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12.9〉… Over
時間: Thu May 20 19:27:04 2004

 

        推開咖啡館時,一對男女正在吧台前結帳。
        「你覺得這幅畫該叫什麼名字?」老闆問。
        「嗯……」男子說:「畫裡的女人似乎在等待,但海是這麼洶湧,幾乎
          要吞沒她,她卻無法離去。所以我覺得圖名可以叫:無助的等待。」
        「妳覺得呢?」老闆轉頭問女子。
        「我也覺得畫裡的女人在等待,但即使大海的波濤洶湧,她仍然不肯
          離去,所以圖名是:堅持的等待。」女子回答。


        「你們的答案還算可以。」老闆對男子說:「你的咖啡打八折。」
        然後轉頭對女子說:「妳的咖啡打六折。」
        結完帳後,這對男女經過我身旁時,老闆突然說:
        「你們兩個不適合的,還是趁早分手吧。」
        「你說什麼!」
        男子很氣憤,轉過身想找老闆理論,但女子還是硬把他拉出咖啡館。


        『你怎麼這樣說話?』我走到吧台前。
        「男生把女生的堅持當作無助與軟弱,怎能在一起呢?」老闆說。
        『給我看那幅畫吧。』我伸出右手。
        「結帳時才能看。」老闆說。
        『好,沒問題。』
        我馬上點了杯咖啡,然後轉身走到以前常坐的靠牆位置。


        「已訂位」的牌子在靠落地窗的第二桌上,但桌旁依舊沒有人。
        整間咖啡館內目前只有我和老闆兩個人。
        我抬頭看了看四周,到處是珂雪的畫,不管是素描、水彩、油畫,
        都隨性地掛著,很像那位石雕師的石雕園風格。
        幾乎所有的畫我都看過,不管是珂雪為我而畫的、她畫本裡的、
        還是她工作室裡所擺的。


        我覺得整個心裡都充滿了珂雪,再多一點點就要氾濫。
        老闆才剛把咖啡放在我桌上,我立刻端起來喝光。
        沒加糖、沒加奶精,也顧不得燙。
        喝完咖啡後,我搧著發燙的嘴,走到吧台前。
        『可以給我看那幅畫了吧。』
        我的舌頭應該是燙傷了,講話的發音和腔調都很奇怪。


        老闆拿出那幅畫,問:「你覺得這幅畫該叫什麼名字?」
        這是幅油畫,畫了一個女子的半身,她的臉正朝著我,眼睛睜得好大。
        她的背後是一大片海,海浪洶湧,旁邊還有幾顆小岩石。
        不用半分鐘,我就感受到這幅畫了。


        『這幅畫什麼時候拿來的?』我問。
        「上星期。」老闆回答。
        『誰拿來的?』
        「一個女人拿來的,她還帶了個小女孩。」
        『是“她”嗎?』
        「不是。」
        我知道應該是小莉的媽和小莉。


        『你一定知道,這是“她”畫的吧。』我說。
        「嗯。」老闆點點頭。
        『那你先說。』我說,『這幅畫表達了什麼?』
        他看著畫,說:「有洶湧、有澎湃、有思念、有牽掛、有殷切。」
        『所以呢?』我問。
        「她非常想家,眷戀著家裡的一切。」他說。
        『你也很想念她吧?』
        「這還用說。」老闆瞪了我一眼。


        『你再告訴我,這一大片海,是西部的海?還是東部的海?』
        「西部的海。」他說。
        『為什麼?』
        「海浪這麼洶湧,一定是急著想回到岸邊。所以是西部的海。」
        『你是不是可以聽到波濤洶湧的聲音?』我又問。
        「嗯。」他回答。


        『圖畫跟親人或愛人一樣,總是會讓某些人有特別的感覺。』
        我笑了笑,『這是她說過的話。』
        「我知道。」他說。
        『如果讓你選擇,你覺得畫裡的女子,是親人?還是愛人?』
        他猶豫了一會,然後說:「是親人。」
        『那麼對她的畫來說,你是親人。』我指著自己的鼻子,接著說:
        『而我,是愛人。』


        「愛人?」老闆抬起頭,看著我。
        『這是東部的海啊,這麼濃烈的感情,你沒感受到嗎?』
        「我感受到的,是一種渴望。」
        『你再看看畫裡女子的眼睛。她眼睛的顏色,跟海的顏色是一樣的,
          好像她的眼睛裡已經充滿了海水。』我說。
        「是嗎?」他低下頭看著畫,非常專心。
        『你難道不會覺得,她正在看她的愛人嗎?』
        他沒有回答,依舊低頭看著畫。
        『所以說……』我指著畫,『這幅畫的名字,就叫愛人。』


        「答對了!」
        珂雪突然從吧台下方冒出來,我嚇了一跳。
        『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才剛走進來,便遠遠的看到你走過來,就只好躲進吧台了。」
        『妳躲了多久?』
        「十分鐘吧。」
        『不。』我說,『妳躲了八個月。』
        「對不起。」她說。


        我和珂雪都沉默下來,咖啡館內變得好安靜。
        只有從“愛人”這幅畫裡,隱隱傳來浪濤聲。


        突然響起“噹噹”聲,我和珂雪才同時醒過來。
        轉頭一看,老闆竟然拉開店門,走了出去。
        我和珂雪互望了一眼,不知道該說什麼,便同時把目光回到畫上。
        過沒多久,又同時抬起頭接觸到對方的視線。
        然後便同時笑了起來。


        「這幅畫我畫了好幾個月呢。」珂雪終於又開口說話。
        『嗯。』我點點頭,『看得出來。』
        「喜歡嗎?」
        『這幅畫講的不是喜歡,而是愛。』
        珂雪有些不好意思,低下頭,又不說話了。


        『不過她的眼睛並沒有塗滿顏色喔。』我指著畫裡女子的眼睛,
        『好像還留了一點點空白,這是為什麼呢?』
        「我把自己鑿得太深了,再多的海水也填不滿。」珂雪笑了笑。
        『妳為什麼要鑿空自己呢?』我問。
        「我以前所有的感情,都給了畫,若不把自己鑿空,怎能裝進對人的
          感情呢?」


        『妳果然是把自己鑿得太深了,害我多等了那麼久。』我笑了笑,
        『那件石雕作品,也只鑿空左眼,右眼並沒鑿空,不是嗎?』
        「你也去過那裡?」珂雪很驚訝。
        『嗯。』我又笑了笑,點了點頭。
        「我沒想通這點,於是左眼、右眼都鑿空了。」珂雪笑了起來。
        『這樣也好,剩下這一點點空白,陽光一照,便熱情燦爛;微風一吹,
          便柔情盪漾。』


        「其實眼睛要留一點點空白,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哦。」珂雪說。
        『什麼原因?』
        「因為她的愛人還沒看到這幅畫,如果她的愛人看到了而且也能感受
          的話,那她的眼睛就可以塗滿顏色了。」
        『妳現在就可以塗滿了。』我說。


        珂雪拿出畫筆,調好了顏料,準備塗滿畫裡女子的眼睛時,我說:
        『想知道《亦恕與珂雪》最後的結局嗎?』
        「嗯。」珂雪點點頭,放下畫筆。


        『最後珂雪會問:為什麼我們會在一起?』
        「沒錯,珂雪一定會這樣問。」珂雪說。
        『亦恕會回答:因為科學追求真、藝術追求美,而我們兩個都很善良,
          所以結合在一起時,就會達到真善美的完美境界。』
        「亦恕會這麼說嗎?」珂雪問。
        『是的,我會這麼說。』我說。


        珂雪拿起畫筆,沾上顏料,塗滿了畫裡女子的眼睛。

 


                                                jht. 于2004年4月20日

                                ~ The End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