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15)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Mon Oct 15 13:29:02 2001)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五銖錢同學,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沒什麼啦,一年才一次的生日。」

   『蛋糕好吃嗎?』

   「嗯!好吃!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檸檬蛋糕。」

   『...可...我做的是櫻桃蛋糕...』

   「啊....」

 

   在她家前面的路口,晚上的十點三十分,她的生日,我第一次送她回家。

   今晚的她,很美,比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做的蛋糕很好吃,只是我怎麼都吃不出

   櫻桃的味道。

 

   『你是怎麼去找這個禮物的?』

   「這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作「秘密」。」

   『呵...你又在耍白癡了。』

   「這麼晚耍白癡不好,所以妳趕快回家吧。」

   『嗯。謝謝你,再見。』

   「Bye-bye。」

 

 

 

 

 


   「她生日。」

   ﹝什麼時候?﹞

   「明天。」

   ﹝買禮物啊。﹞

   「錢我有,禮物我不會買。」

   ﹝那送錢好了。﹞

   「哇銬!打電話問你就是要你給意見,你忍心見死不救?」

   ﹝你今天才知道?﹞

   「不,幾天前知道的。」

   ﹝你不早點說,這麼晚到哪去買?﹞

   「不很晚啊,還不到九點耶。」

   ﹝晚上耶!你乾脆到7-11去買,再叫櫃檯幫你包裝,你想想,生日禮物用7-11塑膠

     袋包裝,夠酷吧!﹞

   「哇銬!那乾脆在價格標籤上寫生日快樂不就更炫?拜託喔...老大,時間緊迫,別

     跟我開玩笑了。」

   ﹝誰跟你開玩笑啊!I mean serious。﹞

   「明天早上十點,你學校門口見。」

   ﹝明天?你是已經保送上台大了是不是?四月就在放暑假啦?﹞

 

 

   子雲是拗不過我的,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

   我也不太喜歡拗他,可是他就是一副「人不拗我心不甘」的樣子,讓人看了不拗他兩

   下都覺得不忍心,也對不起自己。

 

   隔天早上十點,我在他學校門口等了近二十分鐘,他還是不見人影。

   後來他從我後面出現,嘴裡咬著漢堡,右手拿了杯咖啡牛奶,把我拖到他學校旁邊的

   巷子口,指著圍牆對我說:


   ﹝如果還有下一次的話,請你到圍牆邊等我。﹞

   「你爬牆?」

   ﹝講爬牆多難聽。﹞

   「那不然呢?」

   ﹝不過難聽歸難聽,還是講爬牆好了。﹞

 


   其實,我們真的不知道要買什麼,之前並不是沒有買過生日禮物送給女孩子,不過大

   都亂買,因為我們把這種事當做是肉包子打狗,所以那些肉包子大概都不會很大。


   我們幾乎什麼都找過了,貴的到香水,項鍊,耳環,戒指,皮包,便宜的到路邊免費

   索取的護膚卷,髮廊的剪髮燙髮半價優惠,和春戲院任意院線五十元貴賓卡,有用的

   到歷史地理歷屆考題總整理參考書,大學聯考英文詞彙總編,立可白橡皮擦墊板原子

   筆,沒用的到叮叮噹噹風鈴一只,帥帥劉德華超大布掛,死都不會在上面記事的軟木

   備忘板。

 

   到了下午,我們幾乎放棄了,坐在新崛江商場的路邊,喝著麥香紅茶。

   我跟子雲也都是那天才發現,原來要認真的選個肉包子是這麼困難的一件事情。

 

   直到我看到我面前的櫥窗上貼著一張DEMO,DEMO上的史奴比跟加菲貓充斥著整個版面

   ,我才赫然驚覺,這個肉包子竟然這麼大顆。

 


   ﹝兩千一....我看你的機車要改喝柴油了。﹞

   「還好帶夠錢,不然大概只能買顆貓頭。」

   我抱著...不!應該是說我跟子雲一起抱著那跟我們一樣大的加菲貓,從新崛江辛苦

   的走到大馬路上。


   可想而知,我們的機車是載不動的,更別說要有人上去騎,我們想叫計程車,可是我

   們錢不夠。


   再過兩個小時就要到補習班上課,即使有辦法到補習班,也沒辦法把這隻該死的貓放

   到教室裡。

 

   ﹝等死吧,反正我不用上課,我陪你。﹞

   「幹嘛那麼悲觀?大不了退回去不買了行吧!」

   ﹝好啊好啊!換史奴比。﹞

   「我也想換啊!可是她喜歡加菲貓。」

   ﹝女人很奇怪,都喜歡這種懶得要死的東西,虧牠還是隻貓,牠應該叫加菲豬吧!﹞

   「可是我又聽說,不喜歡史奴比的女孩子把牠取了另一個名字。」

   ﹝什麼名字?﹞

   「牧鳥犬,原因是因為牠身邊那隻小黃鳥。」

   ﹝哇銬!簡直是污辱。﹞

   「算了,別跟女人一般見識。」

 


   我走到路邊的攤販,買了兩杯泡沫紅茶,身上只剩十五元。

 


   「我看,我還是用走的到補習班,還有兩個小時,一定走得到。」

   ﹝今天上誰的課?﹞

   「數學,方傑。」

   ﹝方傑,嗯....很久沒看見他了....﹞

   「是啊,他還是一樣會叫學生到台上算數....」

 

   話沒說完,我跟子雲都瞪大眼睛,長長的啊了一聲,抱著加菲貓,跑到電話亭打電話

   到補習班,確定方傑的下落。

 

 

 

 

 

 

   「在下課之前,我要利用一點時間來實現我去年答應過某個同學的諾言。」

   方傑拿著板擦,擦拭著黑板。


   「相信大家都還記得去年,有位同學解出了我所出的題目,而我答應他,會為他做

     一件可能的事。」

   他放下板擦,拍了拍手。

 

   「今天,他提出了一個要求,一個非常簡單的要求。」

   大家開始交頭接耳,唏唏唆唆。

 

   「首先,我們先祝坐在教室左後方的鄭同學生日快樂,請鄭同學到台前來。」


   全班同學同時回頭,視線在尋索著她。

   她紅著臉,站起身,慢慢走到台上。

 

   「有個男孩子買了個禮物給她,但因為禮物太大,搬進教室也沒地方擺,所以禮物

     暫時放在我車上,等等下課後,我會親自送到鄭同學家去。」

 

   全班同學一陣驚呼,鼓掌叫好。


   「鄭同學,妳應該知道這禮物是誰送妳的吧?」

   『不知道...』

   「不知道沒關係,我受人之託不能公佈他的身份,不過我可以告訴妳,他是這些男

     孩當中的其中一個。」


   又是一陣驚呼,鼓掌叫好。

 

   「妳有沒有話想說?」

   『呃...我只能說...謝謝。』

 

 

 

 

 

 

 

 

 


   『謝謝...』

   在她走進家門前,她在門口站住了腳,又回頭對我說。


   「不謝。」

   『我還是有個問題想問你。』

   「請說。」

   『你還是喜歡史奴比嗎?』

   「是啊。」

   『嗯,你很有主見。』

   「這是好現象嗎?」

   『不算壞。』

   「嗯,再見,快進去吧。」

   『Bye。』

 

 


   其實,我不算是個非常有主見的人,因為我認為「主見」這樣模糊不清的個性,得看

   你遇到怎樣的人而定。


   在子雲面前,我跟子雲的主見大致相同,鮮少有異,在同學面前,我的主見通常會是

   大家都容易採納的意見。

   但是在她面前,我不會有什麼多大的主見。

 

   因為在那隻加菲貓的項圈中間,我夾了張生日卡,上面寫了:

 


                       「鄭同學:


                         我其實也可以試著喜歡加菲貓。

                         生日快樂。


                                            By 五銖錢 1996/4/13」

 

 

 

 

 

 

 

 

   -待續-

 

 

 

 

 

 

 


               * 愛情是液體,因為把它灑了出去,只會蒸發,不能收回。*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