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10.2〉
時間: Wed May 12 00:22:34 2004

 

        快走到咖啡館時,看見一輛熟悉的紅色車子正在停車。
        我來到車子旁邊,確定是學藝術的女孩。
        「嗨。」她視線離開後視鏡、手離開方向盤,跟我打聲招呼。
        “砰”的一聲,紅色車子撞到後面車子的保險桿。
        她吐了吐舌頭,我四處張望沒看見任何異動,跟她說:『沒人看見。』
        她停好車,打開車門走出來。


        「我們趕緊去喝杯咖啡,」她看了看錶,「我待會還得去接小莉呢。」
        『那就不用喝了啊,我現在就陪妳過去。』
        「到了咖啡館門口卻不喝咖啡,會不會很奇怪?」
        『經過情趣用品店時,一定要進去買保險套嗎?』
        她笑了笑,又鑽進她的紅色車子;我也繞到另一邊的車門,開門鑽進。


        大約十分鐘的車程,我們到了一家安親班。
        一進門,小莉便淚眼汪汪的跑過來抱住學藝術的女孩。
        後面跟過來一個應該是老師的女子,絮絮叨叨地敘述發生的經過。
        我聽了半天,整理出重點為:小莉、奔跑、撞、柱子、哭。
        但她卻具有寫長篇小說的天分,比方描述奔跑時,會提及鞋子、鞋帶、
        飛躍的腿、地面的情況、環境的氣氛和奔跑者的心理狀態。
        等她說完後,小莉已經又多哭了十分鐘。


        「小莉乖,不哭。」學藝術的女孩蹲下來摸摸小莉的頭髮,
        「小孩子要勇敢一點哦。」
        小莉稍微降低哭泣的音量,但還是抽抽噎噎。
        『對。』我在旁接腔,『小孩子要勇敢一點,所以要勇敢的大聲哭。』
        小莉止住音量,從學藝術的女孩懷中探出頭,楞了楞後便露出微笑。
        我好像是電影導演,一喊卡後,原本痛哭流涕的演員立刻笑逐顏開。


        我猜小莉在女老師長達十分鐘的敘述過程中,應該早就想停止哭泣了,
        只是她始終找不到停止哭泣的台階。
        我給了她台階,她也給了我微笑,我想這是我和她之間友誼的開端。
        學藝術的女孩看看時間還早,便讓小莉再去多玩一會。
        然後跟我一起坐在草皮上,曬曬夕陽。


        『怎麼今天是妳來接小莉?』我問。
        「因為小莉的媽媽臨時有事。」
        『喔。』
        「你知道嗎?小莉的媽媽是個藝術工作者呢。」
        『是嗎?』我很好奇,『我一直以為她是粉領族耶。』
        「沒錯呀,她在一家百貨公司的化妝品專櫃工作。」
        『那怎麼能算是藝術工作者?』
        「當然算呀。」她笑了起來,「只不過她的畫布是女人的臉。」
        我也笑了起來,並覺得這個草皮的綠很柔和。


        『妳很喜歡小孩子吧?』
        「是呀。」她說,「而且小孩子都是具有豐富想像力的藝術家哦。」
        『是嗎?』
        「嗯。」她點點頭,「小孩子會想像很多事情,不一定只靠眼睛所接受
          的訊息來判斷“真實”這東西。」
        『嗯。』
        「不過隨著被教育,小孩子逐漸分清楚哪些是真實、哪些是想像。但
          藝術的領域裡很難存在著真理,因為藝術是一種美。」
        『藝術是一種美這句話,幾乎要成為妳的口頭禪了。』
        她笑了笑,沒有接話。


        「對了,出去玩時,我可以帶畫具嗎?」
        『當然可以啊。』
        「那太好了。」她笑了笑,「我好久沒在外面寫生了。」
        『還會去泡溫泉喔。』
        「是嗎?」她說,「那我也可以在溫泉邊,畫畫女體素描。」
        『真的嗎?』我眼睛一亮。
        「嗯。」
        『要畫具象的喔,不可以畫抽象的。』
        「好。」她好像知道我的意思,笑得很開心。


        有一隻毛茸茸黃白相間的狗,朝我們緩緩走來。
        『這隻狗好可愛。』我伸出右手,想逗弄牠。
        「小心哦,牠是一隻會騙人的狗。」
        『會騙人的狗?』我很疑惑,『狗怎麼騙人?』
        牠突然吠了一聲,張口便咬,我嚇了一跳,幸好及時收回右手。


        「沒錯吧。」她笑了笑,「牠會讓人以為牠很可愛,但其實牠很兇。」
        『有一隻這麼兇的狗,小孩子們不是會很危險嗎?』
        「不會呀。這隻狗有牧羊犬血統,牠會把小孩子當羊群一樣保護。」
        『怎麼保護?』
        「如果小孩子在戶外玩耍時跑得太遠,牠會把他們趕回來呢。」
        『真的假的?』我說,『那豈不是成了牧孩犬?』
        這真是一家神奇的安親班,不但有一個極具寫長篇小說天分的女老師,
        還有一隻會騙人的牧孩犬。


        時間差不多了,學藝術的女孩載著我和小莉到她工作的補習班。
        剛下了車,我看到上次見過的金髮女子很興奮地喊聲:「Hi!」
        Hi誰啊,在Hi我嗎?
        我舉起右手,也說了聲:『Hi。』
        但她卻繞過我,直接抱起小莉。
        這洋妞的眼睛有毛病嗎?沒看到我高舉右手像自由女神嗎?
        我只好順勢將舉起的右手改變方向,搔了搔頭髮。
        學藝術的女孩看見我的糗態,在一旁掩嘴偷笑。
        『今天不可以畫我。』我轉頭對學藝術的女孩說。
        「好。」她還在笑。


        我在補習班內坐了一會,看她今天似乎很忙,又有小莉要照顧,
        便跟她說我先回去了。
        「明天咖啡館見。」她說。
        『嗯。』我點點頭,又朝小莉說:『小莉再見。』
        小莉跟我揮揮手,並給了我一個微笑。


        回程的捷運列車上,我閉上眼睛休息時,突然有一股驚訝的感覺。
        不是驚訝自己沒事竟然陪著學藝術的女孩跑來跑去;
        驚訝的是,自己竟然不覺得陪她跑來跑去是件值得驚訝的事。
        我甚至懷疑只要她說:「我想去XX」,我立刻會說:『我陪妳去』,
        不管XX是什麼地方、什麼行為或是什麼○○。


        就像是繪畫一樣,我無法將我的心態用具象的文字來表現;
        只能用抽象的文字來表達。

 

                                              【亦恕與珂雪】〈10.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