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6
時間: Thu Nov  7 17:02:00 2002

 

 


    他叫作江秉滄。

 

    「妳叫作梁曉昭,對不對?」江學長的聲音很低沈,像夜裡廣播員的那種聲

音,聽了會讓人覺得很安心、有安全感。

 

    我沒有見過這位學長,雖然說排球隊裡的學長姐們,我不見得能完全叫得出

他們的名字,但至少面容倒是都還認得的,可是這位學長的臉,我真的完全沒有

一點印象。

 

    「嗯。」雖然有點奇怪他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但我的臉上還是沒有露出太

吃驚的表情。

 

    「常聽培傑提到妳,就是沒有見過面。」江學長的聲音,從冷冷的空氣中鑽

進我耳裡。

 

    聽見培傑學長的名字從別人口中說出,我的心裡漾起一種連我都解釋不出來

的奇異感受,彷彿被某種充滿重量的東西狠狠撞擊著,有點酸,有點疼。

 

    原來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培傑學長會跟別人提到我!

 

    那麼當他在跟別人描述我時,用的是什麼樣的表情和心情呢?

 

    我很想問問江學長,關於培傑學長說到我時的神情與語氣,我想試著從種種

的蛛絲馬跡中探詢出培傑學長對我的好,是不是真如他所說的:『只是因為楚楚

可憐』,還是還包含著更多其他特殊的情愫,而不單單只是同情。

 

    可是我不敢問,對我來說,江學長還算是個陌生人,我對陌生人,是沒有辦

法在很短的時間內,敞開心胸的說話的,於是只好跟江學長說著一些雲淡風輕、

風牛馬不相關的話題。

 

    「呃,我可不可以問江學長一個問題?」我小心翼翼的低聲說著。

 

    「好啊,妳說。」學長爽朗的笑著。

 

    「我好像沒有在排球隊裡看過江學長你耶!」我眼睛看著學長寬厚的背膀

說。

 

    學長又是爽朗的一陣笑聲:「因為我暑假騎車車禍了,左手手腕開了刀,醫

生說我暫時不能再打球了,教練也叫我不要再去練球,所以我就沒再去球隊裡

啦,不過今天的聚會,教練也挺有心的,硬是把我拖來了。」

 

    「這樣啊。」我點點頭,開始有點擔心我的生命安全,我現在坐在他的機車

後座,他手腕開過刀,不能打球,那騎車會不會有問題?

 

    「放心,很安全的。」江學長突然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話。

 

    「啊?」我呆了呆,不懂他在說什麼。

 

    「我騎車很安全的,雖然左手手腕受了傷,但右手還是很厲害的啊,而且騎

車加油門是用右手,左手只是輔助右手拉住機車的龍頭而已。」江學長像能猜透

我的心事般的說著。

 

    我微張著的嘴,說明我內心的震驚。

 

    這個初次見面、相處不到幾分鐘的男人,居然這麼神奇地可以拆穿我的心

思!

 

    江學長突然轉過頭來,對著我的臉笑:


    「我知道妳在擔心,所以我想我還是要先跟妳解釋一下,妳別擔心,我騎車

技術很好的。」

 

    騎車技術好到會去跟別人撞車,這項才能,我想也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嗯。」我嘴裡雖然這樣回應著,但瞄著不斷向上攀升的速度表,我還是不

斷地為我的生命安全祈禱。

 

    在寒流來襲的冬天台北街頭,我頂著冒著一身冷汗的微顫身軀,在看到我家

那扇深楬色的大門時,差點就要跪下來額手稱慶地感謝咱家列祖列宗的保佑!

 

    我跳下江學長的小墨125後,臉上終於心滿意足地綻出一朵『劫後餘生』的

笑容。

 

    「江學長,謝謝你。」我甜甜的一笑。

 

    「不客氣啦!」江學長的唇角淡淡地勾出一個上揚的弧度:「還有,妳不要

叫我江學長啦,聽起來好奇怪,好像生疏得不得了的樣子,妳可以像叫妳的培傑

學長一樣的叫我秉滄學長啊,感覺起來也親切多了。」

 

    「呃……喔!好。」雖然叫他『秉滄學長』會讓我覺得更奇怪,但人家都這

樣要求了,好像不答應人家就會顯得我們很小氣一樣!

 

    「那今天我的護花工作完成了,我也要回家去唸書了,曉昭,再見喔。」秉

滄學長咧嘴又是一笑。

 

    不知道為什麼,看見秉滄學長的笑容,我心裡漾起一種好溫暖的感覺,彷彿

有炬火把,在很冷的冬夜裡燃著,只要接近,就能扱取來自溫熱源頭的暖和氣溫

一樣。

 

    「學長再見。」我朝著他點頭,隨即又叮嚀著:「學長等會兒記得騎車騎慢

一點,給台北街頭的人們免於恐懼的生存空間吧!」

 

    秉滄學長朗朗的笑聲,又在我耳邊漫延開來。

 

    「培傑說妳是一個很文靜、很單純的女孩,但我想他看見的大概只是妳的外

在,而不是妳實際上潛在的活潑個性吧。」大笑過後的秉滄學長瞇著眼說著。

 

    我瞪大了眼看著他。

 

    他是第一個說我個性活潑的人!在我認識的所有朋友裡,大家都覺得我是那

種個性很沈穩,安靜得不愛說話、惜字如金的人,就像培傑學長感覺裡的那個我

一樣。

 

    但秉滄學長卻能一眼就看穿我的本性!

 

    在學校裡,我並不是不愛說話,只是我太害怕了!我害怕被人看透,我害怕

接觸人群,我害怕沒有塗上保護色的自己會被人狠狠傷害,所以我讓自己看起來

冷漠,這樣至少,我可以保護自己免於過多的傷害。

 

    「要快樂點,妳笑起來好看多了。」秉滄學長丟下這句話,附贈一個微笑之

後,就騎著他的小墨125離開了。

 

    我站在原地呆呆地望著他離去的身影,整個腦子亂糟糟的,比剛剛在餃子館

時還要亂。

 

    然後我無意識地嘆了一口氣,嘆出來的氣息,在冷冷的空氣中,化成薄薄的

白煙,像裹著我心裡的不快樂一樣地從胸口的位置被吐出來。

 

    我也想做快樂的自己,但卻太容易被周遭細微的事物,給破壞了心裡那座衡

量我的喜怒哀樂的情緒天秤,於是常常總不能自己的多愁善感起來。

 

    那一夜,秉滄學長臉上那抹溫暖的笑容及他獨特的朗朗笑聲,還有那句『要

快樂點,妳笑起來好看多了。』一直出現在我的夢境裡,一直一直出現……

 

 

 

 

 


             如果可以,你願不願意將你的快樂分一半給我?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