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10.4〉
時間: Wed May 12 00:25:47 2004

 

        我咖啡剛喝完,她也該去上班了。
        我和她一起離開咖啡館,分手時,我再叮嚀她一次明早的事。
        照慣例坐捷運回家,拿鑰匙開門時,故意發出清脆的響聲。
        門打開後,先說聲:『打擾了!』,等過了十秒,再走進去。
        因為大東小西的感情愈來愈好,我怕突然開門進去會看到激情的場面。


        小西看見我回來,便起身到廚房煮飯,大東則和我在客廳閒聊。
        我告訴他說,明天要出去玩,他說寫完劇本後,也想帶小西出去玩。
        「我請假不好請呢。」小西在廚房說。
        「如果不能請假,那我們只好放假時再去。」大東說。
        「去哪裡玩呢?」小西問。
        「我帶妳去很棒很好的地方。」大東回答。
        「不可以花太多錢。」小西又說。
        「為了你,再貴也值得、多苦都願意。」
        『夠了喔。』我說,『這裡還有旁人在耶。』


        大東自從在家裡演了一齣浪子回頭後,便開始有講煽情對白的後遺症,
        常常讓我聽得汗毛直豎。
        吃飯時,我跟他們說要去東部泡溫泉,他們說這個季節泡溫泉最好。
        「我們也可以來個鴛鴦泡。」大東對小西說。
        我握住筷子的右手,劇烈地顫抖著。


        飯後回到客廳,大東突然說想看我寫的小說,我立刻回房間去列印。
        印完後,我算了算大概有一百多頁,走出房間拿給大東。
        大東拿到稿子便低頭專心閱讀,我跟小西繼續閒聊。
        『小西妳愈來愈漂亮了喔。』
        「因為大東的體貼,像颱風。吹走了,我臉上的沙子。」
        『沒錯。沙子不見,人自然變漂亮了。』
        小西的話雖然還是深奧,但已能在我的理解範圍內。


        「看完了。」大東說。
        『如何?』我問。
        「嗯……」大東靠躺在沙發背上,沉吟了很久,說:「愛情在哪裡?」
        『你說什麼?』
        「愛情在哪裡?」大東又重複一遍。


        「當初說過小說的主題得是愛情,不是嗎?」
        『嗯。』
        「可是我在你的小說中,看不到愛情。」大東搖了搖頭,說:「不管是
          珂雪還是茵月,我看不出她們和亦恕之間,是否存在著愛情。」
        我陷入沉思,努力回想小說中的情節。


        我失眠了,腦子裡反覆出現大東那一句:愛情在哪裡?
        是啊,在我的小說中,愛情到底在哪裡呢?
        雖然小說中未必要描寫愛情,但當初說好是愛情小說,怎能沒有愛情?
        會不會是因為我把生活寫成小說,所以如果我的生活中愛情沒出現,
        小說中也一樣不會出現?
        換言之,我對禮嫣或學藝術的女孩,根本不存在著愛情的感覺?


        天亮了,我雖然整夜閉上眼睛,但始終沒睡著。
        打起精神漱洗一番,把小說稿子放進旅行袋,便出門去了。
        我大約6點50分到咖啡館,學藝術的女孩還沒來,老闆反而出現了。
        『你不是還沒營業?』我問。
        「我是來告訴你,好好照顧她,別讓她出事。」
        『開什麼玩笑?』我說,『我們是去玩,又不是上戰場。』
        「你認為我在開玩笑嗎?」
        老闆的臉很嚴肅,像法場中的監斬官。


        老闆走了,走了幾步後又回頭看我一眼。
        我還沒來得及納悶,學藝術的女孩便出現了。
        我看她揹了畫架,便說:『要去打獵嗎?』
        她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接過她手中的袋子,便帶著她走到公司樓下。


        迎面走來李小姐和禮嫣,我跟她們打了聲招呼。
        「這位是你朋友?」李小姐問。
        『嗯。』我說。
        「怎麼稱呼?」李小姐微笑著問學藝術的女孩。
        「我叫珂雪。」學藝術的女孩回答。
        我嚇了一跳,轉頭看了她一眼,她臉上掛著微笑。


        「很好聽的名字。」禮嫣說。
        「謝謝。」珂雪問:「妳呢?」
        「我叫禮嫣。」
        「這名字更好聽。」
        「謝謝。」禮嫣也笑了。


        我們上了車。
        由於車子有40幾個座位,而我們大約只有35個人,
        因此珂雪和我都是一個人坐,禮嫣和李小姐則坐在一起。
        珂雪坐在窗邊,拿出畫本;我坐在她右側的窗邊,閉上眼睛休息。
        我睡了一陣子,精神便好了些。
        睜開眼睛,第一個反應便是向左看,剛好接觸她的目光。
        她微微一笑,然後向我招招手。


        我起身到她旁邊坐下,她把畫本遞給我。
        她今天所畫的圖都很可愛,而且還洋溢著快樂的氣氛。
        樹木啊、花草啊、行人啊,幾乎都帶著笑容。
        『妳今天畫的圖,好像都會笑耶。』
        「嗯。」她笑了笑,「因為我今天很快樂呀。」
        『難怪妳眼中所有的景物都在笑。』我也笑了笑。


        「你知道嗎?」她說,「如果情緒有方向性,那麼快樂的方向是向外;
          悲傷的方向是向內。」
        『什麼意思?』
        「人在快樂時,會盡量往外面看,愈看愈遠;而悲傷時,卻只能看到
          自己。」
        『是嗎?』
        「嗯。」她點點頭,「你們學科學的人,不會認同這種說法吧?」
        『不。我認同。』我說,『就像我在快樂時,會想出門看電影、逛逛或
          找地方狂歡;但悲傷時會一個人關在家裡,躲起來。』
        「這樣解釋也可以啦。」她笑得很開心。


        車子經過幾個旅遊景點後,終於在晚飯時分到了下榻的溫泉旅館。
        我們先分配房間,禮嫣、李小姐和珂雪同一間;
        我則和一位單身的男同事同一間。
        晚飯時,我、珂雪、禮嫣和李小姐坐同一桌,一切看來是如此美好,
        但我遠遠看到小梁掛著邪惡的微笑走來,心情不禁往下沉。
        「你怎麼了?」坐在我左邊的珂雪問。
        『沒事。』我說。
        「你好像是一顆氣球,正看到一根針逐漸逼近呢。」珂雪說。
        『這個比喻好。』我反而笑了。


        「唷!」小梁把手搭在我的右肩上,「怎麼不介紹你身旁的美女呢?」
        「你好,我叫珂雪。」珂雪說,「請問你是?」
        『他是爸爸的姨太太。』我說。
        「嗯?」珂雪聽不懂。
        『小娘(小梁)。』
        剛好坐在我右手邊的李小姐噗哧一聲,然後掩嘴對我說:
        「雖然很冷,但這句話還是有三顆星。」
        小梁瞄了我一眼後,還是不識相地擠進我們這桌。


        「委屈大家陪我吃素了。」禮嫣說。
        「是啊,委屈大家了。」小梁立刻接著說,「但希望大家能跟我一樣,
          充分享受吃素的樂趣。」
        『不好意思。』我轉頭輕聲對珂雪說,『忘了告訴妳,這桌吃素。』
        「沒關係。」珂雪笑了笑,「我屬兔。」
        「不過看不出來你是吃素的人。」珂雪說。
        『坦白告訴妳。』我聲音更輕了,『我坐錯桌子了。』
        珂雪笑了起來。禮嫣好奇地看著她,她報以微笑,然後開始動筷子。


        吃過飯後,我回到房間,休息了一陣子,準備去泡溫泉。
        但我在旅行袋裡翻來翻去,就是找不到泳褲。
        雖說這裡的溫泉是男女分開泡,但我是個生性害羞保守的人,
        不想在溫泉邊跟其他的男人比大小。
        只好把小說稿子帶著,走出這家溫泉旅館。

 

                                              【亦恕與珂雪】〈10.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