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ht (天蠍的原罪) 站內: Story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6)
時間: Mon Apr  6 00:17:59 1998

 

        《ㄚㄚˇ....給我一杯壯陽水....換我一夜不下垂..》,
        聽到這首改編自劉德華"忘情水"的變態歪歌,就知道是阿泰回來了,
        看來今夜又有個女孩慘遭毒手。
        阿泰常說他不是不想定下來,只是他條件太好,反而會讓女孩子
        有不安全感。所以他說,《余豈好色乎...余不得已也...》。
        這當然是狡辯,但其實很多男人或多或少都有阿泰的性格。
        所差別的只是條件不夠,無法風流而已。


        我告訴阿泰,我剛遇見輕舞飛揚了。
        《恭喜恭喜...如此際遇...豈能無酒?..》
        開玩笑,我明天還得早起,喝酒會誤事的。
        《也對...等你失戀時再喝..》
        哇ㄌㄟ...你這樣彷彿是在詛咒我..
        《我幹嘛還彷彿...我根本就是在詛咒你..》
        horse's,要不是看在我打不過你的份上,你早就血濺五步了。
        《痞子...別生氣...我用的是心理學上的洪水猛獸法...在你有所期待時,
          狠狠地潑你冷水...你才能步步為營,攻城略地..》
        其實這樣也對,要不是這桶冷水,我一定會得意忘形。


        我是個日夜顛倒的人,早上10點以前起床對我而言,是有點難度。
        『阿泰...明早叫我起床..』
        《細細回憶...妳的淫蕩...彷彿見妳...床上模樣..》
        他改唱剛澤斌的"妳在他鄉"。看來,別指望他了。
        所以,我調了兩個鬧鐘,一個放床邊;一個放在離床最遠的角落。
        這樣我才能確保鬧鐘不會只叫醒我的食指。


        「痞子...這麼巧..」
        還好,雖然睡過頭,但仍然準時在10點上了線。
        『是ㄚ...怎麼這麼巧..』
        女孩子真是奇怪的動物,明明是早就約好的事,偏要裝作一付
        偶然邂逅的樣子。大概是瓊瑤的小說看太多的緣故吧!
        她們總覺得靠緣份邂逅的男人最美好。
        而且男人的美好程度會跟邂逅的浪漫程度成正比。
        「痞子...你在吹牛..」


        吹牛?..好,我說給妳聽。舉例而言,
        在夏天的海灘邊邂逅的男子一定要會跑步,要有粗獷的長相,
        要有古銅泛紅的皮膚,要有海水般明亮的雙眼,最好還要有爽朗的笑聲。
        然後一面呼喊著女主角的名字,一面朝她飛奔,再抱起她逆時針轉三圈。
        「痞子...你再吹ㄚ..」


        不喜歡夏天?..好,換個季節。
        在秋天的街道上邂逅的男子一定要帶副眼鏡,要有斯文的書卷味,
        手裏要抱著一本詩集,最好要踩著滿地的落葉,發出沙沙的聲響。
        然後嘴裏輕輕吟著雪萊或葉慈的詩,再深情地告訴女主角她比詩還美。
        「痞子...你在亂掰ㄛ..」


        我在掰?..好,不說時間的邂逅,改用地點的邂逅。
        在無人的山中邂逅的男子一定要留長髮,要有藝術家的特質,
        要帶著一個畫架、幾張畫布,最好要有很多小鳥停在他身旁看他作畫。
        然後女主角也許脫光光當他的模特兒,或靜靜地欣賞著他的專注。
        「痞子...你吃錯藥了..」


        吃錯藥?..好,換個比較文明的地點。
        在喧鬧的酒吧中邂逅的男子一定要有鬍渣,要有頹廢的氣息,
        嘴裏要叼根煙,要喝烈酒而不是台灣脾酒,最好還要有雙冷峻的眼神。
        然後女主角應該會被酒醉的人調戲,而他則英勇而適時地打跑這些人。
        「痞子...這些都很浪漫ㄚ..」


        浪漫?..小姐,浪漫也許只是存在於小說中的情節而已。
        現實生活中,在海邊跑步的男子可能會踩到玻璃,然後送去急診。
        或是女主角太重,以致他的手臂產生肌肉拉傷的運動傷害。
        踏著滿地秋天落葉的男子可能會踩到狗屎,因為落葉堆內狗屎多。
        狗屎由於太臭了,所以他可能不吟詩而改吟三字經。
        在無人山中作畫的男子,旁邊的小鳥可能會拉屎在他頭上。
        或是當女主角脫光光時,他會嫌腰部和臀部贅肉太多,而被她痛毆一頓。
        而在喧鬧酒吧中喝烈酒的男子,可能錢會帶不夠,而被留下來洗碗。
        或是跟人打架時,反而被人打跑,因為沒有理由好人就會打贏架。
        「痞子...你跟浪漫有仇嗎?..」


        跟浪漫有仇?..當然不是,我只是以統計學的觀點得出一些結論而已。
        因為以上各類型的男子,無論是健康型、斯文型、藝術型與頹廢型,
        他們最大的共通點竟然是高,而不是帥!
        有的愛情小說會顛覆男主角的形象,讓他長得不夠好看。
        但沒人敢讓男主角不高。
        因為我不高,所以我要抗議。
        「痞子...抗議駁回..」


        我真的不是普通的無聊與乏味,竟然在網路上跟她討論這些。
        而且一聊就聊到中午。
        「痞子...肚子餓了嗎?..」
        『是ㄚ...那妳呢?..』
        「嗯...的確該吃午餐了...痞子...」
        『那我們是否該....?..』
        「痞子...我只是問問...沒有要請你吃飯的意思...」
        很好,我不浪漫。而妳也不浪漫...


                                                to be continued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