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ht (天蠍的原罪) 站內: Story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24)
時間: Mon May 18 09:43:57 1998

 

        到了麥當勞..好巧..竟然跟昨晚第一次見面的時間一樣..也是七點半..
        要吃1號餐嗎?..她搖了一下頭..2號餐呢?..她搖了兩下頭..
        那3號餐好嗎?..她搖了三下頭...就這樣一直搖到了最後一號餐..
        所以我還是點了兩杯大可和兩份薯條..
        然後坐在與昨天相同的位置上..


        「痞子..你不吃東西會餓的..」
        『妳吃不下..我當然也吃不下..』
        這就是逞強的場面話了..因為到現在為止..我今天還未吃過東西..
        我咬了一口薯條..
        奇怪?..今天的麥當勞薯條竟然不再清脆甜美..反而有點鬆軟苦澀..
        原來當她的笑容失去神采時..麥當勞的薯條便不再清脆..


        「痞子..為何你會叫jht呢?..」
        『j是Jack..h是hate..t是Titanic...jht即是“Jack hate Titanic”的縮寫..』
        「你別瞎掰了..還真的ㄌㄟ..」
        『其實jht是我名字的縮寫..不過看在Titanic讓妳淚流的面子上..
          我這個Jack..自然不得不hate它了..』
        「痞子..你不能hate Titanic..你一定要help Titanic..或是hold Titanic..」
        hate?..help?..hold?..自從看完Titanic後..她就常講一些我聽不懂的話..
        難道外文系也唸哲學?..


        然後她就很少說話了..偶而低頭沉思..偶而呆呆地看著我..
        為什麼我要用“呆呆地”這種形容詞呢?..
        因為她好像很想仔細地看著我..但又怕看得太仔細..
        這種行為不是“呆”是什麼?..蠢?..笨?..傻?..


        外面的大學路..開始人聲鼎沸了..
        「痞子..大學路現在為什麼這麼熱鬧呢?..」
        『今天是1997年的最後一天..大學路有跨年晚會..待會去看?..』
        「好ㄚ!..可是我想現在去ㄋㄟ..」
        我二話不說..端起了盤子..指了指她的背包..


        張燦鍙市長新官上任..封鎖住大學路成大路段..想來個與民同樂..
        他比阿扁市長幸運..因為他可以跟他太太跳舞給我們看..
        但我又比他幸運..因為輕舞飛揚比他太太漂亮..
        正在胡思亂想間..天空突然下起了一陣雨..
        我不假思索地拉起了她的手..往成大成功校區警衛室旁的屋簷下奔去..
        為了怕她多淋到幾滴雨..情急之下做出這種先斬後奏的行為..
        子曰:“不教而殺謂之虐”..由此觀之..我的確是個很殘忍的人..
        不過幸好我叫痞子..所以不必為不夠君子的行為背負太多良心上的譴責..


        這是我第二次接觸到她的手指..
        和第一次時的感覺一樣..她的手指仍然冰冷異常..
        上次可能是因為冰可樂的關係..這次呢?..
        也許是雨吧!..或者是今晚的風..


        警衛室旁的屋簷並沒有漏..但我現在卻覺得“屋漏偏逢連夜雨”..
        因為我看到了阿泰..
        這種可以跳舞的場合自然少不了阿泰..就像廚房裏少不了蟑螂..
        不過他從不攜伴參加舞會..
        因為他常說“沒有人去酒家喝酒還帶瓶台灣啤酒去的”..
        這話有理..舞會上充斥著各種又辣又正的美眉..什麼酒都有..
        幹嘛還自己帶個美眉去自斷生路呢?..
        如果美眉可以用酒來形容..那阿泰是什麼?..
        阿泰說他就是“開罐器”..


        《痞子..你好厲害..竟然帶瓶“皇家禮炮21響”的XO來..》
        『別鬧了..阿泰..這位是輕舞飛揚..』
        《妳好..久仰大名了..痞子栽在妳的石榴裙下是可以瞑目的..》
        「呵呵..阿泰兄..我對你才是久仰大名、如雷貫耳呢!..」
        《是嗎?..唉..我已經儘可能地掩飾我的鋒芒了..奈何事與願違..
          沒想到還是瞞不過別人識貨的眼光..罪過..罪過ㄚ!..》


        「我常在女生宿舍的牆壁上看到你的名字ㄛ!..」
        《是嗎?..寫些什麼呢?..一定都是些太仰慕我的話吧!..》
        「不是ㄋㄟ..通常寫“阿泰..你去吃屎吧!”..而且都寫在廁所的牆壁上..」
        《哈哈..輕舞兄..妳和痞子都好厲害ㄛ!..》
        我也笑得說不出一句話來..照理說阿泰是我的好友..我應該為他辯解的..
        我這樣好像有點見色忘友..不過事實是勝於雄辯的..


        金黃色的射手阿泰..藍色的天蠍痞子..和咖啡色的雙魚輕舞飛揚..
        就這樣在警衛室旁的屋簷下聊了起來..直到雨停..
        這是我們三個人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聚在一起..
        《痞子..輕舞兄..雨停了..我去狩獵了..你們繼續纏綿吧!..》
        走得好!..我不禁拍起手來..再聊下去..我就沒有形象了..
        「痞子..你拍手幹嘛?..」
        『喔..剛剛放的音樂真好聽..不由自主地想給它小小地鼓勵一下..』
        「痞子..你少胡扯..你怕阿泰抖出你的秘密ㄏㄡ?..」
        我有秘密嗎?..也許有..也許沒有..
        但在我腦海的檔案櫃裏..最高的機密就是妳..


                                                to be continued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