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ht (天蠍的原罪) 站內: Story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25)
時間: Mon May 18 09:45:25 1998

 

        這個跨年晚會是由一個地區性電台主辦的..叫Kiss Radio..頻道是FM97.1..
        為什麼我記得是FM97.1?..因為它廣告的時間比播歌多..難怪叫“廣播”..
        節目其實是很無聊的..尤其是猜謎那部份..
        “台南市有那些名勝古蹟?..請隨便說一個..”
        哇ㄌㄟ..怎麼問這種蠢問題?..蠢到我都懶得舉手回答..
        竟然還有人答“安平金城”..我還“億載古堡”ㄌㄟ..


        至於跳舞..我則是大肉腳..跳快舞時像隻發情的黑猩猩..
        「痞子..我不能跳快舞..所以不能陪你跳..Sorry..」
        『那沒差..反正妳叫“輕舞”..自然不能跳快舞..』
        「希望能有“The Lady in Red”這首歌..」
        『不簡單ㄛ!..這麼老的英文歌..妳竟然還記得..』
        「前一陣子在收音機中聽到..就開始愛上它了..」


        原來如此..不然這首歌在流行時..她恐怕還在唸小學吧!..
        其實我也很喜歡這首歌..尤其是那句“took my breath away”..
        我以前不相信為何舞池中那位紅衣女子轉身朝他微笑時..竟會讓他感到窒息..
        直到昨晚在她家樓下..她上樓前回頭對我一笑..我才終於得到解答..
        不過這首歌如果改成“The Lady in Coffee”..該有多好..
        最好這首歌不要被阿泰聽到..不然他一定改成“The Lady in Nothing”..


        終於到了倒數計時的關鍵時刻..這也是晚會中的最高潮..
        在一片歡呼聲中..我們互道了一句:“新年快樂”..
        她是學外文的..為何不學外國人一樣..來個擁抱或親吻呢?..
        不過話不能這樣講..我是學水利的..也不見得要潑她水吧!?..
        『明年我們再來?..』
        「明年?..好遙遠的時間ㄛ..」
        又在說白癡話了..她大概累壞而想睡了吧!?..


        送她回到她住的那條勝利路巷子..遠離了喧鬧..
        與剛剛相比..現在靜得幾乎可以聽見彼此呼吸的聲音..
        「痞子..你還記得“香水”中提到的正確的香水用法嗎?..」
        我搖了搖頭..我怎麼可能會記得?..我又不用香水..
        「先擦在耳後..再塗在脖子上和手上的靜脈..然後將香水灑在空中..
          最後是從香水中走過..」
        『真的假的?..這樣的話..這小瓶香水不就一下子用光了?..』
        「痞子..我們來試試看好嗎?..」
        『我“們”?..妳試就好了..我是個大男人ㄋㄟ..』


        她打開了那瓶Dolce Vita..先擦在左耳後..再塗在脖子上和左手的靜脈..
        然後還真的將香水灑在空中...哇ㄌㄟ..很貴ㄋㄟ!..
        最後她張開雙臂..像是淋雨般..仰著臉走過這場香水雨..
        「呵呵呵..痞子..好香好好玩ㄛ!..輪到你了..」
        她興奮地笑著..像個天真無邪的小孩..


        此時別說只叫我擦香水..就算要我喝下去..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我讓她把香水擦在我的左耳後..以及脖子上和左手的靜脈..
        這是我第三次感覺到她手指的冰冷..是香水的緣故吧!..我想..
        「痞子..準備了ㄛ..我要灑香水囉!..」
        我學著她張開雙臂..仰起臉..走過我人生的第一場香水雨..


        「痞子..接下來換右耳和右手了..」
        哇ㄌㄟ..還真的ㄌㄟ..我賺錢不容易ㄋㄟ..
        在我還來不及心疼前..她已經走過了她的第二場香水雨..
        而這次她更高興..手舞足蹈的樣子..就像她的暱稱一樣..
        是一隻輕舞飛揚的蝴蝶..


        深夜的勝利路巷子內..就這樣下了好幾場的香水雨..
        直到我們用光了那瓶Dolce Vita..
        「Dolce Vita用完了..這個甜蜜的日子也該結束了..
          痞子..我上去睡了..今夜三點一刻,我不上線,你也不准上線..」
        『為什麼?..』
        「你在中午12點上線時就知道了..記住ㄛ!..只准在中午12點上線..」
        她拿出鑰匙,轉過身去打開公寓大門..
        就在此時..我看到她的後頸,有一處明顯的紅斑..
        如果不是因為她今天將長髮紮成馬尾..我根本不可能會看到這處紅斑..


        她慢慢地走進那棟公寓..在關上門前..她突然又探頭出來淺淺地笑著..
        「痞子..騎車要小心點..」
        在我尚未來得及點頭前..門已關上..
        我抬起頭..想看看四樓的燈光是否已轉為明亮?..
        等了許久..四樓始終陰暗著..
        陰暗的不只是在四樓的她..還有騎上野狼機車的我..


        回到了研究室,阿泰聞到了我身上的香味..劈頭就問:
        《痞子..你身上為何這麼香?..你該不會真的跟她來個“親密接觸”吧!?..》
        我沒有答腔..打開了冰箱..拿出了那兩瓶麒麟啤酒..一瓶拿給阿泰..
        我和他就這樣靜靜地喝掉了這兩瓶啤酒..
        喝完了酒..阿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離開了研究室..


                                                to be continued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