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10.1〉
時間: Wed May 12 00:20:13 2004

 

 

        【愛情在哪裡?】

 

        「誰是鷹男?」
        鷹男的眼睛瞪得又圓又大,雙手五指成爪,指節還發出爆裂聲。
        「蛇女是誰?」
        蛇女仰頭吐完煙圈後,伸出一下舌頭,並露出被煙燻黃的牙齒。
        我感覺有一道涼涼的水流,順著背脊緩緩流下。
        『現在國難當頭,我們不要談這種兒女私情。』我說。


        我們三人立刻攔了計程車,鷹男和蛇女一左一右,把我夾在後座中間。
        一路上,我們討論如何幫大東,同時我也飽受鷹爪和蛇拳的攻擊。
        下了車,回到家,我們終於得到結論:
        蛇女負責對白、鷹男製造情節、我提供場景 -- 我家客廳。
        我撥了大東的手機,然後鷹男和蛇女分別對他交代一些事項。
        大東總算瞭解我們要他做的事情後,便掛了電話。


        我們在客廳大概等了半個小時左右,大東帶著小西回來。
        小西一進門,看見我們三個都在,似乎有些驚訝。
        「我請他們留著當證人。」大東說。
        「要證明什麼?」小西說。
        「證明在我心裡,妳比什麼都重要。」大東說。
        小西的神態顯得忸怩,我猜她應該臉紅了。


        「對不起。」大東說。
        小西楞了一下,沒反應過來。
        「對不起。」大東又說。
        「嗯?」小西的表情很困惑。
        「對不起。」
        「幹嘛一直說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好了。」小西制止大東,「別再說了。」


        「妳知道嗎?」大東說,「男人的一句對不起,相當於千金。」
        「那你為什麼,還一直說對不起?」
        「因為妳比萬金還重要。」
        這次我很確定,小西的臉紅了。
        我轉頭向蛇女豎起大拇指,並輕聲說:「這個設計對白很棒。」
        蛇女揚了揚眉毛,非常得意。


        大東拿起沙發上的《荒地有情天》,那是鷹男放著的。
        「如果因為這個劇本使妳覺得被冷落,那我寧可不要它。」
        大東說完後,便動手撕破《荒地有情天》。
        「別撕!」小西嚇了一跳,慌張拉住大東的手,「你寫得很辛苦呢。」
        「我雖然辛苦,」大東說,「但是遠遠比不上妳的痛苦啊。」
        話說完後,大東更迅速俐落地撕稿子,紙片還灑在空中,四處飛揚。
        「不要這樣。」小西急得快掉下眼淚,「不要這樣。」
        「對不起。」大東輕輕抱住小西,「對不起。」
        小西終於哭了出來,大東輕拍她的肩頭,溫言撫慰。


        『這段情節還不錯。』我轉頭朝鷹男輕聲說。
        「那還用說。」鷹男的牙齒咬住下唇,發出吱吱聲。
        「不過老土了一點。」蛇女說。
        「妳的對白才無聊咧。」鷹男說。
        『好了,現在別吵起來。』我夾在他們中間,伸出雙手分別拉住兩人。


        「你的稿子怎麼辦?」小西在大東的懷裡,抬起頭說。
        「沒關係。」大東摸摸小西的頭髮,「沒事的。」
        廢話,這當然沒關係。因為在電腦時代用鍵盤寫作的好處,
        就是不管你在任何歇斯底里、心智喪失的狀態下撕掉你的稿子,
        檔案永遠在電腦裡睡得好好的。除非你極度抓狂拿榔頭敲壞電腦。
        但即使如此,仍然有一種小小的叫作磁片的東西,完整保存你的稿子。


        『男主角的表情看起來不夠誠懇,而且有些緊張。』我說。
        「沒差啦。男女互相擁抱時,女生看不到男生的表情。」鷹男說。
        「而且只要對白具殺傷力,女生很難抗拒的。」蛇女說。
        我們三個開始討論這個場景的效果,原先刻意壓低的聲音也愈來愈大。
        大東朝我們揮揮手,我們很識趣地閉上嘴。
        然後我回房間,鷹男、蛇女各自回家。


        我想大東和小西之間應該沒事了,起碼大東已經知道小西要的是什麼。
        打開電腦,把那張寫了小說進度的紙的內容,放進《亦恕與珂雪》。
        弄了半天,眼皮愈來愈重,電腦來不及關,便迷迷糊糊爬到床上躺下。
        醒過來時,已經是嶄新的一天。


        我提著公事包出門上班,一路上又開始思考“改變”這個問題。
        記得以前念大學時喜歡裝酷,面對女孩通常不太說話。
        可惜那時受歡迎的男孩類型是能言善道、風趣幽默;
        後來我的話變得多了起來,但卻開始流行酷酷的男孩。
        這就像是林黛玉生在唐代或是楊貴妃生在宋代的狀況。
        同樣的人,放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評價可能會完全不同。


        想著想著,步伐便比平時慢了一些,走進公司時已超過八點五分了。
        今天又沒辦法聽禮嫣唱歌,覺得很可惜。跟她打聲招呼後,便往裡走。
        「等等。」禮嫣叫住我。
        『有事嗎?』
        「我也要玩第一個字的遊戲。」
        『好啊。』我說。


        「昨天我在辦公室。」
        『昨。』
        「你跟我玩一個遊戲。」
        『你。』
        「那個遊戲。」
        『那。』
        「是不是在佔我便宜?」
        『是。』


        『這個……』我很尷尬,搔了搔頭,『不好意思,那是……』
        「既然你承認是佔我便宜。」禮嫣說,「那我要處罰你。」
        『嗯……』我的頭皮愈搔愈癢,『好吧。』
        「我要你現在唱歌給我聽」
        『在這裡?』
        「嗯。」她點點頭,「而且要大聲一點。」


        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唱什麼,禮嫣又一直催促著,
        再加上最近老聽到閃亮三姊妹的《快來快來約我》,於是便順口唱出:
        『快來快來約我,快來快來約我,我是你的新寶貝……』
        李小姐剛好從旁邊經過,對我說:「你的歌聲很像劉德華哦。」
        『真的嗎?』我很興奮,突然忘了尷尬的感覺。
        「你真是單純的傻瓜。」李小姐笑了起來,「這樣講你也信。」
        『…………』我的尷尬迅速加倍。
        「好了。」禮嫣掩住笑,「我原諒你了。」


        我摸著鼻子走到辦公桌,慢慢釋放身上的麻癢。
        打開電腦,印出簡報資料後,便走進老總辦公室,將簡報資料給他。
        「你知道嗎?」老總說,「你讓我想起了我媽媽。」
        『為什麼?』我很好奇。
        「我小時候,我媽常會在廚房內殺雞。」他說,「她殺雞時,在雞脖子
          畫一刀,下面拿個碗裝血。雞還沒死透時,總會發出一些怪聲。」
        『這跟我有關嗎?』
        「那種怪聲,跟你剛剛的歌聲很像。」
        『…………』
        可惡,最好是這樣啦!


        「嗯。」老總看了簡報資料一會後,說:「就這樣吧,你準備一下。」
        『好。』
        我轉身要離開時,老總又叫住我。
        「我很感激你讓我想起我媽媽。」他說。
        『那我這個月要加薪。』我說。
        「好啊。」
        『真的嗎?』我不敢置信。
        「嗯,當然是真的。」他點點頭,「下個月再扣回來。」


        今天一定不是我的日子,我得小心謹慎以免出錯。
        我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後,把所有的相關資料再確認一遍,
        然後把需要的資料存了一份在NOTEBOOK裡,以便出門簡報時用。
        剩下的時間便到工地去看看,看工程的進行是否順利。
        到了下班時間,我還在外面的工地,於是自動解散,不回公司了。


        但我還是專程走回在公司附近的那家咖啡館。
        咖啡館對我而言,早已不是下班時的短暫休閒或是追逐靈感的獵場,
        它是我和學藝術的女孩每天固定的交集。

 

                                              【亦恕與珂雪】〈10.1〉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