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5
時間: Tue Nov  5 14:48:11 2002

 

 

    「曉昭,妳有沒有怎樣?」我一被拉過來,椅子都還沒有坐穩,慧俞馬上攬

著我的肩問著,弄得我完全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什麼怎麼樣?」我瞥見班上的人的眼光全都向我掃射過來。

 

    「我們聽見了夏培傑說的那些話啦,他真的很過份耶,為什麼要這樣子說,

好像他接近妳是因為可憐妳一樣!」至萱忿忿不平地壓低聲音說著。

 

    「沒有啦。」我搖搖頭,想幫培傑學長辯解,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我們看到妳蒼白得像鬼一樣的表情,連吃東西都吃得不專心,所以才過去

把妳帶過來,妳如果覺得不開心,妳要說出來啊,不要讓夏培傑這樣子欺負妳,

還當著那麼多人面前說這種傷人的話!」慧俞說得咬牙切齒的,好像培傑學長說

的那些話,跟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樣。

 

    「真的沒有啦!」我悽慘的笑了一下:「他是為了塞住那些學長學姐們的嘴,

才這樣子說的,他真的並沒有傷害我,而且我跟他的感情很單純,不會介意他說

的這些話的啦,妳們別擔心啦,我很好。」

 

    我在說謊,我是一個說謊的騙子!

 

    我希望藉著這個謊言讓自己心裡好受些,也讓關心我的同學們安心些。

 

    可是我心裡明明就是不好受啊。

 

    所以我說的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妳別騙人了,如果妳真的不介意,表情會這樣蒼白、臉色會這樣差、眼眶

會這樣紅?」宛臻攫住我的手,緊緊地握著:「妳說謊的能力很差,一眼就能讓

人看穿了。」

 

    「我真的沒有怎樣啦。」我搖搖頭,不想讓自己的軟弱潰堤。

 

    心裡這種莫名其妙的情緒,加上四周圍吵得鬧哄哄的聲音,讓我的頭痛了起

來。

 

    真想馬上離開這裡,到只聽得見自己鼻息呼吸的地方,一個人安靜的沈默著。

 

    「曉昭……」慧俞喚著我的名字,我抬起頭來看著她一張一合的唇,她的聲

音傳進我的耳膜裡,卻變成一陣嗡嗡嗡的聲音,我聽不清楚她在說什麼,只是這

樣茫然無措地看著她。

 

    「我……我很好,妳們別擔心,真的。」我打斷慧俞的聲音,虛弱地露出一

個試圖讓她們放心的笑容。

 

    後來在芳雅學姐的邀約下,我又回到排球隊的聚餐座位上,繼續我傻傻呆坐

的未完成動作。

 

    坐在我左邊的培傑學長,還是一如往常地談笑風生、笑語如珠的逗得大家笑

開臉;坐在我左邊的左邊的芳雅學姐,還是一如往常地用著她甜膩溫柔的聲音說

話應答,偶爾和培傑學長交頭接耳地低頭輕語,滿臉幸福滿足的表情。

 

    我很相信,芳雅學姐是喜歡培傑學長的。

 

    不要問我為什麼這麼肯定,我想女人的第六感有時候其實是很靈的,我尤其

相信我的第六感。

 

    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二個人會願意就這樣蹉跎著彼此的感情,不肯向前

跨出一步,也不願意向後退一步,就這樣子相互依附著地待在原地,寧願沒有任

何進展的僵持著。

 

    在這樣一個喧鬧歡愉的場所,我眼裡的寂寞彷彿顯得隔外地格格不入。

 

    「妳怎麼了?這麼安靜?」我的左手臂被輕碰了一下,培傑學長好聽的聲音

輕輕地、溫柔地傳進我的耳裡。

 

    他的聲音,劃破我綿綿編織成網的寂寞。

 

    我只是恓惶地一笑,不說話。

 

    「是不是肚子餓?剛才看妳沒吃多少東西,早知道就多搶些餃子放進妳碗

裡,跟這群蝗蟲一起吃飯,妳不用太客氣,太客氣的話,是會吃不到東西的。」

培傑學長臉上的笑很好看。

 

    有種迷人的氣質。

 

    「要不要我再叫盤水餃給妳吃呢?」學長又說。

 

    我搖搖頭,淡淡地扯出一抹微笑:「不用了,學長,我不餓。」

 

    我真的不餓,我只是累了,而且,頭痛。

 

    「真的嗎?可是妳的臉色看起來很糟耶。」學長眼裡塞滿了暖暖的關心。

 

    這種關心的溫度,會熨燙人心,讓心跳變得不再平靜。

 

    「我的頭有點痛。」我低喃著。

 

    「啊?真的啊?那要不要先回家去休息呢?」學長口氣透出焦急的語氣。

 

    「可以嗎?」如果可以,我當然很想快點離開這地方。

 

    「去跟教練說一下,應該就可以了吧。」學長說著:「我幫妳去跟教練說一

聲吧!」

 

    我還來不及說好或不好,也還來不及點頭或搖頭,培傑學長就像一陣風一樣

的轉到教練身邊去了。

 

    不一會兒時間,他回到我身邊,低著頭在我耳邊說著:

 

    「教練說妳可以先回去休息,剛好有個三年級的學長要提早走,他有騎機車

來,教練說要讓他送妳回家。」

 

    我搖搖頭:「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家。」

 

    我很害怕跟陌生人相處,除了找不到可以聊天的話題之外,我對陌生人其實

都有著比別人高出幾倍的排斥感與防禦心,即使明知對方無害,還是會抗拒。

 

    「沒關係啦,那個學長說他要去的方向,剛好跟往妳家的方向一樣,就順路

載妳回去啦。」培傑學長試圖說服我。

 

    拗不過培傑學長死纏爛打的說服,我只好答應讓那個我一點點都沒有印象的

三年級學長載回家。

 

    在告別教練與學長姐們,聽完培傑學長跟那位三年級學長三申五戒地要他騎

車騎慢點,以免把我嚇著,叮囑他千萬不准載我到伸手不見五指的暗巷欺負後,

我隨著那位三年級學長步出餃子館。

 

 

 

 

 

                   你的聲音,劃破我綿綿編織成網的寂寞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