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ht (天蠍的原罪) 站內: Story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33)
時間: Thu May 28 02:18:18 1998

 

        在回到老妹的住處前..我先去買瓶Christian Dior的 Dolce Vita..
        我買最大瓶的..這次要讓她灑到手酸也灑不完..
        老妹笑嘻嘻的說..自家兄妹,何需如此多禮..
        我告訴她..『妳說得對..所以這不是買給妳的..』
        我想要不是因為我們擁有同樣一個娘親..
        她恐怕會罵出台灣人耳熟能詳的三字真言了..


        當天晚上..我一直無法入眠..
        台北的公雞是不敢亂叫的..所以我只能偶而睜開眼睛瞥一下窗外的天色..
        在第一道陽光射進窗內後..我離開了溫暖的被窩..
        我坐上taxi..因為我不想多浪費時間在等277號公車上..
        進了病房..她正在看一本小說..
        封面上有個清秀的女子畫像..但比她略遜一籌..


        「痞子..你終於來了..等你好久..」
        『妳昨晚睡得好嗎?..』
        「我不敢睡得太沉..因為你來了也不會叫醒我..」
        『那妳再睡一會?..』
        「呵呵..你既然來了..我就更加睡不著了..」


        我送給她那瓶Dolce Vita..約好她出院那天在榮總大門灑它個痛快..
        她問我小雯美嗎?..我說她太辣了..對眼睛不好..
        不過阿泰喜歡吃辣..可以讓他們去自相殘殺..
        然後她又問我台南的天氣好嗎?..我並沒有告訴她..
        她離開後的台南..天氣一直不曾好過..
        說著說著..她就睡著了..


        我不敢凝視著她..因為她的臉上有一隻蝴蝶..
        昨晚離開前..我才知道她得的是紅斑性狼瘡..俗稱叫蝴蝶病..
        但我喜歡的是一隻能自在飛舞的咖啡色蝴蝶..
        而不是停在她臉上伴著蒼白膚色的這隻紅色蝴蝶..
        況且不能飛舞的蝴蝶還能算是蝴蝶嗎?..


        「痞子..你幹嘛一直看著我..而且又不說話?..」
        我也說不上來..
        因為我發覺她愈來愈虛弱..這讓我有股不祥的預感..


        「痞子...我很渴ㄋㄟ...想喝點東西..」
        我絕不會在此時離開妳半步的。
        電影“新不了情”裏,劉青雲到太平山去幫袁詠儀買紅豆糕回來後..
        就沒來得及看到袁詠儀的最後一面。
        我不笨,所以我不會下這種賭注的。
        『妳在學電影情節把我支開嗎?..』


        「痞子..電影是電影..人生是人生..」
        電影如何?..人生又如何?..
        在電影“鐵達尼號”裏..Jack要沉入冰冷的海底前..
        用最後一口氣告訴Rose:“You must do me this honor..
        promise me you will survive.. that you will never give up..
        no matter what happens.. no matter how hopeless.. promise me now..
        and never let go of that promise...”。
        結果呢?..Rose老時還不是照樣鬆手..而把“海洋之心”丟入海裏..
        而在真實人生中,為了拍“鐵達尼號”,Rose刻意增胖..
        戲拍完後,還不是因為無法恢復成以前的身材,而放棄減肥..
        所以電影和人生其實是有相當大的關連性..
        『妳不是剛喝過水了?..又想喝什麼?..』


        「痞子..我又渴了嘛!..我現在要喝曼巴咖啡..」
        這裏是醫院ㄋㄟ..到那裏去煮曼巴咖啡?..
        而且咖啡這種刺激性飲料..畢竟對身體不好..
        『咖啡不好吧..喝點別的..好嗎?..』


        「痞子..你也知道咖啡不好..所以請你以後少喝點..好嗎?..」
        我看著她嘴角泛起的笑意,以及眼神中的狡黠..
        我才知道她拐這麼多彎就是希望我以後少喝點咖啡。
        我心裏彷彿受到一股重擊..
        不行了..鼻子突然感受到一股PH值小於7的氣息..
        再不平靜下來,也許淚水會決堤。
        我是學水利工程的,防洪是我吃飯的傢伙..
        絕不能讓水流越過堤防而漫淹..即使只是淚水。
        『好..我答應妳..我儘量不喝咖啡..』


        「那順便答應我以後不要熬夜..」
        「還有以後別日夜顛倒了..」
        「還有早餐一定要吃..」
        「還有別太刻意偏愛藍色...那會使你看起來很憂鬱..」
        「還有.....」
        氣氛突然變得很奇怪..好像有點在交待後事的感覺..
        我不想讓她繼續,只好說:
        『我去幫妳倒杯水吧!..免得妳口渴..』


        「痞子...飲水機遠嗎?...如果遠我就不喝水了..」
        從這裏到置放飲水機的轉角,男人平均要走67步,女人則要85步..
        加上裝水的時間,平均只要花1.8至2.1分鐘..不算遠。
        『不會的..很近..』


        「痞子..趕快回來..我不想一個人..好嗎?..我很怕孤單..」
        我這次沒有回答。
        低著頭,加快了腳步....


                                                to be continued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