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ht (天蠍的原罪) 站內: Story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14)
時間: Thu Apr 23 03:15:16 1998

 

        我開始打量著坐在我面前的這位美麗的女孩。
        美麗其實是一種很含糊的形容詞...因為美麗是有很多種的。
        也許像冷若冰霜的小龍女;也許像清新脫俗的王語嫣。
        也許像天真無邪的香香公主;也許像刁蠻任性的趙敏。
        也許像聰慧狡黠的黃蓉;也許像情深義重的任盈盈。
        但她都不像。
        幸好她都不像,所以她不是小說中的人物。
        她屬於現實的生活。


        第一眼看到她時,我就被她的臉孔勾去了兩魂,被她的聲音奪走了六魄。
        只剩下一魂一魄的我,根本來不及看清楚她身材的高矮胖瘦。
        如今我終於可以仔細地端詳她的一切。
        她很瘦,然而並非是弱不禁風的那種。
        她的膚色很白...由於我沒看過雪,因此也不敢用“雪白”這種形容詞。
        但因為她穿著一身咖啡色,於是讓我聯想到鮮奶油。
        所以她就像是一杯香濃的咖啡。


        她現在坐著,我無法判斷她的身高。
        不過剛剛在點餐時,我看著她的眼睛,視線的俯角約20度..
        我們六隻眼睛(我有四隻)的距離約20公分..
        所以我和她身高的差異約=20*tan20度=7.3。
        我171...因此她約164..
        至於她的頭髮,超過肩膀10公分,雖還不到腰,但也算是很長了。
        等等...她不是說頭髮已經挑染成咖啡色了...為何還是烏黑亮麗?


        『妳的頭髮很黑ㄚ!..那裏有挑染成咖啡色的呢?..』
        「痞子..挑染也者,挑幾根頭髮來染一染是也..因為我覺得好玩..
          所以我自己染了幾根頭髮來意思意思..你覺得好看嗎?..」
        她把頭髮輕輕撥到胸前,然後指給我看..
        的確是“萬黑叢中一點咖啡”。
        而且美女畢竟是美女,連隨手撥弄頭髮的儀態也是非常撩人。
        『當然好看..妳即使理光頭,也是一樣明豔動人..』
        「呵呵..痞子..別太誇獎我..我會驕傲的..」


        我又聽見了她的笑聲。
        古人常用“黃鶯出谷”和“乳燕歸巢”來形容聲音的甜美。
        但這兩種鳥叫聲我都沒聽過,所以用來形容她的聲音是不科學的。
        還是脆而不膩的麥當勞薯條比較貼切。
        她的笑聲,就像沾了蕃茄醬的薯條,清脆中帶點酸甜。


        『妳為何會偏愛咖啡色呢?..』
        「因為我很喜歡喝咖啡ㄚ!..我最愛喝的就是曼巴咖啡..」
        『我也常常喝咖啡..但我不懂“曼巴”是什麼?..』
        「曼巴就是曼特寧咖啡加巴西咖啡嘛!..笨痞子..」
        『哦..原來如此..那藍山咖啡加巴西咖啡不就叫做“藍巴”?..』
        「呵呵..痞子..你在美女面前也敢這麼痞..我不禁要讚賞你的勇氣..」


        『妳穿著一身咖啡色..不會覺得很奇怪嗎?..』
        這是我最大的疑問。如果不知道謎底,我一定會睡不著覺。
        總不至於愛喝咖啡就得穿一身咖啡色吧!?..
        如果照這種邏輯,那愛喝西瓜汁就得一身紅;愛喝綠茶就得一身綠...
        那愛喝汽水的,不就什麼顏色的衣服都不用穿了?


        「痞子...你聽過“咖啡哲學”吧!?..」
        『這是一家連鎖咖啡店..我當然聽過..』
        「此哲學非彼哲學也...我的穿著就是一套咖啡哲學..閣下想聽嗎?..」
        『有...有話請講...在下願聞其詳..』
        差點忘了對方是個美女,趕緊把“有屁快放”吃到肚子裏..


        「即使全是咖啡..也會因烘焙技巧和香、甘、醇、苦、酸的口感而有差異..
          我的鞋襪顏色很深,像是重度烘焙的炭燒咖啡...焦、苦不帶酸..
          小喇叭褲顏色稍淺,像是風味獨特的摩卡咖啡...酸味較強..
          毛線衣的顏色更淺,像是柔順細膩的藍山咖啡...香醇精緻..
          而我背包的顏色內深外淺,並點綴著裝飾品,則像是Cappuccino咖啡..
          表面浮上新鮮牛奶,並撒上迷人的肉桂粉...既甘醇甜美卻又濃郁強烈..」


        我愣了半晌,說不出話來。
        我不禁再次打量著坐在我面前的這位美麗的女孩。
        在今晚以前,她只不過是網路上的一個遊魂而已。只有ID,沒有血肉。
        如今她卻活生生地坐在我面前,跟我說話,對我微笑,揭我瘡疤。
        直到此刻,我才有作夢的感覺。
        或者應該說是打從在麥當勞門口見到她時,我就已經在作夢了。
        只是現在我才發覺是在夢境裏。


                                                to be continued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