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40
時間: Sat Dec 14 11:10:41 2002


我忘了至萱是怎麼樣找到我的,我只隱約記得我好像就這樣坐在地板上掉眼

淚,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至萱才出現在我面前,我哭得整顆頭都快爆炸了,看

到至萱的時候,我用力的攬住她的脖子,好累好累地把自己的頭枕在她的肩頭,

眼淚還是不停的掉著。

 

    秉滄學長跟培傑學長已經離開了,我記不得他們後來說了些什麼,只彷彿聽

見他們二個人的爭吵聲,裡頭有幾次似乎講到我的名字,至於他們後來都在吵些

什麼,我卻完全不知道。

 

    怎麼會是這種情況呢?秉滄學長居然腳踏二條船?

 

    我還是不能相信啊!他曾說過他只喜歡我,只想要跟我在一起的啊!難道都

只是些騙我的話嗎?

 

    是啊是啊,他一定是在騙我的,其實事情早就有脈絡可尋了,從一開始放寒

假後,秉滄學長就像變了個人似的,變得對我似乎再也不關心、不在乎了,那時

我就已經覺得事情有點蹊蹺了,只是我就是笨,笨得說服自己去相信他,笨得一

再地告訴自己,江秉滄絕對不會負我!

 

    是不是戀愛中的女人都很笨?還是只有我特別笨?

 

    至萱在我耳邊一直問我怎麼了,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現在是怎麼了,我只感

覺我的世界似乎在那一瞬間,整個都崩坍了,再也拼湊不出原來的模樣。

 

    後來至萱求人去我們班上找救兵,慧俞跟宛臻沒多久就匆匆忙忙的趕過來

了,看見她們後,我就像看見了親人般,這才開始放聲痛哭。

 

    那天,我們四個人淋得一身濕,躲在校園裡人湮稀少的專業大樓頂樓樓梯

間,全都哭得唏哩嘩啦的。

 

    我哭我那終於還是傾斜的愛情天空,而慧俞她們哭的,卻是緣於對我的心疼。

 

    「梁曉昭……妳…妳不要哭了……妳這樣我也會跟著妳哭哇……」至萱左手

抹著我臉上的淚,右抹著自己臉上的淚。

 

    我還是不能停止地啜泣著,肩膀不能克制地顫動,這眼淚似乎再也止不住了。

 

    當我斷斷續續地說出我聽見秉滄學長腳踏二條船的消息後,慧俞馬上抱著

我,她的聲音哽咽地說:


    「不要委屈妳自己……那種男人不要…不要也罷,幹嘛為他哭?」

 

    宛臻始終不發一語,她只是默默地紅著眼,安靜地握著我的手,她握得好緊

好緊,似乎是想把她體內所有的勇氣都給我一樣。

 

    我咬著唇,哭到不能呼吸,心裡只是重覆著一句句的「為什麼」!我想不透

為什麼秉滄學長要這麼樣的傷害我!

 

    難道那些日子來的快樂都是假的嗎?難道他說喜歡我,也都是假的嗎?那些

承諾呢?那些足以融化我的心的美麗誓言呢?那些他說要用生命去保證的一切

呢?我不能去相信哪!難道那些一層堆著一層的甜蜜過去,也全都只是假的?如

果連真心都可以假,那麼還有什麼是真的?

 

    如果我聰明點,在所有的事情一開始不對勁的時候,我就應該會發覺的,那

時慧俞她們一直跟我提醒整件事情不尋常時,可是我一心一意的只幫秉滄學長說

話,即使心裡再怎麼覺得不舒服,還是壓抑住自己的脾氣,我不吵不鬧的等待著,

等他的一通電話,我不希望自己在他面前是任性的、不懂事的,所以我強迫自己

去扮演一個安靜懂事、不吵鬧不抱怨的女孩子。

 

    儘管體內的天秤已經不再平衡了,我還是選擇忍耐,安靜等候。

 

    也許就像宛臻所說的,戀愛中的女人總是特別笨!

 

    平常的精明慧黠,一旦帶進愛情裡,會瞬間化為烏有,明知前面有陷阱,但

只要妳喜歡的人對妳一招手,還是會毫不猶豫跳下去;有的時候明知他說的是謊

言,但妳就是會相信他,並且為他不小心露出來的馬腳找一大堆合理的解釋……

 

    我想起有幾次我跟秉滄學長一起出去時,只要他的手機響起來,他總會很神

秘地走到離我一、二公尺遠的地方,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說話,神色總是不自

然,總是匆匆地掛電話,然後直接關機。

 

    每次只要我問他是誰打的電話,他總是跟我說是他家裡的人,正在催他回家

或者說一些我聽了覺得還很合理的藉口。

 

    那時我總是很天真的相信著他,根本就不會有什麼懷疑,我一直很用心的信

任著;我突然想起有幾次我因為好奇,想要跟秉滄學長借手機來玩玩,結果他露

出一臉萬分為難的表情,告訴我他的手機並不好玩,那表情很明顯的就能看得出

他似乎在掩飾什麼,我心裡雖然只閃過一絲疑惑,但很快的就忘懷了,並沒有追

問過他什麼。

 

    現在想來,才覺得其實那時我如果再用心一點,心思再慎密一點,一定可以

看得出些什麼的。

 

    「慧俞我……我是不是……太笨了?不然……為什麼…當初妳們……妳們

勸我,我就是聽不下去?」我哽咽地問著她們。

 

    「不是不是,妳才不是笨,妳只是太容易相信別人了。」慧俞搖著頭說。

 

    「可是他為什麼要……騙我?」因為哭得太久,我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啞。

 

    「因為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大混蛋!」宛臻咬牙切齒的說,我抬起睫毛,看見

她氣得滿臉通紅的表情。

 

    我又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

 

    愛情,居然傷得我這麼深,心裡那種疼痛的程度,就像是有人用刀挑開你的

傷口,然後在上面拚命灑鹽巴一樣,痛的是那麼樣的徹底,刻骨銘心。

 

    「我們都不要談戀愛了啦!」至萱出奇不意的揪著頭髮大叫:「妳們看,曉

昭才一談個戀愛,就變得這麼樣的愛哭,好不容易遇見一個自己喜歡的人,結果

那人只是個登徒子,腳踏二條船又讓曉昭這麼樣的難過,簡直就是個混帳,我咒

他肚子痛,咒他走路會跌倒,咒他女人緣破光光,咒他……」

 

    我們三個人聽見至萱這樣子大聲咒罵江秉滄,全都忍不住破啼為笑。

 

    「我要咒他走路跌個狗吃屎!」慧俞用手圈著自己的口,用力的朝著天空大

喊。

 

    「我要咒他被一百個女人甩掉!」宛臻看見慧俞大叫,自己也學她向天空大

叫。

 

    「我還要咒他補習全白費,考不上好學校!」至萱喊著脖子上的青筋都浮出

來了。

 

    「我要再加咒一個,我要咒他……」

 

    我看著她們三個人,唇邊慢慢地揚起一個淡淡的微笑,原來我並不孤單哪,

我還擁有好多人的關愛呀!

 

    「曉昭曉昭,妳也順便送他一個咒嘛!」至萱搖搖我的手,衝著我笑,她的

眼睛跟鼻子都紅紅的,看起來又可憐又可愛。

 

    我楞了楞,接著開口:


    「我咒他……永遠再也得不到我的任何一絲愛……」

 

 

 

 


          如果咀咒可以成真,那麼我要下一個可以讓我們永遠幸福的咒語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