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4
時間: Mon Nov  4 16:41:41 2002

 

 


    「學妹,妳要喝酸辣湯,還是玉米濃湯?」點餐時,培傑學長細心的問著我。

 

    「玉米濃湯好了。」我不敢吃酸喝辣,覺得那些味道太烈太嗆,常讓我不能

習慣。

 

    「要吃幾顆餃子?要不要吃吃店裡有名的小籠包?」學長又問。

 

    培傑學長對我異常的溫柔體貼,終於引來同桌的其他學長姐們的注意,大家

紛紛地跟著起鬨起來了。

 

    「夏培傑,你幹嘛對咱們的小學妹這麼好啊?喔,有鬼喔!」璟逸學長首先

發難。

 

    「你不要仗著你是電工王子,就這樣明目張膽的對我們國貿科的學妹猛獻殷

勤,別忘了你還有個會計公主呢。」恩蓉學姐接著說。

 

    『會計公主』是大家給芳雅學姐的稱號,除了因為學姐是會計科的之外,她

還是會計科的科花,所以大家都叫她『會計公主』。

 

    「喂!你們大家別扯到我身上來,跟我無關喔!」坐在一旁安靜喝著飲料的

芳雅學姐忙出聲想撇清關係。

 

    「怎麼會無關?妳可是大家公認的夏培傑的女朋友呢!」坐在芳雅學姐身旁

的佑偉學長睜大著眼說。

 

    「拜託拜託,真的不要扯到我身上來,感情的事情,不是你們說了就算了的,

也不是你們認為了就準了的,我跟夏培傑,真的清清白白的,大家千萬不要誤會

我,別讓別人聽見了,害得我連個追我的男生都沒有。」芳雅學姐皺著眉說。

 

    我轉頭看了培傑學長一眼,只見他好像若無其事的抱著胸看大家鬥嘴,一臉

事不關己的模樣。

 

    「喂!夏培傑,你說說話啊,幹嘛像塊木頭一樣的安靜?你不要害我被你拖

累得連半點身價都沒有了,到時我如果嫁不出去,看你怎麼賠我?」芳雅學姐用

手肘撞了撞培傑學長。

 

    我被大家這麼一鬧,原本就很容易泛紅的臉,顯得更加的燒紅了。

 

    培傑學長被芳雅學姐這麼一說,於是清了清喉嚨,像是準備要發表長篇演講

的教授一樣。

 

    「你們……」清完喉嚨後,學長在大家的注意之中開口了:「不要這麼幼稚

好不好?大家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個人本來就很喜歡照顧弱勢團體,你們看看曉

昭,一看就看得出來她像是那種又孤單又可憐的弱勢團體,我這個人就是同情心

氾濫啊,見不得別人楚楚可憐的模樣,更何況她又是新進來的學妹,腿又因為打

排球而搞得受傷要休息,我對她好,那是理所當然的啦,不然你們誰要來接手照

顧她?你們大家都忙著要打球,總不能讓她老是被大家冷落吧?而且今年進來的

學妹也沒幾個人,我當然就要負起照顧她的責任啦,不能讓她覺得我們排球隊是

勢利又沒有人情味的地方啊!是不是?」

 

    培傑學長劈哩啪啦的說出一串話後,整桌的氣氛瞬間凝結,像掉進零下一百

度C的冷凍庫裡一樣。

 

    我的心裡尤其覺得冷,好像胸口那顆噗通噗通跳躍著的心,瞬間被冷凍了一

樣,變得白化,再也沒有任何感覺,除了冷。

 

    我不知道要怎麼樣來解釋心裡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像是身體裡某個本來盈

滿的部分,剎那間被掏空了一般。

 

    「好了好了,大家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培傑,難道你們還不知道他多事的管家

婆個性?曉昭是新進的學妹,跟大家都還不是很熟,培傑接近她,帶領她來認識

這咱們這個大家族,讓她慢慢的熟悉這個環境,又不是什麼怪事,你們幹嘛這樣

鬧?曉昭臉皮薄,禁不起大家這樣子鬧的。來來來,快吃餃子,別等餃子冷了就

不好吃了,快吃快吃。」芳雅學姐一看氣氛變得這樣僵,連忙跳出來打圓場。

 

    在芳雅學姐的「勸吃」之下,氣氛終於慢慢的又活絡起來了。

 

    我低著頭發呆,突然瞥見我的碗裡多了一顆水餃,抬起頭,卻看見培傑學長

對著我溫柔的笑著。

 

    「發什麼呆啊?快吃啊,免得手腳太慢,被這群蝗蟲們一過境,妳就什麼都

吃不到了。」培傑學長輕輕地咬著我的耳根子。

 

    我點點頭,用筷子夾起碗裡的餃子,連滴醬油都不沾地就往嘴裡送去。

 

    吃得完全沒有任何感覺。

 

    只是覺得心裡有種莫名其妙的痛,為什麼會這樣,其實我也不大清楚。

 

    這種感覺就像在陽光很好的下午,我躺在自己家裡後院曬太陽,突然闖進一

大堆人,每個人手裡都拿著攝影機或照相機對我猛拍一樣,讓人又驚慌又不知所

措。

 

    是因為學長剛才說的那些話嗎?

 

    那些急欲撇清和我的關係的話,讓我覺得受傷了,心裡不痛快了,所以我才

會有這樣的情緒反應,是嗎?

 

    可是我明明就知道學長對我好,並不是因為喜歡我的哪!就像我對學長的感

情,除了尊敬和那種對兄長一般的喜歡之外,也沒有滲雜任何過於複雜的感情啊。

 

    但是為什麼心會這樣覺得難挨?那種在心底迅速漫溢擴大的痛楚又是什

麼?

 

    我已經迷糊了,對不準焦點了,再也沒有辦法清楚分析了。

 

    我無意識地把培傑學長放進我碗裡的東西,一口一口地往嘴裡送,他放多少

東西進來,我就吃多少東西進去,真的一點意識都沒有。

 

    感情的對待方式,如果也是這樣的無意識,那會是多麼慘的一件事?完全沒

有自主的能力,只能跟著別人的腳步走,快樂悲傷都不是自己的,這有多麼糟

糕?!

 

    「曉昭。」我吃著吃著,耳邊突然聽見慧俞的聲音。

 

    我轉過頭,看見慧俞跟宛臻手勾著手,站在我身後。

 

    「學姐學長們,對不起,曉昭借我們一下,我們班在那裡辦聚餐,想請曉昭

過來坐一下,可以嗎?」說話的是宛臻。

 

    「喔,沒關係啊。」不知道哪一個學長回答著。

 

    於是我就這樣被慧俞跟宛臻從這一桌拉過去另一桌坐了。

 

 

 

 

 

               心裡這種痛痛的感覺,是因為喜歡你的關係嗎?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