可以去新竹找她。

 


   她在回新竹的前一天,我為了賠罪,請她到國賓飯店吃飯。


   我一直記得那一天,是我看過她最像女人的一天。

   她抹上了淡淡的胭脂妝,一襲淺褐色的連身長裙,白色的高跟鞋,配了一件白色

   絲衫。

 

 

   「嘩....妳要去相親啊....?」

   在她住處的門口,我紮實的被她嚇了一跳。


   『什麼啊?我特地去買的耶!這輩子還沒穿過什麼高跟鞋,等等我走路跌倒的話

     你要有點紳士風度啊!』

   「我很不習慣,非常不習慣。」

   『等等你就習慣了,看久了就習慣了。』

 


   雖然昭儀這麼說著,我依然很不習慣,直到吃完飯,我還是很不習慣。

 

 

 


   飯後,她又要我帶她到壽山上去看星星。

   高雄壽山上的忠烈祠,是遠近馳名的遊覽地點,也是情侶們常去的地方。

 

   我跟昭儀並不是情侶,但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帶她到這裡來。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帶她到這裡?明明,這裡是我最希望能跟Feeling一起來

   的地方,我甚至有個奇怪的想法,我想在這裡的某一棵樹上刻上「Feeling我愛

   妳」。

 


   但在我認為,那是小朋友的做法。

 

 

 

 

 

 

 

   『當我一個晚上的男朋友吧!』

   昭儀這麼對我說,微笑的看著我。

 

   我被她這句話嚇了一跳,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

 

 

   『你有三秒鐘考慮的時間,三、二、一、停!』

   「.....」

   『不說話?不說話是好的意思嗎?』

   「妳....這樣我要怎麼....?」

   『哎呀!男孩子要大方點!而且這又不是一件難事。』

   「為什麼要當妳一個晚上的男朋友?」

   『因為這裡這麼多情侶,我們這樣很突兀。』

   「不會吧!又沒有人會注意我們。」

   『有!有!有!』

 

 


   她勾住我的手,俏皮的對我做了個鬼臉。

   我感覺她的手在我的手臂上顫抖著,她的頭髮在風的嘻弄中飄逸著,在這滿是情

   侶的忠烈祠,我們這一對不算情侶的情侶,似乎比別人更幸福。

 

 

 

 

 

 

 

 

 

 

   ﹝一個晚上的男朋友?﹞

   子雲皺著眉頭,滿臉問號。


   「是啊,一個晚上的男朋友。」

   ﹝我的媽啊!虧她想得出來。﹞

   「怎樣?」

   ﹝她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說這樣不好聽,不過在她懂得把握要回新竹的前一天

     晚上,大概是一種放棄吧!﹞

 

   子雲說完,拿起眼前的曼巴咖啡,看著他的書,沒有再理我。

 

   我不是昭儀,所以我不知道她提出「一個晚上的男朋友」這樣的要求,是不是算一

   種放棄。


   但我卻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像是一種東西在慢慢成型,而那個東西跟對Feeling的

   感覺似乎相像。

 

 

   那是喜歡嗎?

   我喜歡上昭儀了嗎?

 

   如果是的話,那麼這昭儀在高雄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只當她一個晚上的男朋友,不

   會太短嗎?


   如果不是的話,那這樣的感覺該怎麼歸類呢?

 

 

 

 

 


   那天要送她回家的路上,我鼓起了勇氣問她,一個晚上的男朋友,不覺得太短嗎?


   她的回答讓我完全無法去猜測那到底是不是一種放棄?在她要求我當她一個晚上的

   男朋友之後。

 

 

 

 

   『你想太多了,祥溥,那是開玩笑的。』

   進門之前,她笑著說。

 

 

 

 

 

 

 


-待續-

 

 

 

 

 


                    * 愛情不是數學,因為愛情永遠沒有答案。*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