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10
時間: Sun Nov 10 11:13:28 2002

 

 

 

    培傑學長被叫回球場練球之後,我又繼續抱著我的個體經濟學苦讀,心裡一

直想著培傑學長教我的『愛情經濟學』,雖然奇怪,卻覺得有趣。

 

    我沒有談過戀愛,雖然在國中時期,也曾收過一些情書,但那時段的我,根

本就對感情的事還沒開竅,每次只要那些長滿青春痘的毛頭小子站在我面前,靦

腆地笑著把手上折得方方正正的信交給我時,我就會覺得有種想逃開的衝動。

 

    「妳為什麼總是不肯正眼看看那些站在妳面前的男孩子?」我記得國中時的

死黨曾這樣問過我。

 

    「我沒興趣,而且現在這個階段,對我來說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個階段,我

沒有辦法分心去看身邊的事物,包括男生,還有愛情。」我那時是這麼回答她的。

 

    「可是當幸福就在妳身邊盤旋時,妳不伸出手緊緊抓住它,一旦它飛離了,

就再也不會回來了。」死黨這樣勸著我。

 

    我只是微笑,沒有答腔,也不抗辯。

 

    不在乎的事,沒有爭取的必要,因為不在乎,所以可以豁達,一旦在乎了,

便輸了。

 

    我不在乎那些男生,也不在乎他們給的愛情,所以心不會痛、不會動蕩、不

會害怕自己的冷漠所可能帶給他們的傷害。

 

    後來我高中聯考還是考壞了,沒有愛情的紛擾,但友情方面的叛變卻讓我的

國三生活變得很不愉快。

 

    那個從國一就開始一路陪我走過青澀年少時期,在上課和我一起傳紙條說心

事、放學後會一起騎腳踏車回家的知心死黨因為一個男人,跟我鬧翻了,只因為

她喜歡了二年的一個男生寫了封情書給我,她於是當著班上所有人的面大聲地質

問我為什麼全校的男生那麼多,我卻偏要去勾引她喜歡的男生!

 

    勾引?這名詞聽起來多沈重!

 

    那時我還是沒說話,只是眼淚卻再也止不住了。

 

    愛情沒傷我的心,友情卻把我弄得遍體鱗傷。

 

    從此之後,她再也不理我了,僅管我連正眼都不瞧她喜歡的男生一眼,僅管

我連拆都沒拆她喜歡的男生寫來給我的信,僅管我寫了幾百張解釋的紙條給她,

她還是決定把我趨逐出她的生活裡,不讓我再踏進她的世界一步。

 

    於是整個國三的日子,對我來說,就像身在刀山油鍋裡一樣,是充滿煎熬的。

 

    然後我跌破大家眼鏡的把高中聯考的分數考得很低,而高職的分數卻又考得

高得完全不成比例,於是我在國中同學及師長的驚愕之中,開始我的高職生生活。

 

    沒進去大家希望我可以去就讀的明星高中,我並不覺得遺憾。在職校裡,我

學到什麼才是真實『五育均衡』,而不再只是口號,當我看見昔日曾經和我並肩

作戰的戰友們背著厚重的書包,奔波在學校與補習班之間,我就會在心裡暗暗慶

幸當初自己所選擇的路。

 

    至少在這裡,我學到什麼是快樂、單純與信任。

 

    只是這裡的經濟學與會計學常讓我痛苦得想大叫。

 

    眼睛看著討人厭的經濟學,腦裡想著過去的種種時光,卻仍能感覺有個人走

近我身邊,在距離我二十公分左右的地方坐下來。

 

    我沒有把頭抬起來看,直覺是培傑學長坐在我身邊。

 

    因為在這裡,除了培傑學長之外,並沒有哪個學長敢像他一樣的混水摸魚,

只有培傑學長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培傑學長,你怎麼又偷溜過來啦?等一下被教練看到,一定又要臭罵你一

頓啦,快回去練球啊,排球聯誼賽就快開始了,你還這樣偷懶!」我手上的原子

筆很認真的在紙上畫著供需曲線。

 

    『排球聯誼賽』是幾個學校一起舉辦的排球比賽,美其名是『聯誼賽』,其

實是各校教練在相互較量彼此所帶出來的學生的實力。

 

    培傑學長不吭一聲的還是坐在我身邊。

 

    「其實學長剛才說的愛情經濟學我還是搞不大清楚,不過我想我再多看幾

遍,應該會比較了解一點……」說著說著,我抬起頭想對培傑學長說聲謝謝時,

卻被我眼前的這個人嚇到,「秉滄學長!」

 

    秉滄學長竟然跑到排球場來了。

 

    看著秉滄學長揚著笑意的臉,我似乎被他牽動般的,也不由自主的笑開臉來。

 

    「我想說好久沒來球場看看大家了,明天剛好也沒有什麼小考,就過來走走

看看囉!」秉滄學長身上有種淡淡的味道,像鬍後水的清涼味道:「妳在看什麼?

經濟啊!這個培傑最行了,他那個人最愛看書,什麼書一到他手上,就好像變得

很有吸引力一樣,會讓他一頭栽進去。」

 

    「培傑學長剛才有稍微跟我講解一下了,雖然我還是覺得模模糊糊的,不過

有些觀念倒是有點通了。」我瞇著眼一笑,下意識地將眼光移到球場去搜尋了一

下培傑學長的身影,看見他正專心的打著排球,那種專注的表情讓我第一次覺得

原來培傑學長認真起來的臉龐是很有魅力的。

 

    「夏培傑很疼妳喔!」秉滄學長突然沒頭沒腦的冒出這句話。

 

    「學長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駭住了,心裡被這句出奇不意的話弄得突然

『咚』地震了好大一下。

 

    我真的不清楚秉滄學長說這句話的意思。

 

    「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啦,我只是覺得夏培傑以前從來不會這麼關心一個女

生,那麼多女孩子喜歡他,但他全都不當一回事,那些喜歡他的女孩子裡,當然

也是有很多長得很漂亮的,不過他就是完全不動心。」秉滄學長看我的眼神變得

很溫柔,「學校裡的女生,他就只對柯芳雅跟妳好。」

 

    是嗎?

 

    可是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培傑學長對我的好,只是一種對學妹的疼惜情感,

並沒有滲雜太多複雜的因素。

 

    是的,事情一定就是這麼單純,只是秉滄學長自己想太多了而已,我相信。

 

    那天下午我還是坐上秉滄學長的小墨125,讓他送我回家了。

 

    心裡有種好奇怪的感覺,不斷地在體內流竄著。

 

    坐在秉滄學長的機車後座,我耳裡聽著秉滄學長不斷說著話的聲音,讓那些

聲音一個字一個字地傳進我的耳膜內,一個字一個字溫柔地敲在我心裡的那塊版

圖上。

 

    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開始蠢蠢欲動,正奮力地想從我體內像要掙脫出來似

的,於是我開始有些惶惶然,那種酸疼中帶著些微甜蜜的感覺,讓我覺得很困惑,

我感覺自己彷彿就要開始蛻變了。

 

 

 

 

 

 

            我相信太複雜的感情,會一點一點地吞噬掉所有快樂的因子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