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18)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Mon Nov  5 17:20:07 2001)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晴朗的放假天給我的定義,不只是天氣晴朗而已,還得包括心情。


   海軍放假可以說比陸,空軍爽個幾倍,因為我們終於回到陸地上。

   剛下梯口,踏到海星碼頭的土地上,感覺還在搖晃,地面載浮載沉的。

   走了近一個小時才出了海軍軍區,門口有一大堆計程車,司機蜂擁而上,跳表包車

   隨便說就隨便載,四五個人上了車就走,管他目的地是不是一樣,只要可以馬上離

   開那該死的地方,把人載到哪兒去都無所謂。

 

   「司機,麻煩你,鳳山。」

   我隨便上了一台計程車,塞了五佰元給司機。


   「安全第一,但麻煩你用最快的速度。」

   「阿兵哥,你很久沒放假了喔?」

   「上船後到現在已經兩個多月了。」

   「難怪啦!海軍仔一踩到陸地像野馬脫了韁繩一樣,說起來也是很可憐啦!」

 

   其實,司機是用台語跟我交談的。

 

   「我也是艦艇兵退伍的,我的印象很深刻,我第一次從船上下梯口,一踩到台灣的

     陸地,跟我同船同梯的一堆人,馬上趴到地上打滾,猛親,大叫,那個感覺現在

     還記得耶!」

   「我可以體會。」

   「所以喔,你們的心情我也是可以體會的啦!鳳山是吧?沒問題啦!絕對安全給你

     送到家。」

 

 


   我看著車窗外的高雄市街景,一幕幕以很快的速度往後跑,但卻一幕幕的往我心裡

   頭印下去,我沒有別的感覺,我只是一直一直對著自己說著:「高雄,我回來了。」

 

   「司機,我可以把車窗打開嗎?」

   「你盡量開,沒關係,陸地上的空氣一定值得懷念。」

 

   我按下電動窗開關,窗外的風迅速的撲向我的臉,高雄市十二月的空氣,冷的,但

   卻裹著熟悉的熱情,我對著迎面吹來的風猛吸,管他是不是空氣污染,管他是不是

   煙囂晨上,我只想把自己丟進高雄裡面,連毛細孔都能與空氣零距離。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身上那股軍人味給洗掉。

   我從來不曾感覺到,在自己家裡的浴室,拿著那把米白色蓮蓬頭,轉開那圓透明紫

   色的水龍頭,從蓮蓬頭裡噴灑出來的水,沖到自己身上時,竟然是那麼如仙似飄的

   一件事情。

 

   你一定不曾感覺過,洗澡洗到身體像在飄一樣。

   總覺得再多沖一下,我的身體就會往天的方向多靠近一點。

 


   放假時,我對時間的安排,是絕對的緊密,放假三天,會把三天當三十天用,放假

   五天,就會把五天當五十天用,同理,這次我休六天,我就把六天當六十天用。

 

   這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你不在一個時間裡只做一件事情。

 

   我在穿褲子的時候拿起電話,撥出子雲的號碼,我在扣上衣紐扣的時候,子雲把電

   話接起來,我跟子雲約好五個小時後台中火車站見的時候,我已經把外套穿上,我

   在找尋錢包,鑰匙的時候,也順便把要留給爸媽的紙條寫好了。


   我一邊準備到台中要換洗的衣服,一邊拿著吹風機吹頭髮,我計劃著這一次的台中

   之行要到哪裡玩的時候,我已經替相機換好底片。


   子雲說,三天後的耶誕節,台中會有很多慶祝活動,當然,慶祝活動本身是不好玩

   的,我們的目的,是辣妹。

 

   我關上門,插入鑰匙,按下電梯,鎖上門,把衣服拉撐,把頭髮順一順,窗外的天

   氣很晴朗,我的心情也是。

 

   但家裡突然電話響起,我急忙拿出鑰匙,打開門衝進去,正準備要接起時,就已經

   掛斷了。


   我又關上門,插入鑰匙,按下電梯,鎖上門,把衣服拉撐,把頭髮順一順,窗外的

   天氣一樣晴朗,我的心情也是。

 

   家裡電話又響,我又急忙拿出鑰匙,打開門衝進去,接起電話,但我還是慢了那麼

   零點零幾秒,電話那頭只有嘟嘟嘟的斷線聲。

 

   我再一次關上門,插入鑰匙,按下電梯,鎖上門,把衣服拉撐,把頭髮順一順,窗

   外的天氣依然晴朗,我的心情有點怪,因為電話。

 

   我拿出鑰匙,把門打開,遠遠的看了看電話,它似乎沒有再響起的徵兆,我慢慢的

   關上門,轉動著鑰匙。

 

 

 

 

   然後,電話又響了。

   我迅速的把門打開,衝到電話旁,把電話接起來。

 

 

 


   『喂,請問唐祥溥在嗎?』

   電話那頭,一個女孩子,輕輕柔柔的聲音,像是剛睡醒的漫然。


   「我就是,哪位?」

   『猜猜看,我是誰?』

   「如果我知道,就不需要猜了。」

   『你不想猜?』

   「我是猜不著,不是不想猜。」

   『你還是一樣直接,即使你的語氣很客氣,但你說話永遠都只留一點點空間給別人

     。』

   「不會吧....妳是...」

   『我是昭儀。』

 

 

 

 

   我的思緒瞬間掉到多年前,我跟子雲第一次遇見昭儀的時候。


   記得,那是在籃球場邊,我跟子雲還有阿群,正在跟另一個隊伍打三對三鬥牛,場

   邊有很多人觀看。


   阿群也是我們的死黨之一,他的名字被子雲拿去寫《這是我的答案》,他大喊無辜

   ,但對子雲卻是滿心的支持。

 


   後來,有個女孩子喊了一聲:『Play one。』,讓在場的許多人都嚇了一跳。

   在那個球場上,我,阿群,加上子雲的陣容,是很難被打敗的,當然,這種優勢只在

   那個球場上成立。


   但因為隊伍太多,輪到那個女孩的隊伍上場時,已經天暗,籃框已經變成一團黑影。

 


   ﹝小姐,抱歉,天黑了,沒辦法繼續打下去。﹞

   子雲對著那個女孩說,而那女孩的隊友也已經背起背包離開。


   『我等了這麼久,你說不打就不打?』

   ﹝不,小姐,我不是說不跟妳打,而是天真的已經黑了,已經看不到籃框了。﹞

   『我看得到。』

   ﹝小姐,我們不是要為難妳,這樣吧!明天下午繼續,我們等妳。﹞

   『我要現在打。』

 

   子雲沒辦法拗得過她,說了句抱歉,拿起東西就走。

   我跟阿群沒說話,跟在子雲後面,離開了球場,她也沒再說話,拿了她的東西,跟

   在我們後面。

 

   我以為子雲不說話,阿群沒搭腔,我也沒有發言,她沒繼續抗議的情況下,這件事

   就結束了。


   但我卻因為她的一句話,陪她在天黑之後的球場,打了兩個多小時的球。

 

   『今天沒跟你們打,明天我就不在高雄了。』

 

 

 

 

 

 


   「很巧,今天我放假,妳就打電話來了。」

   『放假?』

   「是呀!我變成軍人了,現在在海軍。」

   『啊!?真的?』

   「是呀!妳不是搬到新竹去了嗎?」

   『我又搬回來了,不過,只有我一個人搬回來。』

   「為什麼?」

   『我故意考回高雄呀。』

 

 

   我跟她聊了好一下子,從以前到現在,從近況到不遠的未來。

   這感覺像是多年沒見的好友,想把自己這些日子來的事情一次就讓他了解一樣,話

   閘子一開,嘴巴就停不了。

 


   「那妳現在在哪?學校宿舍?」

   『對呀,我很無聊,想找你去看電影。』

   「真可惜,我現在要到台中去了,子雲在台中等我。」

 

 


   我以為我告訴她我要到台中,而她也沒有多表示意見的情況下,這件事情,這通電

   話,就這樣結束了。


   但我卻因為她的一句話,留在高雄,這一留就是三天。

 

 

   『今天沒見到你,不知道還要等多久。』

 

 

 

 

 

 

 


   -待續-

 

 

 

 

 

 


           * 妳出現的突然,但我的生命卻像是已經...等妳很久了一般...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