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8
時間: Thu Nov  7 17:03:27 2002

 

 

    為了不讓別人有過多的揣想,秉滄學長在我的要求下,把車子停在距離學校

大約有一百公尺遠的巷子裡,讓我可以步行走進學校去。

 

    「今天下課,妳要不要讓我順路載妳回家?」在我遞還安全帽給秉滄學長

時,他微笑著問。

 

    我又是一楞。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秉滄學長說的話,常會讓我有呆楞的舉動。

 

    「不用了,學長,下午排球隊還要練球,我想去問教練看看我什麼時候可以

下場去練習。」我微婉地拒絕。

 

    其實心裡有點害怕,害怕這樣的溫柔,會讓我陷溺;害怕把持不住的感情,

會如濤濤洪水般的傾洩而出,再也不能控制。

 

    我不是那種很容易就會陷入感情裡的人,但秉滄學長溫柔的舉動、孩子氣般

的微笑、說話時會閃著光芒的眸子,都很容易讓我失去平衡。

 

    感情方面的平衡感是最難拿捏的,多一分的喜歡與討厭,都會讓情感天秤失

去平衡。

 

    我害怕這樣失控的感覺,很害怕、很害怕……

 

    「好吧!」秉滄學長還是笑,臉上沒有明顯的其他表情:「妳快進學校去吧!

我停好車後,就會進去了,拜拜。」

 

    秉滄學長朝我揮著手。

 

    學校規定學生是不可以騎機車上學的,所以很多三年級有駕照的學長姐們,

只好偷偷騎機車來學校附近的一些民宅騎樓下或者小巷子裡停放,下課時間再來

領回他們的愛車。

 

    我緩步地走進學校裡去,腦袋裡什麼也不想地就這樣走著,眼睛也不看路,

就這樣低著頭,走我平常慣走的路線。

 

    「梁曉昭!」有個熟悉的嗓音喚住我,我朝聲音的來源處望去,看見培傑學

長。

 

    還有芳雅學姐!

 

    他們二個人站在一起,真的是一幅很美麗的畫面,很容易就會讓人移不開眼

睛來。

 

    培傑學長向我的方向大步奔跑過來。

 

    「妳頭痛有沒有好多了?」培傑學長人都還沒有跑到我身邊,就急急地開口

詢問著。

 

    「好多了,謝謝學長關心。」我抬頭看了培傑學長一眼,又往他身後看去,

看見芳雅學姐慢慢地朝我們的方向走來,臉上是一臉天使般的謐靜微笑。

 

    我似乎看不見芳雅學姐身上的任何一個缺點,她看起來,永遠是這樣的完

美,溫柔大方,臉上總是掛著甜甜的笑,只是為什麼這樣美好的一個學姐,培傑

學長就是不肯去珍惜呢?

 

    不好好把握住躲在自己身邊的幸福,是很容易讓別人有捷足先登的機會的!

 

    「妳學長昨天可是擔心死妳了,直嚷著說要打電話問妳有沒有安全到家,偏

偏我們都沒有妳家的電話。」芳雅學姐看看培傑學長,又看看我,瞇著眼笑著。

 

    聽完芳雅學姐說的話後,我轉頭看著培傑學長,心裡有點訝異,訝異於培傑

學長對我超乎尋常的關心舉動。

 

    「柯芳雅,妳別亂說!我只是擔心江秉滄那小子的騎車方式,怕他把125

的機車當成150的騎,嚇壞了曉昭……」培傑學長麥牙色的臉上居然透著薄薄的

悱紅。

 

    「是喔是喔,也不知道昨天是誰在半夜一直打電話鬧我,要我去探聽出咱們

排球小花的電話的喔!」芳雅學姐促狹地睨著培傑學長。

 

    「排球小花?」那是誰?我揚起眉毛,好奇地看著芳雅學姐。

 

    芳雅學姐點點頭,盯著我:「那是妳那群沒事找事做的排球隊學長們幫妳取

的綽號。」

 

    「為什麼……」要取這種聽起來就覺得很好笑的綽號?!

 

    「因為他們說妳看起來像一朵小白花,純潔、單純又沒心眼。」芳雅學姐接

著我的話地幫我解答疑惑:「這是一個充滿讚美的綽號喔。」

 

    「真的嗎?」為什麼我只覺得這個綽號充滿了『笑話』?

 

    「對啊,妳沒聽到妳培傑學長的綽號,他的綽號更是名符其實喔!」芳雅學

姐又說。

 

    「是嗎?那培傑學長的綽號是什麼?」我的好奇心被激發出來了。

 

    「他叫……」

 

    「柯芳雅,妳閉嘴!」站在一旁的培傑學長通紅著臉地嚷著。

 

    「幹嘛?又不是很難聽的綽號,你不好意思什麼?」芳雅學姐露出淘氣的表

情。

 

    「妳不要說啦!真的很難聽,妳不要污染了我在學妹心目中的良好形象

嘛!」培傑學長急了,他一急,臉就紅得更厲害。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她早晚都會知道的,你怕什麼?」芳雅學姐一臉無所

謂的表情。

 

    「學長,沒有關係的,我保證我不會笑你的啦!」我扯出一個甜美的微笑,

拍拍胸口承諾加保證。

 

    「對嘛!人家曉昭學妹都保證了,那我就要說了喔!」芳雅學姐躲過培傑學

長伸過來要摀住她的嘴的手,大聲地說著:「他叫『摧花王子』……」

 

    「妳死了妳,柯芳雅!妳居然真的說出來!」培傑學長左手勾住芳雅學姐的

脖子,右手輕輕地在她頭上敲了幾下。

 

    「有什麼關係嘛?人家江秉滄的綽號叫『摔車幫幫主』,他都沒抗議了,你

抗議什麼?而且這綽號又不是我幫你取的,都嘛是那群跟你感情好到可以去跳淡

水河結拜的哥兒們幫你取的……」芳雅學姐一邊努力地掙脫培傑學長的手臂,一

邊嚷著。

 

    「為什麼我就要叫做『摔車幫幫主』啊?」

 

    突然間,秉滄學長的聲音從我們身後響起。

 

 

 

 

 

 

 

                失速跌落的感情,會不會讓人撞得鼻青臉腫?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