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42
時間: Tue Dec 17 18:39:59 2002

 

 


    日子平淡的過著,儘管我的內心一點也不平靜,但日子總是要過下去的,我

每天奔跑在排球場裡,努力的找些事做,這樣我才不會有時間想起那些像針一般

尖銳得會扎痛人心的過去。

 

    秉滄學長再也沒有來找我了,偶爾會聽排球隊裡的學長們提起他,聽他們說

他過得並不好,跟女朋友之間發生了好大的爭執,二個人一向濃郁的感情面臨了

嚴重的考驗。

 

    聽著那些關於他的蜚短流長時,我仍會覺得心酸,還是會一個人躲到沒人會

發現的角落痛哭失聲。

 

    表面上我好像一切都很好,在慧俞她們面前也總是微笑,堅強得讓人無懈可

擊,但其實內心裡早已經千瘡百孔,每一吋的自己都是不完整的。

 

    曾經在我生命裡扮演著重要角色的人,一個一個都離我而去了,秉滄學長是

這樣,培傑學長也是這樣,他們都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從我的世界裡遠遠的飛

到我再也望不見的天涯的另一端。

 

    有時候我會想起那段在我還沒有遇見秉滄學長之前的日子,那時的快樂似乎

是很單純的,沒有太劇烈的情感起伏,快樂與悲傷都是很簡單的,沒有滲雜太多

複雜的因素,我在每個人的呵護中學習成長,日子過得很愜意。

 

    然後秉滄學長出現了,他用帶著掠奪性的姿態,走進了我的世界,住進了我

的心裡,從此我的世界因為有他,而變得不一樣了,那些龐大的歡笑與難過,還

有尖銳的寂寞,讓我開始蛻變、開始成長、開始認清美麗表面背後的殘缺與醜陋。

 

    這樣的醒悟是一種打擊,愛情只是一種幻象,而現實卻是殘酷的。

 

 


    天氣已經開始轉暖了,亮澄澄的午後陽光卻始終晾不乾我心裡的陰晦。

 

    「梁曉昭,妳等一下趕著回家嗎?」三月裡某個練完排球的下午,芳雅學姐

笑盈盈地站在我面前問著。

 

    我搖搖頭,一臉疑惑的看著芳雅學姐。

 

    她看起來也很好,終日笑笑鬧鬧的,讓人很難把那天抱著培傑學長哭得淒楚

悲慟的她想像成同一個人。

 

    「那妳等一下可以陪我去吃些東西嗎?不會擔誤妳太多時間的。」學姐仍是

笑,一雙眸子水盈盈的很迷人。

 

    「好。」我實在找不到有什麼藉口可以拒絕她。

 

    「那妳要等我喔,我今天是值日生,收完球後就來找妳。」芳雅學姐像個小

孩子似的突然開心起來,接著蹦蹦跳跳的跑進球場點球數。

 

    於是我只好走到大榕樹下,將身體靠在樹幹上,呆呆地站著等學姐。

 

    我仰著頭向上看,看見黃澄澄的陽光從樹葉的縫隙間灑落下來,一點一點

的,映得像樹上結滿了金黃色的果實一樣,我的心情還是很沈重,愛情離開了,

傷心的心情卻未曾稍離,依然緊緊地纏住我。

 

    「好了好了,我們可以走了。」芳雅學姐喘著氣跑到我面前時,臉上掛著上

揚45度的美麗弧線,「沒有等很久吧?」

 

    我搖搖頭,臉上的表情被她的微笑傳染了,於是傻傻地隨著她笑著。

 

    「那走吧!我們去阿婆那裡吃關東煮。」芳雅學姐親暱地走過來勾住我的

手,她身上漫著淡淡的香氣,聞著時讓人覺得很舒服。

 

    我不知道芳雅學姐現在到底有沒有跟培傑學長在一起,不過看她現在的樣

子,我覺得也許他們已經開始交往了吧!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講話,芳雅學姐在我身邊輕輕地哼著歌,像隻快樂的小雲

雀。

 

    「吃點東西吧!我請客。」芳雅學姐夾了一支黑輪、一支米血放進盤子裡,

將盤子遞給我,熱情的問著:「這樣夠不夠?不夠的話這裡還有,看妳要吃什麼

就拿什麼吧。」

 

    「這樣已經夠了。」我輕聲的回答著。

 

    「妳現在跟江秉滄還好嗎?」我們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我才咬一口黑輪,芳

雅學姐就開口問著,聲音裡滿滿是關心。

 

    「已經分手了。」我勉強的扯著笑。

 

    芳雅學姐點點頭,揚起眉毛:「這樣很好啊,他那個人對感情太隨心所欲了,

容易傷害了喜歡他的女生,不值得的。」

 

    我的心頭又是一陣酸,不知道該如何答話。

 

    「我知道要忘記並不容易,畢竟曾經深深喜歡過,可是這就是成長,總是要

跌倒了、受傷了,才會記得這些成長的過程,焠煉過後才能重生,這些都是過程,

一個步伐一個步伐的走著,才能走到未來的美景。」芳雅學姐的話像一道暖流,

緩緩的流過我的心中,沖散了一些情傷帶來的疼痛。

 

    我只是低著頭,並不看她,眼睛跟鼻子都酸酸的,心裡不明白為什麼芳雅學

姐從不氣我、怨我搶走了培傑學長駐留在她身上的注意力,她是真的不在意,還

是只是一直在壓抑?

 

    有時候我覺得女人真的很悲哀,為了成全自己的愛情,總是會心甘情願的忍

氣吞聲,就算心裡的痛再劇烈,仍然不顧一切的要愛著她愛的那個男人。

 

    在芳雅學姐身上,我嗅到和我相同的氣味,我們都是這樣的女人,只是現在

我選擇了逃脫,但她呢?

 

    「梁曉昭,我希望妳可以快樂。」我聽見芳雅學姐這樣子說時,忍不住抬起

頭看著她,她的眼神很溫柔,表情從容的對我微笑著。「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喜

歡妳,雖然妳曾經是我的頭號情敵,雖然妳的存在對我造成很大的威脅,可是我

就是沒有辦法討厭妳,看見妳跟我一樣在愛情裡跌跌撞撞的,我就會覺得很不忍

心,我們都堅持自己的愛情,情願放棄身邊更好的選擇,也不願意向愛情妥協,

可是這就是我們要的愛情方式,不是嗎?不要別人的認同,只要忠於自己的感覺

就好。」

 

    我點點頭,整個人癱瘓在她的溫柔裡,完全答不上腔。

 

    「那麼妳有沒有想過試著去接受夏培傑?」頓了一頓後,芳雅學姐突然牛頭

不對馬嘴的冒出這句話。

 

 

 

 


           我們情願在愛情裡跌跌撞撞,不輕易妥協,也不隨便就揚棄堅持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