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1
時間: Fri Nov  1 22:21:41 2002

 

 

    愛情的國度,認真的等待與堅執的感情,其實是不能與幸福劃上等號的。

 

    雙向的愛情,單向的守候,溫柔的浪漫,心酸的幸福,愛情的容貌往往不如

想像中的美好,卻阻揭不了那些前仆後繼的寂寞靈魂。

 

    高一那年,我遇見了我生命中第一個發光的愛情,閃亮亮的光芒,耀眼迷人,

卻會刺痛眼睛,於是我只能拚命的從眼前迷濛的薄霧中,努力的對焦,努力的讓

自己可以走出愛情的迷魂陣,去看看愛情的真實模樣。

 

    學校裡的排球場旁有棵老榕樹,粗粗的樹幹要二個女生一起拉著手,才圍得

起來,長長的榕樹根鬚輕輕的垂落著,常常只要風一吹來,它們就會跟著在風裡

飛揚起舞。

 

    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別鍾愛這棵老榕樹,喜歡坐在樹底下,將背靠在樹幹上,

安靜的看著周遭的一切事物,偶爾抬頭看看枝葉茂盛得連黃橙橙的陽光也透不進

來的榕樹頂端,摸摸它低垂的根鬚,覺得就像是躲在爺爺懷裡撒嬌的小女孩,很

滿足、很有安全感。

 

    暖冬的午後,我坐在樹下,風徐徐的吹著,拂面而來是一種溫柔的撫觸。

 

    那是一個有著亮澄澄金黃暖陽的晴朗日子,我手裡拿著計分板,一分一分的

計算著排球場上排球校隊的練習賽分數,原本我也是校隊裡的一員,但因為前些

日子我在練習殺球跳躍時,拉傷了自己的大腿筋,醫生叮囑我要好好的休息,否

則這傷就會變成一個不定時復發的永久循環。

 

    隊上的學長姐們聽到這消息後,紛紛開始阻止我下場去練習,於是我就只能

像現在這樣的坐在球場旁,當個計分小妹。

 

    順便幫那些在場上練球的學長姐們看管他們的家當!

 

    「Last  ball。」我坐在場外笑嘻嘻的喊著,計分版上的分數比是24比22,

目前是由培傑學長那一邊暫時領先。

 

    發球的是培傑學長,他將球捧在手上,發球前,還轉過頭來對我露出一個溫

暖的陽光式笑容,然後左手將手上的排球丟高,右手舉高,隨著球由高點下墜到

他右手掌的位置時,只聽見『啪』的一聲,球順著他拍擊的力道,平飛過網後,

筆直下墜,讓對手根本連碰觸到球點的機會都沒有。

 

    「Over、Over。」我揚了揚手上的計分板,25比22,比賽結束:「怪獸隊戰

勝惡魔隊。」

 

    『怪獸隊』是培傑學長剛才要下場去練習時,幫自己那一組取的隊名,當然,

『惡魔隊』這種聽起來就覺得亂沒氣質的名字,也是在他不顧對手們抗議的聲浪

下,堅持取下的名字。

 

    培傑學長笑嘻嘻的跑到我身邊,一股腦的便坐了下來,學我將背靠在榕樹樹

幹上。

 

    「夏培傑,你幹嘛跑到那裡去?不練球啦?」男排隊的隊長學長站在排球場

上哇啦哇啦的喊著。

 

    培傑學長搖搖手,還是笑笑的:「我不行了,我要休息一下,我的頭突然一

陣發暈,大概是血糖降低了,再打下去,我怕我會昏倒在排球場上。」

 

    「喔!那你先休息一下,等一下感覺好一點時,再下場來練習。」隊長學長

無可奈何的說著,然後扯開喉嚨嚷著:「現在練習網前殺球。」

 

    接著是一堆啪啪砰砰的聲音,男排跟女排隊的球員們一個接著一個的衝到排

球網網前來練習殺球。

 

    我看了一會兒,接著轉頭去看看坐在我身邊的培傑學長。

 

    培傑學長有著一對看起來很豪氣的眉,一雙清澄明亮的眼睛,高挺的鼻樑,

映著淡淡玫瑰花澤的唇,曬成淺淺麥牙色的健康膚色,一頭看起來很柔軟好整理

的短髮,頎長的身高,還有讓人看了覺得很舒服的微笑。

 

    聽說學校裡有好多女生都很欣賞他,不只因為他長得很順眼,當然還因為他

是學校裡的名人,球打得好,自然就會受歡迎啦。

 

    「學長。」我出聲說著:「你身體真的不舒服啊?」

 

    我實在很不想相信,因為他的精神看起來明明很好,眼睛炯炯有神,唇邊還

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怎麼看就怎麼不像身體不舒服的人。

 

    「當然是騙人的啦!」培傑學長說得很理所當然,臉上的表情變得很淘氣。

 

    「喔。」我點點頭,淺淺的一笑,然後眼光又移回球場上去。

 

    「欸,學妹,妳肚子餓不餓?」學長的聲音鑽入我的耳裡。

 

    我又轉頭過去看看培傑學長,然後搖搖頭。

 

    「我突然覺得好餓,妳陪我去福利社吃關東煮,好不好?」學長說。

 

    「啊?這樣不好吧?等會兒讓芳雅學姐發現我偷跑掉了,她會罵我的。」芳

雅學姐是我們女排隊的隊長。

 

    「那如果妳學姐不罵妳,妳可不可以陪我去福利社?」培傑學長不死心的問

著。

 

    「呃……應該就沒有問題吧。」我嘟噥著。

 

    「OK!那……」學長突然轉頭,朝球場的方向喊著:「芳雅,柯芳雅!妳過

來一下。」

 

    芳雅學姐聽見培傑學長的叫喚後,慢慢的跑步過來。

 

    「什麼事?」芳雅學姐的臉因為運動過後,而透著迷人的健康紅。

 

    聽說芳雅學姐跟培傑學長的私交很好,兩個人常常在下課後一起搭公車回

家,或者去麥當勞吃些東西聊聊天,偶爾會去看場電影。

 

    所以大家都說,培傑學長跟芳雅學姐是一對,即使他們從不承認自己的感

情,但大家就是這麼認為。

 

    很多事,其實是不需要訴諸於口,只要看一眼,便能看透事情真相的。

 

    「妳隊裡的這個學妹借我一下。」培傑指指我。

 

    「做什麼?」芳雅學姐看看我,又看看培傑學長,一臉狐疑的。

 

    「我肚子餓,血糖降低了,頭暈暈的,想去福利社吃些東西來補充體力,可

是怕走到一半會昏倒,所以要跟妳借這個學妹陪我去。」

 

    「騙人!你的身體根本就好得像頭牛,怎麼可能會血糖不夠?」芳雅學姐很

了解培傑學長的身體狀況似的說著。

 

    「唉喲,柯芳雅,枉費我們平常交情這麼好,現在我說我血糖不夠,要吃點

東西來補充血糖,想跟妳借個學妹陪我去,妳不同情我就算了,居然還懷疑我在

騙妳?」培傑學長擺出五子哭墓的悲慘表情:「所以我說啊,女人都是毒婦……」

 

    「好啦好啦,要借你就借去吧!」芳雅學姐受不了的看看培傑學長,然後又

轉頭來跟我說:「曉昭,妳要小心夏培傑這個人喔,務必要跟他保持人身距離,

必要時,可以撮他眼睛、揍他鼻子、踹他的小腿骨,懂嗎?」

 

    我被學姐的話逗得笑了起來。

 

    「喂!妳不要跟她講些有的沒有的,等一下讓她以為我是色狼,那要怎麼

辦?」培傑學長忍不住的出聲抗議。

 

    「我只是教我學妹要怎麼樣防衛自己的人身安全。」芳雅學姐煞有其事的說

著。

 

    「不跟妳瞎扯了,學妹先借我,等會兒完璧歸趙。」說著,培傑學長伸手拉

住我的衣袖,輕輕的扯了一下,聲音變得很輕:「妳學姐不反對了,那妳可以陪

我去吃關東煮了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只好點頭。

 

    培傑學長在我點頭之後,揚起了一個璀璨的笑容。

 

    「謝啦,柯芳雅!等會兒我帶一支米血來請妳吃喔。」培傑學長向前走了二

步後,轉過頭來向芳雅學姐說。

 

    陽光灑在學長的髮上、身上,映成一副金黃色的美麗景象,閃亮亮的,彷彿

那光是從學長身上散發出來一樣,耀眼卻不刺眼。

 

    在那一瞬間,我恍惚地覺得學長可能是從天上偷溜下凡的天使!

 

 

 

 

 

         偷偷下凡的天使,會不會剛好就是上天送給我的天使

 

 

--------------------------------------------------------------------------------
好久不見,我回來了^^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