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41
時間: Tue Dec 17 18:39:00 2002

 

 

    江秉滄來我們教室找過我幾次,每次都被慧俞她們把他擋開,他打了幾次我

的電話,只要他一打電話來,熟悉的電話號碼顯示在電話機或者手機上時,我的

心裡就會湧出一陣酸,接著我就會把電話插頭拔掉,把手機關機。

 

    每天我刻意避開他,提早跑到公車站去坐公車到學校,避免會直接跟他碰頭

的機會,我知道我必須殘忍一點,這樣才能夠真正的救贖自己。

 

    慧俞她們三個人現在跟我簡直是形影不離了,我知道她們三個人都很擔心我

的狀況,怕我又心軟的回頭去接受江秉滄的道歉。

 

    「妳知道很多女生就是因為太容易心軟了,才會這樣子葬送掉自己一生的幸

福的。」常常慧俞都會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秉滄學長並不知道我已經知道他有女朋友的事,我其實明白我不能躲他一輩

子的,總該找個機會跟他把話講清楚,讓他知道自己被三振的原因。

 

    「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太危險了,妳對他根本就沒有一點點的免疫能力

啊,讓妳單獨跟他碰面,妳怎麼被吃得屍骨無存都不知道喔!」當我說出我想跟

江秉滄單獨見面,好把話講清楚時,第一個跳出來反對的就是至萱。

 

    「可是這樣子拖下去也不是辦法啊!我總不能當一輩子的縮頭烏龜。」

 

    「我也覺得應該讓曉昭去跟江秉滄把話講清楚,要分就要分得乾淨點,不能

這樣拖泥帶水的,而且這樣躲避他,又能躲避到什麼時候呢?」宛臻理智地分析

著。

 

    「但是……」

 

    「讓曉昭自己決定吧!我們要對曉昭有信心,事情總要解決的。」正當至萱

又要開口說話時,慧俞打斷她的話。

 

    於是我約了秉滄學長中午到排球場旁的那棵榕樹下見面。

 

    中午我過去時,秉滄學長人早就站在榕樹旁等我了。

 

    他看見我時並沒有開口說話,他只是安靜的看著我,眼裡有濃濃的哀傷,他

的臉龐迅速的消瘦了,變得好憔悴,一對原本炯炯有神的眸子,像蒙上一層灰似

的,不再清亮。

 

    看著他,我的心裡還是會有陣陣的刺痛感覺,雖然我一直告誡自己要堅強,

告訴自己這種沒有辦法對我專心一意的男人,不值得我掉淚難過,可是真正面對

時,我的眼眶還是會發熱。

 

    過去的一切,像跑馬燈似的,在我腦裡不斷地放映著,那些快樂的、悲傷的、

甜蜜的、痛苦的、讓人怦然心動的過去,一幕一幕,都是我的愛情。

 

    「妳為什麼不理我了?」沈默了半晌,秉滄學長打破沈默,他向前跨進一步,

站在我面前想牽我的手。

 

    我一驚,連忙後退,我的反應讓他覺得驚駭,他睜大著眼盯著我看。

 

    「對不起,我想我們之間應該保持距離。」我的眼睛跟鼻子都酸起來了,我

知道自己的眼淚似乎又快要控制不住了。

 

    「為什麼?」秉滄學長皺著眉不解的看著我。

 

    我只是低著頭,並不回答他的話。

 

    「是不是……夏培傑跟妳說了什麼?」秉滄學長的聲音微微地發顫著。

 

    我搖著頭:「跟培傑學長沒有任何關係。」

 

    「不然妳為什麼要說這種話?」秉滄學長不死心地又朝我的方向跨近一步。

 

    「學長,你不用再隱瞞了,我其實已經知道一切了。」我抬起頭,迎向他的

眼睛,心好痛好痛,像被人用刀狠狠地割劃著一樣:「我聽見你跟培傑學長那天

在圖書館門口的對話……」

 

    秉滄學長的臉『唰』地一下就變得蒼白得沒有半點血色,他的眼睛仍然直勾

勾地看著我,嘴唇抿成一條線。

 

    「學長,我曾經那麼樣的喜歡你,幾乎是用盡了我所有力氣的來喜歡你,就

算是現在,我還是可以毫不猶豫的說我喜歡你,這樣的感情是一種累積,像沙漏

一樣,一天一點的累積著,每一顆沙都是我喜歡你的證明……我以為當我對你的

喜歡堆得像山一樣高的時候,我們就會幸福了,可是……我想我們終究還是不能

走到幸福的那一天……」

 

    「梁曉昭,我喜歡妳!」秉滄學長蒼白著一張臉的覷著我,聲音斬釘截鐵的

朝著我喊:「妳聽好,我喜歡妳,我是真的喜歡妳,很喜歡啊……」

 

    秉滄學長的眼睛就像隻受傷的野獸般,變得再也沒有生命力。

 

    我的眼淚迸出來了,有種想要拋開一切衝過去抱他的衝動,但是慧俞她們關

心的表情突然浮現在我腦海裡,於是我什麼動作也沒有做,還是呆立著。

 

    「我承認在妳之前,我就已經有一個女朋友了,但是我喜歡妳,從我第一次

載妳回家的那個晚上開始,我就喜歡妳了,我費盡心思的去接近妳,我努力的告

訴自己要沈住性子,不可以太魯莽,把妳嚇跑了,我小心翼翼地讓自己一步一步

的走進妳的世界,一點一滴的消除妳對夏培傑的依賴,我做的努力難道妳都沒看

見嗎?」秉滄學長恓惶地一笑,那笑裡有苦澀、有不安。「我知道我有女朋友的

事對妳很不公平,可是我是真心喜歡妳的,好幾次我都想要跟妳坦白這件事,但

我沒有辦法,每次我只要看見妳臉上那種單純無偽的笑容,我就開不了口,我擔

心妳會離開我,我想要跟妳在一起啊,所以我只好把這件事擱在心上,每天每天

都抱著惶恐不安的心情面對妳,我知道紙是包不住火的,一旦我們交往的事被排

球隊裡的人知道了,那麼妳要離開我只是早晚的問題,因此我才會要求妳不要張

揚……」

 

    原來呵……難怪芳雅學姐會跟我說那堆莫名其妙的話,原來是因為她早就知

道秉滄學長有個女朋友的事了。

 

    我沒有生氣,只是濃濃的悲哀著,難過他為什麼可以這樣傷害我!

 

    「曉昭,妳…妳不要哭……」秉滄學長急急地站到我面前,他拉起我的手,

聲音哽咽的。「對不起、對不起,妳原諒我,好不好?我不要妳離開我,這樣我

會痛苦……」

 

    「那麼你就離開她啊。」當我衝口說出這句話時,不只他,連我自己都嚇到

了,原來愛情竟讓我變得自私了!

 

    秉滄學長的表情變得很為難,他呆呆的盯著我,一語不發的。

 

    在那一刻我深刻的明白了,他終究還是比較喜歡那個女孩子的,或者她在他

心中的重量,遠遠的超過我,說不定我只是片羽毛,輕飄飄的沒有任何重量,而

她的一滴淚,卻可以打亂他的整個世界!

 

    「學長!」我努力的擠出一個笑,把他在擎天崗套在我左手無名指上的銀戒

拔下來,放進他的手中:「這個一直是我很珍惜的一個東西,但我現在覺得如果

還留在身上,大概只會加深痛苦的指數吧!所以我現在把它還給你,我想我們還

是分開吧!我很感謝你這些日子來帶給我的快樂,那些點點滴滴的過程,都是一

段風景美好的旅程,我開心過也悲傷過,卻更深刻的體驗了人生……你不要再來

找我了,不要讓彼此變得這麼難堪,只要好好的把握住自己的幸福就好,我會祝

福你的,謝謝你,學長……」

 

    我不等秉滄學長的回應,轉了身就跑。

 

    都結束了啊,這段曾經讓我獨排眾議堅執的愛情,以著如此狼狽的姿態倉促

地結束了,我終究還是盼不到我要的天長地久呵。

 

 

 

 

 


            輕得像羽毛一樣的愛情,也許是沒有辦法在你心中刻劃出痕跡的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