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9)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ue Aug 28 13:05:44 2001)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模擬考,在一個禮拜之後結束了。


   補習班宣佈成績的速度很快,所有的工作人員,包括班導師,工讀導師,工讀生,

   接線生,大家都關在工作室裡。沒有一個不加入批閱考卷的行列。


   因為我跟子雲時常被叫到冷氣機前面的關係,班導非常認識我們,他以一小時八十

   八元的工資,請我跟子雲幫忙。

 

   我們的工作很簡單,就是跟整理試卷的女工讀生聊天,當有老師或主任在場時,工

   作個五分鐘,就可以伸個懶腰,嘴裡嚷著:「嘩.....好累....」,就可以離開工作

   室去摸魚了。

 

   在工作接近尾聲的時候,我們發現工作室裡的角落,放著一疊紙,那是我們的模擬考

   作文試卷。

 

   我非常記得那一次作文題目,叫做:《如果我會飛》。

 

   剛開始拿到題目的時候,大家都驚呼一聲,有人高興,有人難過,有人不動聲色,也

   有人只在旁邊的姓名欄上寫了名字,其餘空白。

 


   這樣的題目,其實非常極端。

   在我的感覺裡,它是個很艱深的題目。有一種它想引出你內心裡一些釋放不出的感覺

   ,它像是鳥籠的那扇小門,在某一天被人開啟了,要不要飛走,看鳥兒決定。


   高興的人,不消說,他們百分之百飛走,飛得遠遠的,永遠都不想再跟鳥籠見面,即

   使鳥籠裡的日子,吃喝拉撒全然不需操心。


   難過的人,我想,他們跟我一樣,準備了一大堆時事,文學等等的資料,卻一點兒也

   派不上用場,自己又是個不知道鳥籠門在哪兒的,怎麼飛?

 

   不動聲色的人,其實是最不簡單的,他們根本讓人看不出來這樣的題目能讓他們發揮

   到怎樣的境界。


   不過子雲說我想太多,他說這些不動聲色的人,雖然不知實力如何,但大概會在紙上

   寫著:

 

   「神經病!人就不會飛還問這種鳥類問題,根本就是找碴嘛!你飛給我看啊!飛啊!

     你飛啊!」

 

   那只在姓名欄寫上名字的人,除了他們完全放棄之外,就是他們用這樣的方式,對這

   樣的問題作出無言的抗議。

 

 


   我在那一堆考卷中,翻找著她的,但第一張翻到自己的,得分多少,我已經忘了,不

   過記得是個不太能入目的分數。


   第二張翻到林建邦的,因為他是又高又帥又聰明的雄中學生,所以我自認不敵,就省

   略了沒去看。


   第三張翻到子雲的,分數之高令人咋舌,隨隨便便三兩段,把國文老師唬得一愣一愣

   的。

   當中的某一段,他是這麼寫的:

 


                                「御風載雲染天光
                                  夢霧沌之境迷茫
                                  飛凰棲所燃慕煙
                                  揚翅只盼鳳知詳」

 


   其實,這首詩並沒有符合七言絕句或律詩的要求,完完全全是唬爛,要不是國文老師

   看出他那兩句「御夢飛揚」、「雲之所盼」的話,他的分數大概是個位數的。

 


   在很後面很後面幾張,找到了她的作文試卷。

   在一疊紙當中,放得越下面的,表示越早交卷。

   那我以我剛才所找到的順序來說,最先交卷的是她,然後是子雲,再來是超級高中生

   ,最後才是我。

 


   我很認真的應付這個題目,是因為我重視分數,所以我寫得久,最晚交卷。

   超級高中生因為太超級了,所以我沒辦法猜測他的想法。

   子雲天生就比較會寫這些有的沒的,所以他隨便寫,也就隨便交。

   而她呢?

 

   這樣的順序,其實沒有很大意義,只是可以隱約猜測出來,她對這個題目,是怎樣去

   看待的。


   她可能不太會寫,所以索性放棄它,畢竟這不是聯考。

   她可能不太想寫,所以索性放棄它,畢竟心情比較重要。

 

   既然她這麼索性,那麼,我也就索性的看了看她究竟寫了些什麼。

 

 


   『我是Feeling,從很久以前,大家就這麼叫我,直到現在,依舊如此。

     Feeling,是感覺的意思,感覺不會落地,所以我一直是飛翔的。

     我在我的Feeling裡飛,在我的想像裡飛,在我的心裡飛,也在你的心裡飛。

     一直記得,第一個叫我Feeling的人,就是笨笨的你。

     你總喜歡告訴我:「Just follow your feeling。」,眼裡總透出那麼一絲遙遠

     的感覺。

     你說,我的名字很有Feeling,不像你的名字土里土氣,所以,你一直都叫我Feel

     ing,我也只喜歡你叫我Feeling,別人叫我Feeling,都沒有Feeling.........』

 

 

   這張試卷,她只拿了五分,想當然爾,因為她完全離題了。


   但離題與不離題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為什麼離題?


   子雲看了之後,嘴裡一直念著Feeling,他說她的作文,很像在數來寶,很像在繞口

   令。

   而我,在她的作文中,看見了名叫「思念」的東西。

 

   其實我並不訝異,因為早在她的三民主義講義裡,我就已經看見了。

   這個「你」字,我感到相當好奇。

 


   後來,我想了很多,但我知道,只有她能給我答案。


   在所有閱卷工作都告一段落之後,公佈成績的時候也就到了。


   林建邦很不意外的,拿了很高的分數,很前面的名次,在第一類組的排名裡,他是

   公認能必上台清交的。


   子雲是二類的,他的成績本來就不差,分數距離他想念的政治大學,也只有一點點

   的而已。


   而我跟她很巧合的,拿了相同的分數。

 


   『同學,數字的組合這麼多種,我們竟然會一樣。』

   她在我旁邊看著成績,拍拍我的肩膀說。


   「那麼,是不是表示我們很有緣呢?」

   『如果這也能牽扯到緣份,那大概就是了吧!』

   「那,妳認為,我們這樣的分數,哪所學校才是妳意中的容身之所呢」

   『當然是國立的好,中正或中央吧。』

   「此話當真?小生我與姑娘所想正巧又如分數一般的契合。」

   『是嗎?那大俠認為,該去慶祝一番是嗎?』

   「姑娘果然好耳力,竟然聽出我話中帶有暗示語氣。」

   『暗示歸暗示,慶祝歸慶祝,沒時間,沒好地方,慶祝是沒辦法成立的。』

   「擇日不如撞日,有緣就是好時間,小生提議現在,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好是好,但大俠若再如此說話,那咱們就展輕功慶祝去吧!』

 


   我們並沒有展輕功去慶祝,除了我們不會輕功之外,其實是我們有摩托車。


   子雲因為拿到了閱卷的薪水,繳到他女朋友那兒去了,所以身無分文,回家看電視

   啃麵包。

 

 

   我跟她到了九如路麥當勞,點了兩份餐,因為是慶祝,所以她不讓我付錢。

   大家都知道,餐點裡有薯條,所以我向服務生要了兩包番茄醬,兩包砂糖。

 

   『要砂糖作什麼?』

   「攪拌。」

   『和著薯條一起吃嗎?』

   「是啊,很好吃。」

   『怎麼想出來的?』

   「子雲教我的。」

   『你跟子雲好像很要好。』

   「是的,他是個怪怪的好人。」

   『既然是好人,為什麼又怪怪的?』

   「因為他好的地方都怪怪的。」

 

   她沒有再問我什麼,低頭看我把砂糖跟番茄醬混在一塊兒。

 

   「想學嗎?」

   『是有點興趣,不過,不知道好不好吃。』

   「肯定好吃!試了妳就知道。」

   『那你教我。』

   「首先,我們要向服務生點餐。」

   『這我知道。』

   「然後是付錢。」

   『這我也知道,請你跳過那些部份。』

 

   她呵呵的笑,她的眉跟她的眼睛像一幅畫般的細緻。

 

   「番茄醬與砂糖的比例是一比一,多則太甜,少則無味。」

   『嗯,然後呢?』

   「先擠出一包番茄醬,然後鋪上一層砂糖,再把第二包番茄醬蓋上去,最後鋪上第二

     層砂糖。」

   『嗯,繼續。』

   「拿出較短叫堅韌的薯條一根,開始作圓型攪拌。」

   『如果我想作三角形攪拌呢?』

   「這問題有找碴的味道。」


   她又呵呵的笑,撫著額頭。


   「攪拌要自然,要柔順,有感情,像是為情人按摩般的輕柔。」

   『可是你說起來的感覺很煽情。』

   「煽情?看來妳吃薯條的心情很不同。」

   『是你把那感覺說的很煽情的。』

   「感覺是自己從心裡面跑出來讓妳感覺的,妳感覺煽情,那就是煽情。」

   『聽起來好像是我的錯。』

   「不,我只是想告訴妳,Just follow your feeling。」

 

   當她聽到這句話時,她抬頭看了我一眼,視線開始聚焦,渙散,聚了又散,散了又

   聚。

 

   『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她恍惚著,有點意識不清的說。


   「祥溥,祥瑞的祥,溥儀的溥。」

 

 


   後來,她說了句抱歉,跑出了麥當勞。


   我手上拿著堅韌的薯條,眼前是尚未完成攪拌的番茄砂糖醬,還有她沒有吃的麥香

   魚,心裡是一陣錯愕,腦海裡,是她轉身離開前的淚眼。

 

 

 

 

 

 

 

   -待續-

 

 

 

 

 

 

 

                 * Just follow your feeling,只跟著妳的感覺走。*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