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14
時間: Thu Nov 14 17:05:48 2002

 

 


    當愛情以著我所無法預見的形態,強行地侵入我的領域之後,我的世界彷彿

被海水不斷撲打的岩石,漸漸地失去了原來的模樣。

 

    我變得愛笑,變得易怒,變得神經質,每天每天都像驚弓之鳥一樣,害怕幸

福會在瞬間消逝,像握在手中的沙粒一樣,越是緊握住,它越是會從指縫間流失。

 

    我己經不再勇敢了,越是感覺幸福,越是擔心會失去,因此再也沒有前進的

勇氣,愛像是塊無形的布一樣,緊緊地包裹住我,卻也裹住我向前奔去的速度。

 

    在愛情的國度裡,我逐漸變得沒有方向感,只能隨著秉滄學長的腳步前進,

向左轉或向右彎。

 

    秉滄學長要求我不要把我們交往的事情告訴其他人。

 

    「我覺得這樣很奇怪,妳也知道,排球隊裡那群傢伙最會起鬨了,其實感情

的事,最怕的就是有人在耳邊吱喳多話,再怎麼美好的感情,也禁不起人多口雜

的攻擊。」秉滄學長的說法是這樣。

 

    因為深深的喜歡他,所以我對他的話總是深信不疑。

 

    我們還是如往常一樣的都會一起騎著他的小墨125上下課,夜裡還是固家要

通過電話,道過晚安之後才肯安心去睡,不一樣的是相處的時間多了許多,在離

開學校之後的每一秒鐘,我們的手總是貪戀著彼此掌心裡的溫度,所以始終都是

牽著手走路,大街小巷的,像每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一樣。

 

    秉滄學長從來沒有說過他愛我,但我知道他對我的感情,是一種肯定的深深

喜歡,這些情感,即使沒有說出口,仍能清楚的從他眼中讀出。

 

    有一次,他帶我去山上看風景,我們走累了,坐在一棵樹下休息,我閉上眼

傾聽山裡風與樹葉間的呢喃聲時,聽著聽著,竟沈沈地睡去。

 

    直到睡醒時,太陽都快要下山了。

 

    秉滄學長坐在我左手邊,他大大的右手掌溫暖暖地包裹住我的左手,臉上帶

著笑地安靜看著我。

 

    我一睜開眼,才轉過頭去看他,就被他的眼睛看得不好意思了起來。

 

    「看什麼?我臉上有寫字嗎?」我的臉火辣辣地燒起來。

 

    秉滄學長搖搖頭,還是笑,還是安靜的不說話。

 

    我抬起右手,打算搓揉自己剛睡醒的眼睛,卻看見我的右手掌心裡有著藍藍

的,像原子筆色彩一樣的顏色。

 

    攤開自己的手掌,竟看見一行字,上面寫著:

 


                 妳的手心,是我愛情的天空

 


    我看著自己手上的這行字,眼裡有薄薄的霧,心裡塞滿一種好幸福的感覺。

 

    如果這就是人們口中所謂的愛情的甜蜜部份,那麼我相信我已經親身體會

了,明白這再也不只是形容詞,而是愛情裡某個真實的部分。

 

    那天我緊緊地抱住秉滄學長,抱得好緊好緊,緊得就像如果我一鬆開手,他

就會瞬間從我懷裡消失掉一樣,所以我不敢鬆手,只能用盡力氣的攫住。

 


    「學妹,妳最近在忙什麼?怎麼每次排球練習一結束,妳馬上就跑得不見人

影?」某天輪到我當值日生,我認真的清點著球籃裡的球數時,培傑學長走到我

身邊笑著問我。

 

    「有嗎?」我回答得有點心虛。

 

    培傑學長點點頭:「妳以前都會留下來幫忙撿球,然後幫忙清點球數,怎麼

現在只要練習一結束,妳人就一溜煙地跑掉啦?」

 

    「呃……因為……因為我媽不大放心我每天都那麼晚回家,她叫我要早點回

去。」我試著將謊話說得順口一點,卻還是不怎麼成功。

 

    培傑學長歪著頭看我,那澄亮的眼神,似乎要把我看透了一樣。

 

    我躲過他的眼神,繼續清點排球球數。

 

    「夏培傑,你在幹嘛?快來,不然我不等你了喔!」遠處傳來芳雅學姐的叫

聲。

 

    「妳先回去啦,我等梁曉昭。」培傑學長回喊著。

 

    啊?不會吧?!

 

    我心一驚,又把球數數亂了。

 

    不一會兒芳雅學姐跑了過來,飛揚在風中的髮,散發出一種淡淡的清香。

 

    「你幹嘛啊?不是說好今天要請我去吃冰嗎?」芳雅學姐不惱不怒的輕聲細

語著。

 

    大冷天吃冰?芳雅學姐也真是個狠角色!

 

    「可是……」培傑學長看看我,又看看芳雅學姐。

 

    「學長,你還是陪學姐去吃冰吧!我跟同學約好等一下要一起回家,所

以……」我又說了一次謊。

 

    「好吧!那芳雅妳先等我一下,我去洗個臉再過來找妳。」培傑學長臉上有

著淡淡的失望。

 

    然後培傑學長往洗手檯的方向走去。

 

    我低下頭,又重新數球數。

 

    「我很羨慕妳!」站在我身旁的芳雅學姐突然沒頭沒腦的說出這句話。

 

    我心頭一震,抬起眼來看著她。

 

    芳雅學姐不看我,眼光追隨著培傑學長漸去漸遠的身影,臉上有著淡淡的笑。

 

    「他很在乎妳。」良久,芳雅學姐才又開口。

 

    我傻傻地看著芳雅學姐,思絮逐漸地紊亂了起來……

 

 

 

 

 

 

          我的手心,是你的愛情天空,那你的手心,是誰的愛情天空呢?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