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2
時間: Sat Nov  2 10:04:05 2002

 

 

    「學妹,妳要吃什麼?」培傑學長左手拿著魚板,右手拿著米血,還不忘問

我。

 

    「我不餓,學長吃就好了。」我搖搖頭,中午吃的便當還在胃裡,還沒完全

消化完呢。

 

    「讓我請妳吃一根米血,好不好?」學長微笑地詢問我的意思。

 

    「可是……」我很猶豫的皺著眉,我實在是吃不下啊!

 

    「拜託啦!不然我會良心不安耶,硬拉妳陪我來福利社,如果不請妳吃個東

西,我自己都覺得說不過去了。」學長用充滿乞求的眼睛盯著我看。

 

    我想我真的很不懂得拒絕別人,因為我發現,我又點頭了。

 

    「來來來,這根給妳。」培傑學長燦燦地揚起一個笑容,然後把他右手上的

米血遞給我,隨後又像想起什麼似的說:「如果妳不想吃米血,可以自己拿一樣

妳自己想吃的東西,飲料也行。」

 

    「沒關係,我吃米血就好。」我邊說著邊伸手接過學長手上的米血。

 

    我全然沒有任何胃口的咬著手上的這根米血,眼睛不敢看培傑學長,只好左

閃右飄的。

 

    「要不要順便來瓶飲料?」培傑學長和我坐在福利社旁的台階上,一起面對

著學校裡那片號稱最美麗的花圃吃關東煮。

 

    我又是搖頭:「不要了,我怕肚子太撐。」

 

    「可是,我剛才買了二瓶紅茶耶,那要怎麼辦?我一個人又喝不了二瓶!」

學長的聲音聽起來充滿無助感。

 

    「給芳雅學姐喝好了。」芳雅學姐的影子突然衝進我腦裡,於是我微笑著說。

 

    「那女人是不喝紅茶的,她說紅茶喝太多,腸子都會變成紅色的。」培傑學

長的聲音聽起來充滿笑意,我轉過頭去看他,果然看見他的唇邊揚起了一彎美麗

的弧形。

 

    「不然紅茶妳帶回家去喝吧。」學長沈默了一下後說。

 

    看著學長充滿期待的眼神,我又很虛弱的點頭了!

 

    後來,我拎著那瓶透徹冰涼的紅茶坐公車回家,回到家時,紅茶早已經不冰

了。

 

    從那次之後,我慢慢地跟培傑學長熟稔起來,常常早上自修時間,排球隊會

到排球場去練球,我也會盡義務的出現在排球場旁的榕樹下,每次只要教練沒來

看我們練球,培傑學長就會偷懶摸魚的坐到我身邊來,東聊西聊的找我講話。

 

    一開始,學長異常地緊湊性接近,讓我覺得有一點恐怖,倒不是怕學長,而

是怕和學長感情很好的芳雅學姐會誤會。

 

    但後來證明一切都是我自己在杞人憂天,芳雅學姐對待我的態度,還是跟之

前一樣,並沒有明顯的改變。

 

    倒是我那群姐妹淘們的反應比芳雅學姐大。

 

    「曉昭,妳怎麼沒跟我們說妳跟夏培傑學長很熟?」至萱扯著我的衣袖問

著,兩顆眼睛睜得晶晶亮。

 

    我看見我這些姐妹淘臉上都亮著奇怪的光采。

 

    「我跟他並沒有很熟啊。」我說。

 

    「才怪!好多人都說有看到妳跟他坐在樹下談情說愛。」慧俞接口反駁著。

 

    「哪有?」我怪叫了起來:「誰說的?」

 

    「很多人都這樣說啊!」至萱又接口。

 

    「沒有沒有啦!我跟培傑學長也不是很熟啊,我根本連他家的電話都不知道

呢。」我急得像火燒了屁股一樣,連忙跟他撇清關係。

 

    「曉昭,那妳偷偷告訴我們,柯芳雅是不是夏培傑的女朋友?」慧俞臉上亮

著狗仔隊的光芒。

 

    「好像不是耶!」我搔搔頭:「我也不是很清楚。」

 

    「啊!啊!啊!」圍在我身邊的這群女人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怪叫起來。

 

    「曉昭,妳說過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是吧?」慧俞神色怪異的問著。

 

    我點點頭,我是說過這些話的,在學校裡,慧俞跟至萱,還有宛臻都是我的

好朋友,我們是班上同學戲稱的四大金釵。

 

    「那妳願不願意找個機會,帶我們去見見夏培傑,我們只要跟他說一句話就

好,好不好?」慧俞拉著我的手,整張臉紅撲撲的。

 

    「啊?」我楞住了。

 

    帶她們去見培傑學長?我可能會被培傑學長罵死。

 

    因為他說他很不喜歡收到女生寫的情書,對那些根本就看不懂排球,又愛跑

到排球場看他練球的女生很頭痛,而那些動不動就想盡辦法要跟他說話的花癡則

讓他十分反感!

 

    「帶我們去看夏培傑啊。」慧俞以為我沒聽清楚的又重複說了一遍。

 

    我露出很為難的表情。

 

    「怎麼了?」宛臻大概看見了我為難的表情,於是問著。

 

    我只好把培傑學長的三大禁忌說給她們聽,也許她們會在聽過後,打退堂鼓。

 

    結果……

 

    「哇!原來夏培傑是個這麼酷的人!」慧俞興奮的大叫。

 

    「這樣子我更想跟他說說話了。」至萱也跟著起鬨。

 

    我的眉頭隨著她們一句接著一句的話語,越皺越緊。

 

    「妳們別鬧了,不要讓曉昭為難嘛!」善良的宛臻善解人意的出聲勸阻我那

二個『色慾薰心』的姐妹淘,讓我心裡稍感寬慰,總算有正義人士站出來幫我說

話了。

 

    正當我要開口說些話勸勸我這群姐妹淘們死心時,宛臻接著又說:


    「那,曉昭,妳假日都是幾點來學校練排球呢?我們這個星期六來學校陪

妳,這樣我們就能光明正大的跟夏培傑說話了吧?!」

 

    我突然感覺眼前一片黑暗,耳邊只嗡隆隆地聽見慧俞跟至萱的叫聲和笑聲。

 

 

 

 

 

                 你眸中燦燦的光亮,是讓我迷惑的光暈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