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3)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Aug  9 12:20:41 2001)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我望呆了好一下子,對著那張有她筆跡的紙條。

 

  『同學,謝謝你的誇讚。我姓鄭,你呢?』『同學,謝謝你的誇讚。我姓鄭,你呢?』

  『同學,謝謝你的誇讚。我姓鄭,你呢?』『同學,謝謝你的誇讚。我姓鄭,你呢?』 


  『我姓鄭,你呢?』『我姓鄭,你呢?』『我姓鄭,你呢?』『我姓鄭,你呢?』

  『我姓鄭,你呢?』『我姓鄭,你呢?』『我姓鄭,你呢?』『我姓鄭,你呢?』

 


   我被那簡簡單單的幾句話迅速淹沒,如果用漫畫手法來表現,當時我可能會被畫成

   一個看著紙條發呆流口水的癡呆。

 


   『我姓鄭,你呢?』


   這句話,有五個字,一個逗號,再加一個句號。

   可是我什麼都看不到,我只看到最後的兩個字:你呢?

 

 

   「她問我耶!!她問我耶!!」

   我壓低聲音,拉著子雲衣服亂扯,掐著他脖子猛晃,話語背後隱藏著一股隨時會爆

   發的興奮。


   ﹝她問你...可是我的脖子....不會回答她啊...﹞

   子雲快斷氣似的擠完這句話。


   「快!快!快!接下來寫什麼?」

   ﹝她問你你就回答她啊!你該不會樂到姓什麼都忘了吧?!﹞

   「就這樣?一句“ 我姓唐 ”就好了?」

   ﹝不夠嗎?剛剛三圍問了沒?﹞

 

   哇銬!

   都已經事隔十數分鐘了,他還記得三圍的事。

   這種時候問這樣的男人沒用,他們只記得數字問題而已。

 

   子雲曾經跟我提過數字這東西很神奇,它簡簡單單,卻能營造出很複雜的心境。

 

 

 

   他說,把喜歡的女孩子生日記起來,拿來當提款卡密碼,哪天故意請那女孩子幫你

   領款,如果你們的關係或她對你的印象一向不錯的話,那麼錢領出來,她的感情也

   順便領給你了。


   不過,他高二時曾經做過這樣的事,藉故請他喜歡的女孩子到學校門口提款機領兩

   千元,在一陣大排長龍之後領到的,是一張明細,上面標註的餘額只有十七元。

 

   他又說,把喜歡的女孩子車牌號碼記起來,以後停車時無論如何都要停在她旁邊,

   這樣既自然又不怕尷尬,如果你們的關係或她對你的印象一向不錯的話,那麼哪天

   提早下課的話,可以邀她去西子灣看海。


   不過,這餿主意又出了岔子。

   又是高二,到圖書館念書,為了把車停在那女孩的車旁邊,硬是把別人的車抬到別

   的地方,但他沒注意到地上的停車格,中午要吃飯時,從他的車子開始往左,全部

   遭吊。

   那女孩子的車子停在他的右邊。

 


   這兩個例子告訴我,我不能聽他的,因為我的提款卡沒有錢,而且那次吊車,我的

   車子停在他的左邊。

 

   現在,他對三圍這數字很感興趣,還說他想到香港或日本的銀行開個戶,因為那邊

   的銀行所發的提款卡,需要六位數的密碼。

 

   ﹝你想想,362436這樣的提款卡密碼,誰會忘記?﹞

   大二時,他是這麼告訴我的。

 

 

 

 


                               「鄭同學,我姓唐。

                                 等等下課有空嗎?」

 

 


   我換了張紙條,點了點她的肩頭。

   把原來那張紙條折好,收到我的皮夾裡。

 

 


                          『第一節下課?還是第二節下課?』

 

 

   我的鼻間又彌漫一陣香氣。

   她笑了一下,把紙條放在我桌上。

 

 


                           「有差別嗎?

                             如果我說兩節下課都要呢?」

 

 

   我伸了伸舌頭,驕傲著自己想出來的問句。

 

 


                            『有差,而且你有點貪心。』

 

 


   這次她沒有回頭,只是直接把紙條放回來。

 

 


                             「這次貪不成,下次也行。」

 

 


   我發現,每次要把紙條傳給她的時候,點她肩膀的那一瞬間,我的呼吸會有不一樣

   的轉變。

 

 


                            『第一節下課,你要幹嘛?』

 

 


                   「我們從學校趕來,還沒吃晚飯,想邀妳一起吃。」

 

 


                              『吃什麼?你請客嗎?』

 

 


                          「只要妳點頭,那有什麼問題。」

 

 

 

                           『好,但下次吧,我有帶吃的來。』

 

 


   然後,她把紙條拿回來,手上多了一盒義美小泡芙,還奶油口味的。


   她沒說話,只是示意請我吃。

   我笑著說了句謝謝,接過紙條,但沒有拿小泡芙。

 

 


   下課後,她很迅速的合上課本,跳下座位,離開教室。

 

   子雲已經睡著了,趴在課本上呼嚕呼嚕的。

   這不能怪他,因為三民主義實在是沒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我肚子餓,搭電梯到樓下的7-11,買了個土司跟牛奶。

   結帳的時候,看到她剛結完帳走出7-11,然後走到一台機車旁邊,打開置物箱,拿出

   一些東西。

 

   我走出7-11,看了看那台車,那是一台黑色豪美。

 

 

 

 


   ﹝我肚子餓了。﹞

   第二節課已經快上了一半,子雲才醒過來,嗚嗚呀呀的說。


   我把土司遞給他,卻忘記交代他要留一些給我,結果他五分鐘就吃光了。

 

   「哇銬!」

   我驚訝著他的速度,銬了他一聲。


   ﹝哇銬!好難吃。﹞

   「哇銬!!吃完就算了,還嫌它難吃,你共產黨啊!」

   ﹝哪買的?﹞

   「樓下7-11。」

   ﹝那難吃就算了。﹞

 


   他沒再說話,趴著又繼續睡。

   班導師從他旁邊走過去,用書鏘他的頭,他起來說了一句話,就到冷氣機前面報到

   了。

 

   他說:﹝哇銬!誰打我?﹞

 


   五分鐘後他回來了,剛坐定,就看到她在打瞌睡。

   是的,沒錯,是她在打瞌睡。

 

   ﹝你的鄭小姐睡著了。﹞

   「沒關係,讓她睡,我會掩護她的。」

   ﹝真偉大,看來你好像胸有成竹的樣子。﹞

   「那還用說?等等下課,包準有你瞪眼的份。」

   ﹝什麼事?﹞

   「我知道她的車是哪一台了。」

 


   子雲的眼睛,不但像是看到女人裸奔一樣瞪大,而且那個女人可能已達知天命的高

   齡。

 


   ﹝那你的車咧?﹞

   「你說咧。」

   ﹝停到她旁邊了?﹞

 

   我點點頭,自己都感覺到自己的驕傲。

 

   ﹝哇銬!﹞

   「沒什麼啦。」

   ﹝果然厲害,學的真快。﹞

   「那是因為有名師教導啊。」

   ﹝還好還好,名師也得有高徒啊。﹞

 


   因為得意忘形,我又在課本上劃了一個不知道什麼鬼的重點。

   這時,子雲突然捉住我的手,認真的問了我一個問題。

 

 

   ﹝三圍咧?你問了沒?﹞

 

 

 

 

 

 


   -待續-

 

 

 

 

 

 

                 * 子雲說:沒有人是完美的,就連處女座也不例外。*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